傲世丹神 第3867章 弃子

其实,沈翔早就可以出手救人了,但他要等到白严卿和白絮最绝望的时候再出手,这样他们才会更加感激自己,才会更加痛恨三皇子。

“我没救了,别管我!快救我女儿!”白严卿声音很低弱,但沈翔和白絮都很听得清楚。

白絮看见救他们的人是一位少年,内心也是充满绝望的,一个少年做干得了什么?

此刻的她,似乎忘记他们是怎么脱险的!

白严卿却很清楚,这名少年能修炼出神识,定然来历不凡。

“也亏你遇到我,否则你还真没救了!”

沈翔已经开始救人,将自己的神识注入白严卿体内,同时放出青龙火,从白严卿身上的血洞打进去。

“啊!”白严卿痛苦喊道。

青龙火在白严卿体内流窜,之间他身上那十多个血洞开始冒着黑气。

在旁边的白絮看得很担忧,她本来以为沈翔在虐待她父亲,但见到黑色的气雾冒出来,也知道那是毒气。

沈翔直接用青龙火去炼掉白严卿体内的毒。

青龙火还是很克制这种魔毒的,毕竟青龙屠魔刀也有同样的原理。

再加上沈翔对毒无比了解,所以他根据青龙神功开创出来的青龙火,用于注入别人体内去“消毒”是最好的。

当然,这需要强大的神识配合,神识感知到哪个位置有毒,青龙火就精准的流动过去杀毒。

如果控制不好,青龙火反而会令人重伤。

青龙火虽然很灼热,但白严卿这种修为的人能承受得了。

白严卿的毒箭已经被取出来了!

“比九死蛛丝箭差多了!我之前帮人取出过九死蛛丝箭,那个人现在已经活蹦乱跳,所以你要相信我!”沈翔继续给白严卿杀毒。

白严卿依然很痛苦,但现在他能忍受下去。

他得救了,而且能活下来,女儿不必被三皇子糟蹋,这种重获新生的感觉,令白严卿无比快乐,以至于那点痛苦对他来都不算什么。

“我不白救你!”沈翔道:“我要你帮我做事,你放心,我不会要你女儿!”

“你是何人?”白严卿问道,他现在话的语气也足了很多,可见他恢复得很快。

白絮渐渐放心下来,她现在只是全身无力。

“沈翔!”

听见这两个字,白严卿和白絮都很吃惊。

沈翔的名字,在星火城的年轻一辈中很有名,首先是他长得很英俊,然后便是在叶花花的晚宴上,让叶盛运吃了大亏。

除此之外,他们就知道得不多了,不过他们还是很在意的,因为他们之前的注意力都放在叶家。

叶花花重伤痊愈后,他们对叶家的消息都实时掌握,所以他们都知道沈翔。

“叶花花中毒了,是魔毒!和白姑娘现在中的毒应该差不多,一旦这种毒入脑,就会任人摆布。

对了,之前林家的林郁雅母亲,也中过这种毒。因为有人要控制这位母亲,把林郁雅嫁给一些勋贵,目的嘛……你们都懂的!”

沈翔看了看白絮。

白严卿和白絮丝毫不怀疑沈翔的话。

“你们的帝国……入魔太深!竟然有如此多勋贵修炼这种邪门歪道!”沈翔叹道:“这种帝国,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白严卿不话了,他可不敢有反抗帝国的心思,这是背叛!

“沈公子,你要造反是吗?”白絮问道:“你是不是要我父亲帮你,加入你的阵营?”

白严卿突然道:“沈公子,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我不能造反,我不能背叛!”

“爹,都到现在了,你还没看透这个帝国吗?”白絮咬牙切齿的道:“以后接管帝国的,就是类似三皇子这种渣滓!沈公子你要造反,我支持你,我加入你!”

“丫头,我会尽快联系陛下,他一定会替我做主的!”白严卿道:“我们不能背叛他!”

“白大叔,你别真了!你是不可能进得鳞城的!”沈翔道:“那几个大门都会有三皇子的人把手,你一旦靠近,必死无疑!”

“他们敢?那可是帝城!”白严卿到现在了,都依然很相信帝国。

“这么吧!炎大帝就算帮你主持公道,但也只是对三皇子罚酒三杯。那毕竟是他的亲儿子,而且还前途无量!”沈翔笑道:“你难道认为你比三皇子重要?别傻了,不定过一段时间后,炎大帝就派人做掉你呢?”

白严卿愣住了,因为沈翔的确实有可能。

“三皇子招兵买马,要拉拢你,肯定是要对抗其他皇子或者是太子……这都是炎大帝默许的!

自己几个有能力的儿子斗争,这样才能成长,这也是炎大帝乐于看见的。在炎大帝眼里,你们不过是那些皇子手里的棋子,你不配合皇子,这可是看不起皇室子弟!”沈翔又道。

“我……我效忠的是陛下啊!”白严卿内心很痛苦。

“炎大帝不需要你效忠,只需要你听话,需要你们维护皇室的威严!你违抗三皇子,就是无视皇室威严!”沈翔道:“黑蝠之所以敢杀你,就是知道炎大帝查下来,也只是责怪一下他和三皇子而已!”

“爹,你现在还没看清楚吗?我们在皇室眼里就是工具就是畜生,他们从来没把我们当人看!你为大炎帝国的付出有星炎侯多吗?你看星炎侯是什么下场?”

白絮的声音虽然有气无力,但此刻这番话却重击白严卿的心。

“我们不欠皇室什么!他们现在要杀我们,要毁掉我的下半生,要把我当女奴来蹂躏,他们值得效忠吗?”白絮继续道:“就连太仙门,都跟他们同流合污,鬼知道他们背地里干过多少伤害理的事!”

白严卿身上的毒已经清除差不多了。

随后,沈翔来到白絮身边,开始给她解毒。

她的毒和叶花花还有何丽的差不多,用神识很轻松就能搞定,也就是要割破手指头放一些毒血。

“白絮姐姐,你没事了,很快就能好起来的!”沈翔笑道,他还是觉得白絮比较好沟通。

“沈公子,谢谢你!”白絮平日里都是冷冰冰的,是个很冷傲的女子。

但此刻的她,却对沈翔露出难得的笑容来。

沈翔可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且还那么好看,声音还很甜的喊她为姐姐,她心里也开心极了。

“不客气,谁让白絮姐姐那么漂亮,是个人都不忍心看你受苦的!”沈翔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