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江湖当大侠 第一百一十九章 猜测

“路捕头!”“沈庄主?”看到再次又出现的沈康,路捕头也是一阵头大。这货昨天晚上不是刚走么,大白天的竟然又回来了。大哥,你是想干啥!“路捕头,这个就是我受严捕头之托要交给你的东西,我把它给找到了!”将手里的小册子递给路捕头,沈康松了一口气。来回奔波这么长时间,不说金雕累的不轻,连沈康也感觉甚是乏累。万里高空翱翔爽是爽,就是罡风太强,一路都得撑起罡气保护自己。这么长时间下来,即便他现在的功力也是有些吃不消。“这是严捕头留下的东西,你从哪拿到的?”“襄城,振威镖局!”“襄城?”眉头微微一挑,路捕头差点没转手把这玩意给扔掉。大哥,糊弄谁呢,襄城离此地万里之遥,你一个晚上就弄个来回,跟我扯呢。不过本着不放过的原则,路捕头还是打开看了看。上面的字迹果然是严捕头留下的,这一点不会有错。这货的字即便是字迹大师想要模仿也有些困难,更何况自己也是这方面的行家。难不成这位沈庄主真的能在一夜之间,从这里到襄城又回返?不可能的吧!“恭喜宿主,严捕头的嘱托任务完成!获得侠义点五百,黄金宝箱一个,是否开启宝箱?”“开启!”“恭喜宿主,获得时光回溯机会三次!时光回溯,可查看选定地点过去的场景,每次一刻钟时间!”“时光回溯?我要这玩意干什么?”选定地点就能看过去的场景,那岂不是说,若是找一个大大美人住过的房间用上这个时光回溯,什么洗澡沐浴换衣服,还不是想看到啥看到啥。咳咳,不对,我可是一个纯洁的人.......现在这破系统是怎么了,老是出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不过想想为啥还有些小激动呢!“这个应该是严捕头的案录,严捕头办案习惯于将所有查到的东西记在上面,然后从其中找出破绽。这东西严捕头一直都是不离手,可之后却将其藏了起来,一定是当时已经察觉了不对!”“明明知道事不可为却偏偏还要留下,他还是这个臭脾气!”死死攥住手中的小册子,路捕头仿佛看到了危机四伏之下,严捕头给沈康写下绝别之信,又将案录小心藏了起来。而严捕头自己却执意要留下,想要掀开襄州不为人知的一幕,最后却落了个全军覆没的下场。连严捕头在内随行三十余名捕快,也是无一生还。既然严捕头将案录其托付给了自己,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让这个老伙计失望。翻开案录,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副地图。地图上面密密麻麻的标注了许多红点,还在一处地方画下了一个小红圈。这份地图乍一看上去杂乱无章,似乎更像是随手涂鸦,可是路捕头下意识的就翻开襄州的地图对照,随即一下就反应过来。这不是正儿八经完整的地图,而应该是襄州山川走势图,严捕头画这玩意干什么?对照着襄州地图,路捕头一点点的对照着。那这些被严捕头点出的红点标注的应该就是严捕头信中所言,那些被屠灭的村庄。而这么多红点看似杂乱无章,却隐隐有一种联系,让人想抓住却又无从下手。在小册子的地图上,有一个大圈被圈了出来。对照着襄州地图,路捕头眼前猛地一亮,是白岳山!“这白岳山南有淮水,北有月山,是上好的纳风聚气之所,能聚集天地元气。此地之风水,绝妙!”“沈庄主还懂风水?”听着旁边沈康的忽悠,路捕头微微一愣。你说武功强懂医术也就罢了,咱也能接受,传言这位沈庄主甚至连蛊术也比较精通,一个人的精力真能这么分散?现在又跟我这掰扯风水,你说你咋这么优秀呢?该不会是在随口忽悠吧!“略懂,略懂!不过此地之风水的确上佳,天地元气要比其他地方浓厚不少!”看着襄州的山川地形,沈康喃喃自语道“按说这样的地方,襄州的各大派应该争破头才对,难道就没想过要占据此地开辟山门么?”“此地倒是有一个白岳剑派,百年前也是赫赫有名的大派,不过最近几十年没落了。二十年多年前好像封闭山门,从此再也不与外界交流,到现在也没有消息说是要重开山门!”“等等,二十年多前!”看向小册子上的白岳山,沈康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他要是记得没错的话,柳息也是二十多年前失踪的。仔细看了看严捕头画的山川地形图,又看了看这些小红点,沈康心中突然有了一种怀疑。“路捕头你看,襄州的白山山脉绵延数千里,而白岳山是这座山脉的比较雄伟的一座山峰,而这些小红点所在的位置,应该是依托于白山山脉的一个个很小的脉点所在!”“脉点?沈庄主得意思是......”虽然沈康说的话听着似乎非常高大上,但听在路捕头耳中就完全迷糊了。说实话,这玩意他是真的不大懂!“路捕头,这些脉点虽然不起眼,但却也多多少少能汇聚一些山脉灵气。若我猜得不错的话,生活于此处的人受灵气滋养,一定身体强健!”“最关键的是,这些地方的山脉灵气可是与白岳山的灵气同源!”听沈康这么一说,路捕头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明白。只能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沈康。“沈庄主,你就直接说吧,这些又证明了什么?”“路捕头,你可知道先前严捕头之所以前往襄州,就是因为襄州出了柳息的事情!”“这件事情我知道,柳息乃是你们万剑山庄当年最优秀的铸剑师之一,而且天赋极高,后来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最近一次出现,却在襄州掀起了一番杀戮,而后整个襄州捕门因此几乎被灭了门!”“等等!”想到这些,路捕头接着就反应过来了“所以,严捕头是在怀疑,柳息消失的这段时间是被控制在白岳山被某个势力铸剑?”“不错,严捕头画出白岳山绝非一时兴起,那此处极有可能就是这些年柳息消失之地,也是背后之人用来铸剑之地。聚集整个白岳山之灵气来铸剑,那自然是事半功倍!”“而且若是真如猜测那般,背后之人在尝试以血铸剑,那这些脉点上村民的血自然就是最好的选择!”“哼!”看着地图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小红点,路捕头忍不住轻哼了一声。这些小红点若真的如他们猜测的那般代表着一个个村庄,这么多村庄加起来会有多少人。十万?二十万?“不对,我听闻灵剑出世必然有异象发生,可这么多年从未听说过。莫非,是我们猜错了,或者他们失败了?”“未必!”摇了摇头,沈康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可能“路捕头,那若是此剑并未完成呢?”“并未完成?沈庄主什么意思?”“我听柳长老他们说过,柳息曾经仿照万剑山庄剑冢中的那柄剑,而是铸造出了一柄剑胎!”“若是此剑并未完成,只铸造出一柄剑胎,那自然不会有异象出现。然后这柄剑胎再通过无数的鲜血喂养,剑灵日渐深厚,如此成功的把握自然会更大!”“一旦剑成必将惊天动地,甚至有可能不下于万剑山庄中的那把剑!”“而且现在我最怕的就是,剑,可能不止有一把!”抬头看向路捕头,沈康静静的说道“一把剑胎就需要无数鲜血喂养,若是有数把的话,会怎样?”“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路捕头眼神中闪过一丝的震恐。若是真如沈康所言,那简直不敢想,一想就让人忍不住浑身发颤。作为一个混了几十年的捕头,这些年他见过他多这样的例子了。为了一点点功力提升,那些不顾一切江湖人哪怕是亲人也有下手的,更何况是外人而已。为达目的,这些人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都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