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江湖当大侠 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深的布局

“路捕头,你们现在感觉如何?”在沈康的努力之下,这里大部分人身上的血色褪去,血毒渐渐被解。当然也有数人没有救回来,毕竟血毒太过猛烈,总有人来不及轮不上。但相对来说,这样的损失已经是降到最低了。若是再结合周围这战果,那这些损失完全是微不足道!要知道,血衣教可是有三大护法同至,除此之外还有六七位宗师境还有上百名血衣教的精英弟子,全部都被留在这里,这是何等的功绩!若要他们正面硬刚的话,最少也得损失过半,还不一定能拿下他们。谁又能想到,自家队伍里还能有一个身居高位的卧底在,这么长时间把他们骗得团团转,最后还差点被团灭了!多亏了当时明智,提前把沈康给捎上了。不然今日一战,他们必然是全军覆没的下场!“沈庄主,救命之恩,我等必铭记于心!!”盘膝稍稍恢复了一小会儿之后,当先的几名金牌捕头立刻睁开了眼,赶忙向沈康道谢。不过,在道谢之后,几人不顾伤势立刻就准备离开。当下他们得到的这些情报太过重要,可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他们浪费。“事关重大,快去传信总捕头!”传信玉符极为珍贵,他们这么多金牌捕头也不过只有一枚玉符,而且还是为了行动特地赐下的。往常的时候,连他们也没有资格持有。可现在玉符传信无法使用,而且这玩意他们也不会修啊,事到如今他们现在也只能靠两只脚去传信了。能快一分是一分!“路捕头,你们之前到底接到了什么信息,究竟发生什么了?”“哎,不瞒沈庄主,南下的十五万镇北军与方州武林盟起了冲突,现在双方之战已经是一触即发!”“什么??镇北军南下不是为了扫平血衣教么?为何会与方州武林起了冲突?”老实说,这个消息让沈康陷入了沉思之中。朝廷难不成想搂草打兔子,借着十五万镇北军南下的机会,将方州武林也清洗一遍?不能吧?他们又不傻,不知道这会引起多大的波折和反弹么?“沈庄主有所不知,镇北军南下的确是为了扫平血衣教,可中间出了问题!”“自从方州之事发生以来,经过我们这么长时间的探查,发现血衣教在方州布局多年可谓是根深蒂固,势力极为庞大!要想将其连根拔起,何其困难!”“所以朝廷才选择直接派遣十五镇北军秘密南下,就是为了在他们掀起大动乱之前,配合各方高手彻底扫平方州的血衣教!”“但在南下过程中,中郎将吴不言所率的镇北军经过落星阁附近时,有部分方州武林盟的人伏击了镇北军,不过却被镇北军反杀!”“而后中郎将吴不言假传军令借口报复,遂率军一万攻打落星阁,并冲击了方州武林盟所在!”“什么玩意?攻打落星阁?”一听到这个消息,沈康心中的震惊不比这些人差。这个叫吴不言的中郎将,脑子让驴给踢了吧?要知道落星阁那可是方州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势力,门内高手如云,远非一般势力可比。落星阁传承数百年来高手不断,门内底蕴究竟有多强无人可知,但光其门人弟子就高达数千人。更何况,现在沈康被诬陷为血衣教少主后,落星阁阁主风一帆自动升任为盟主,方州武林盟此时的驻地就在落星阁!现在方州武林各种事情不断,所以方州武林盟为了时刻议事,各派都派出了精锐弟子和长老常驻于此,随时准备互通有无共同进退。可以说,此时的落星阁一定程度上就代表着方州武林。攻打落星阁,无异于与方州武林彻底开战。“沈庄主,现在看来,我们探查到的这些信息都是血衣教故意露出的破绽,其目的就是为了引诱大军扫荡,他们从而浑水摸鱼!”“那些冲击镇北军的方州高手还有中郎将吴不言,必然都在血衣教的控制之下,血衣教的渗透超乎了我们的想象!”先是令埋伏于玉方州武林中的棋子伏击镇北军,而后控制镇北军攻打方州武林,这摆明了是想让两方结下死仇!血衣教真是好大的手笔!好可怕的布局!“路捕头,那镇北军攻击方州武林盟,结果如何?”“方州武林盟高手如云,一万镇北军没有高手相助,即便有军阵在也应该不是对手!”“在攻打方州武林盟时,甚至惊动了落星阁中隐藏的几个老家伙。这一战后一万镇北军几乎全军覆没,中郎将吴不言也死于乱军之中!”“不过之前玉符传信上说,方州武林盟遭重创,落星阁阁主风一帆,寒云谷谷主冷修冷修都身受重伤!”“什么?镇北军战力有这么强么?”沈康知道这镇北军乃是精锐中的精锐,军中不仅高手如云,好像还听闻这镇北军中似乎有军阵这类在。若大量军队组成军阵,甚至能面对顶尖高手而不落下风。但按道理讲,军队越多军阵才会越强。就凭一万镇北军,就能将方州武林盟重创?开玩笑!甚至这一万镇北军还能让风一帆和冷修这等高手受重伤,这还是在落星阁的地盘上!闹呢!他们也不脑子想想!要真有在这等战力,天下谁还敢放肆试试!这一战,必然有血衣教的高手偷偷下手,他们要把事情闹大,当然不能让两方任何一方好过,这样才能让双方彻底结下血仇!“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关键是如何解决!”此时血衣教的布局,简直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犹如一团乱麻般让他们无法解开!十五万镇北军南下,原本是为了扫平他们的。没想到现在却被血衣教转手利用,转手攻打了方州武林盟。之前,血衣教的栽赃陷害,虽然令方州武林上下群情激愤,但好在方州武林之中还算有些聪明人,他们也还算克制,双方大多时候只是打打嘴仗而已。现在这可是实打实的动手,一万大军攻打方州武林盟,双方皆是损失惨重,鲜血都能将落星阁的地板给淹了,这怎么也解释不过去了。无论是镇北军中亦或者是方州武林盟,现在想必都是群情激愤,恨不得彼此操刀子直接干!想在再想想,之前血衣教的栽赃陷害,可能并不是为了直接挑起镇北军与方州武林之间大战,而是为了先把这些怀疑的种子埋下。然后他们煽风点火,不断散播谣言,弄出一副镇北军与方州武林局势紧张,一触即发的场面。然后等镇北军真的南下后,他们启用镇北军与方州武林中的棋子挑起血战。直接将这件事情坐实,变得再难以解释。即便有聪明人发现这事情不对,在如此群情汹涌之下也无能为力!要想这件事情一环接一环,必然需要每一个步骤都不能出差错,那可想而知朝廷内部有多少血衣教的棋子在!血衣教布局之深,简直难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