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当炮灰 第四零八章 没有钱与不差钱16

其实京中条件好的儿郎不可能没有,但是,条件好的,谁知道人家要不要你呢,终归女方主动给男方提这种事不妥当,最好是男方给女方提亲。

而给二姑娘提亲的人虽然不少,但除了原身挑的那家她是肯定PASS外,其他人家情况怎么样,她也不是太清楚。

原身记忆中对京中这些人家的印象,也是很泛泛,具体的她也不知道,除非是有出名劣迹的人家,她倒是知道,这大概就是俗话说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吧,所以哪些人家家风不错,从原身记忆中也看不出来,所以安然也只能自己找。

最后安然挑了三个待考察的人家,一家是跟忠勇伯爵府一样,是落魄勋贵之家;一家是四品官员之家;还有一家是宗室之家,二品辅国将军。

三家各有优劣。

落魄勋贵之家不用说了,既然跟何家情况差不多,自然就是真的差不多,包括子弟没太大出息,家里没钱,唯一好的大概是,人口不像何家这么多,日子稍微好过点。

四品官员之家呢,条件不错,但是,对方是新贵之家,也就是对方不是大家族出来的,当然也不算寒门,以前就是普通的富户,之所以这样也很简单,就何家这落魄的样儿,能配四品实权官员已经很不错了,还想挑大家族,基本不可能,当然三品以上的人家,更没何家的份了。

最后一个宗室家庭,倒是品级比前两个都高,但也有缺点,那就是,成了宗室,就绝了仕途,孩子以后就只能领点俸禄,想当官那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你一出生,基本上一生就定了,就是那个爵位,没有上升空间;不但你儿子的一生差不多定了,连你儿子的后代都定了,得一直到后代没了爵位,成了庶民才有机会参加科举,而从辅国将军到庶民,还得好多代呢,这万一将来女儿想让孩子读书科举,都没机会了,到时要是埋怨她帮她订了门不好的亲事可就不好了。

所以可以说,三个考察对象,各有优缺点,不是十全十美,当然了,就忠勇伯爵府这个条件,十全十美的人家也不会挑他们家就是了。

不过安然更倾向于第二个那个官员之家,原因很简单,那人家虽有三房,但人口不算太多,提亲的是四品官员所在的大房,剩下两房,都是依附大房生存的,不会搞什么妖蛾子。

另外,那人家处于上升期,现在虽然还只是四品,但对方才四十岁,将来往上升的可能性还很大,要是将来能升到三品甚至更高,那自家姑娘嫁过去,就是找到潜力股了。

又有,那人家儿子也是三家中最努力和有出息的,才十五岁,已经是秀才了,将来就算考不上举人,靠着父亲的余荫,也能混个小小的前途,也就是说,也算有兜底保证,不会什么都没有,将来父亲过世了,就成了白身,比第一家和第三家还落魄。

既然觉得第二家不错,安然自然就对第二家关注上了。

除了关注人品,还有诸如家庭内部情况——可不能再碰到像原身所在世界时,给二姑娘找的那家的情况,以及万大老爷在朝廷中做官的站队情况——这万一乱站队,到时被皇帝端了,到时自家姑娘要嫁过去,岂不是要受苦了?所以这方面也是要看看的。

因为有些事不是好事,聪明的人家知道家丑不可外扬,所以光从外面听传言,那是不准的,所以安然便趁着万家招下人,塞了个可靠的人过了去,看看到时能不能打听到什么内部消息。

在安然做这些事的时候,何五夫人已是生了孩子,因为是个女儿,何五夫人的心情有些不好——这个时代,人们还是想第一胎是个儿子的,这有了儿子就能放下心了,所以这会儿看是女儿,何五夫人心情会很不爽,也很简单。

其实安然不好跟她说,她接下来会保持何家生孩子男多女少的传统,连生三个儿子,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一时没生儿子。

倒是随着何五夫人的孩子诞生,府里又添了好几个小孩,同时又有人怀孕,眼见得府里又要添丁了,何老夫人和何老太爷感觉到的绝对不是惊喜,而是惊恐——因为府里的财政,再怎么节流,也要见底了。

这天,安然例行用精神力扫描府里情况——自从精神力修炼的不错后,安然三五不时便扫描一下府里,看可有针对大房的不利阴谋,以便做到提前预防,安然不害人,但防人之心总是要有的——就扫到何老夫人在跟何老太爷商量这事。

何老夫人道:“再这样下去府里要喝西北风了,月钱之类都已经降过了,衣裳首饰也尽量压缩了,就连侍候的下人,也裁减了不少,但是钱还是不够用,老头子你可有什么办法?”

其实何老夫人手里还是有些钱的,毕竟她进府的时候,府里虽然慢慢落魄了,但还不到现在这种境地,嫁妆加上府里的福利,以及后来管理何家捞油水,自是让何老夫人攒了一笔不少的钱下来,虽然这些年给儿女们用了不少,但四五万两梯己还是有的,当然了,这些梯己,何老夫人自然不舍得拿给其他人用,拿给自己亲生儿女用那是没办法,给其他人用,除非她脑子不好了,所以这时府里经济紧张了,何老夫人并未想过动用自己的私房,而是问起了何老太爷。

要叫何老太爷说,他能有什么办法?他又没实权能捞油水,这样一来,他一年到头,就只有那么多俸禄作为经济来源,想解决府里困境太吃力了。

于是当下何老太爷便皱眉道:“你问我,我能有什么办法?难道真的无法可想了?”

何老夫人道:“其实我这儿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你同不同意我这个方法。”

其实何老夫人今天找何老太爷谈,除了谈府里开支的事,就是想谈这个的。

“什么办法?”何老太爷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