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丹神 第3857章 林家的祸害

沈翔之前还很担心萧湘淋不会来,听到这个消息后,他放心多了,接下来只要耐心等待就行,萧湘淋应该很快就会来找他。

林郁雅很崇拜萧湘淋的,不仅仅是她,傲世地的女子,都非常崇拜萧湘淋这个女大帝。

因为整个傲世地,都没有女大帝,甚至是女人王都没有多少个。

在傲世地中,女子多半都会成为修炼鼎炉,有点本事的,都会前往百花地。

沈翔之前和颜紫兰见过面,他能肯定颜紫兰的实力在星炎侯之上,至少是人王级别的。

而在百花地之中,和颜紫兰实力相当的女子肯定不少。

沈翔猜测,在百花地之中,能达到大帝修为的女子肯定不少,肯定不只是萧湘淋等几个女子。

百花地肯定不会公开她们有多少人王,比如颜紫兰是一位长老,她就是很神秘的存在,星炎侯从来没听过她。

但像是柳梦儿、花香月、以及苏媚瑶等,就是比较有名的,这主要也是因为她们能炼丹炼器,需要打造名气,能吸引更多人买。

“沈哥,百花地每年都会来选人,如果通过她们的考验,就能进入百花地。据在百花地,资源分配都很公平,也不会有歧视。”林郁雅一大早,就准备了许多好吃的早点给沈翔。

“雅姐你那么优秀,一定能通过的!”沈翔笑道。

“可惜百花地不要男人,要不然我真想带你一起去!”林郁雅笑道:“要不你女扮男装……也去尝试参加考核?你打扮一下,肯定很漂亮!”

颜紫兰之前也是这么对沈翔笑的。

“我才不干!”沈翔算是服了她们,总是想把他教唆成女装大溃

林郁雅做的点心还挺好吃的,沈翔还没吃够,林如虎就慌张的跑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雅、沈哥,你们赶紧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叶家的叶盛运来找你们的麻烦!你们得罪了叶家,还你们都要完蛋了!”林如虎很惊慌。

晚宴上的事,也传开了,林家也有其他几个参加晚宴的子弟,他们今早上就把事情告诉了长辈。

那个林家年轻子弟,都认为沈翔和林郁雅,彻底激怒叶盛运。

就算叶盛运不会对付林郁雅,那么也会针对他们林家。

叶盛运是个废柴不错,但他父亲却还是有点本事的,当爹的,多少都会帮儿子一把,更何况自己的儿子被人羞辱,也影响到他自己的颜面。

要不是叶盛运有个不错的父亲,就他这种废材,还真的早就完蛋了。

“沈哥,你去躲躲!我没事的,花花会帮我,倒是你……”林郁雅到这里,才想起沈翔救过叶花花,然后就放心了许多。

也都是因为林如虎现在这种反应,才让林郁雅很担心沈翔。

但她仔细想想,沈翔能让吴家还一千万,背后肯定还有某股力量在。

“看你这点出息,吓成这样!”林郁雅白了林如虎一眼,道:“走吧,我们出去会会那个叶盛运,这家伙没什么好怕的,你是没见到他昨晚在宴会上的怂样!”

“但是……我们林家的长辈现在都很生气!他们都要客客气气的招待叶盛运啊,你们去的话,肯定会被那些长辈狂骂的!”林如虎道:“特别是大伯……现在是他主持林家大大的事!”

林家的家主林勤雄,也就是高毅的外公,这段时间都在带高毅修行,在外面历练,并没有回来。

林勤雄不在,就是他的长子林阳樊代理家主的职责,这个林阳樊在林家地位极高,也就是因为他,林郁雅他们一家四口一直被打压。

都是林阳樊在暗中使坏,才导致林郁雅父母在林家过得很艰难,如果不是林勤雄多次出手,林郁雅父母早就被祸害得扫地出门了。

林郁雅在林家得到一些照顾,也是因为林勤雄还算公正,要不然他们一家四口都混不下去了。

“爷爷不在……这次大伯发飙的话,我们家肯定顶不住的!不定等爷爷回来,我们都已经被赶出去了!”林如虎道。

“被赶出去也没什么,就怕他们会对我们出手!”林郁雅皱眉道。

“爹娘昨晚就出去了,他们怎么能在这种关键时刻不在呢?”林如虎更急了。

“爹娘要去赚晶石的!”林郁雅又叹了一口气。

“走吧,没什么好怕的!”沈翔很从容道:“你们要相信我!”

林如虎确实也能保守秘密,关于沈翔给他血气丹的事,他是半个字都没提过,即便在林郁雅面前,他也没怎么起。

就好像他不记得这件事一样,但他心中却一直记着沈翔的大恩,时刻想要请沈翔去泡脚。

林家之中,肯定有帝国那边的眼线。那个大伯林阳樊极有可能就是帝国的眼线。

沈翔也想趁现在去了解清楚,以后需要的话,这个林阳樊必须要除掉。

他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林阳樊就是搞得整个林家都乱糟糟的,林家内部的矛盾,基本上都是林阳樊挑起。

让一个修道世家不和睦,内部处处都是矛盾,这个世家就会渐渐衰弱,能让帝国更好的掌控。

林如虎走在最前面,带着沈翔和林郁雅前往林家的会客厅。

……

林家宽敞的客厅,坐着十多名长辈,有中年也有老年人,年轻俊杰二十三,但他们都是站着的。

除此之外,就是叶盛运这一个年轻人坐在最上面的椅子!

那个椅子,都是家主才能坐的,叶盛运就坐在那里,而且还一脸傲慢盯着沈翔。

“林郁雅,跪下!”林阳樊怒斥一声,震响整个大厅。

叶盛运冷笑连连,他是不能再对林郁雅发威什么的了,但林家的长辈可以。

林阳樊想和叶盛阅父亲搞好关系,所以他才会对叶盛运很客气。

林家的年轻人,都面无表情看着,他们之中有不少都十分同情林郁雅,只有极少数几人妒忌林郁雅。

林家的其他长辈都不了什么,因为现在是林阳樊最大!

“我为什么要跪?”林郁雅很不服,美丽的脸蛋也满是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