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狂少 第两千两百四十二章 碰瓷

紧接着,叶青璇的声音就在人群中响起。

“喂,老头,你讲不讲道理啊,我们什么时候踩着你的玉了,你这分明就是块碎玉,怎么着,想要讹人吗?”

“什么,小姑娘,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就是你们踩碎了我的玉,现在还想抵赖。”

叶谦向前几步,就看到南宫妙妙以及叶青璇此刻正在和一个摊位的老板发生争吵,那老板看上去五十岁左右 的模样,脸颊精廋,眼中透着精明的光芒。

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碰瓷的事情可是常见的,所以古玩一行也自古流传着一个规矩,走路的时候最好别贴着别人的摊位走,要不然出了任何状况可就说不清了。

而就在南宫妙妙以及叶青璇和这位摊主争吵的时候,周边也有几个吃瓜的人站了出来。

“啧啧,的确是汉代的古玉,这玩意可是值些钱了。”

“哎,是啊,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听着他们的话,叶谦脸上露出了一丝冷不丁的笑容来,很显然这些人都是摊主请来的托儿,就是为了欺骗那些个无知少年的。

“小姑娘,踩坏了人家的东西就得赔,这是天经地义的,我看你们还是认了吧。”

一时间人群中不少人将言语的矛头直指叶青璇和南宫妙妙。

此刻的叶谦到是准备出手帮忙,但要知道如今的南宫妙妙和叶青璇那也不是常人,她们本身可是天元境的强者,解决眼下这点小事情那还是手到擒拿的。

就在叶青璇还想要和对方争执一个对错出来的时候,南宫妙妙却在一旁对叶青璇打了一个眼色。

之后,众人就见南宫妙妙慢慢低下身子,把那方古玉给捡了起来。

这个小小的动作看似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其中却包含着玄机。

而当南宫妙妙站起身来,再次摊开手掌的时候,那块所谓的古玉却完好如初,好像从未改变过一样。

“老板,你这块玉压根就没碎啊,这不是好端端的吗?”

“怎么可能,我刚刚分明看到你们……”

那老板不信邪,立刻探头。

而此刻的南宫妙妙则捏着手中的玉牌,高举在众人之前:“诸位,你们自己看看这玉是不是好端端的,哪里 又一点破损的迹象啊,这老板分明的想要碰瓷讹人吗?”

看着南宫妙妙手中那块完整的玉牌,人群中一个个都流露出了一丝看热闹的表情来。

更有甚至他们心中不住幸灾乐祸道:刘二这家伙一向以坑蒙拐骗为生,也算是老江湖了,没想到这次却是遇上高人了?

沿着崇安寺边上的河道,叶谦一路往上游的方向走过去,不过就在他走走停停的时候,前面一阵阵争吵声到是吸引了他的注意。

“你们两个小姑娘怎么回事,走路也不看着一点的吗,我这可是汉代出土的沁血古玉,现在好了,被你们一脚给踩碎了,你们赔吧!”

叶谦此言一出,最兴奋的莫过他身边的叶青璇了。

“好呀,好呀,我最喜欢热闹了。”

一边说着叶青璇是童心未泯的一把拽住南宫妙妙撒丫子就往人多的地方钻。

跟随着南宫妙妙和叶青璇的脚步,叶谦很快就到了人来人往的街区中心。四处打量着这座繁华街道,叶谦的嘴角到是不住的扬起,泛出一丝笑意:“古风古韵,这里到确实是个旅游的好去处。”

走马观花一般的在这条繁华的街道上溜达着,听着街道两侧的叫卖声,叶谦到也觉得别有一番滋味,毕竟这种慢节奏的生活也自有他的乐趣和美感。

这崇安寺周边不仅仅有吃喝玩乐一体的服务,同时这里也算是整个东海最大的花鸟市场,其中不乏一些摆地摊的手艺人以及不知道从哪里淘换来的老物件在售卖。

年初一,一辆辆豪车从天空之城内开出,俊男美女蜂拥走上街头,也是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这样欢愉的日子一直到了初五才算是真正的消停了下来。

因为初五这一天叶谦带着南宫妙妙还有叶青璇启程去了东海。

对此跟在这两个小妮子身后的叶谦也是无奈苦笑,不住摇头。

东海的崇安寺确实是整个东海最繁华的地段。这地方以一座寺庙为核心,周边是多元化的商业街区,也是东海最著名的的旅游文化景点之一。

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此刻的南宫妙妙可以说是非常的激动,那种从骨子里面透出的乡情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抹去的。

看着南宫妙妙这副兴高采烈的模样叶谦也不想扫她的兴致:“崇安寺?听起来到好像是一座寺庙的名字,走吧,咱们也过去凑凑热闹好了。”

而在这个举国上下一起欢腾的日子里面天空之城也是热闹非常。

年三十,叶谦陪着众女一起吃团圆饭。

此刻的东海街头,鞭炮声是声声入耳,毕竟是迎财神的日子,东海街道上大大小小的店面都选择在这样一个 日子开张了。

烟火气,喧闹声,这一切的一切都构筑起了东海这座海滨城市的风貌。

“浮沉,你看,前面就是东海最热闹的地方,崇安寺了。那里面可是整个东海人流量最大,最繁华的。我每年年关的时候那里都有各种表演,我小时候可是经常来呢?”

再怎么说东海的南宫家也是南宫妙妙在人间界的血脉之地,在这种合家团聚的日子里面叶谦也少不了去拜会 一下南宫家,这也是叶谦之前的既定计划。

要说东海这座城市和临海基本上差不多,不管是经济实力还是城市建设那都算是一个档次的。

临海第一医院的这场闹剧对于天空之城的叶谦和方雪舞等人来说只不过就是一段小插曲而已。至于那个张通 的后续处理方雪舞也没有过问,毕竟不过是一只蝼蚁而已,他的死活方雪舞也并不在意。

转眼,整个东方就进入到了一年来最大的节日,那就是年关。

年关是东方人最具有象征性的节日了,在这样的日子里亲戚朋友都欢聚一堂,享受着久违的团聚和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