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江湖当大侠 第四百一十四章 搞事情

“动手!”当看到这边还有人后,后面追杀的人直接下了一道冰冷的命令,声音之中不带丝毫的感情。随后,十余位黑衣人腾空而起,飞跃到沈康身边就要将手中的兵刃砍下。无论是谁,既然见到了他们,就该死!“杀了吧!”“好!”点了点头,燕十三冷漠的看着这些人,眼神之中没有丝毫的波澜。剑,却不知何时落在了手中。无形的杀机顷刻间密布,只是眨眼之间,扑杀而来的十余人便一个个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原本还有些喧闹的地方瞬间变得极为安静,仿若落针可闻。当这些人从半空落下之后,在他们的脖颈处,一道红线瞬间出现,随后红线渐渐扩大,鲜血从里面喷射了出来,将地面染成了红色。“好快的剑!”如此犀利的剑法,让后面领头者生生止住了脚步。如此高手,绝非他可力敌!狠狠的看了燕十三一眼,仿佛要将他的身影可在心中一般。还未等燕十三出剑,此人便立刻轻飘飘的踏上了旁边的屋顶,眨眼之间,身形只剩一道模糊的背影。可是这时候,旁边的沈康动了,杯中的酒水化作了一道剑气。透明的剑刃刚一成型,便荡起了点点波纹,在沈康手指挥动下,仿佛穿越了时空般顷刻间降临。那令万物瑟瑟发抖的气势一闪而逝,令城中无数人猛地睁大了眼睛,略有些不可思议的遥看向沈康的方向。远远逃走的人还未等露出轻松的笑容,就突然感觉一道可怕的力量降临,让他没有丝毫反应的时间。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抵抗,无法躲避,甚至是无法生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击中,被这道恐怖的剑气穿透,被包围在了自己的血洒下的血雾之中!一剑过后沈康看也没看对方,对方只是初入元神境的高手,在自己这一剑下不会有第二个可能!低头看向了躺在自己旁边血泊之中,那奄奄一息的中年人,沈康的眼神中没有丝毫波澜。宗师圆满之境,这样的水平不算差,可惜追杀他的人中有元神境的高手,躲不过才是正常的!“你真是听雪阁的人?”“我是!你,你是何人?”刚刚那一闪而逝的气势让他惊惧,可惜现在的他只剩下了一口气,什么都做不了。“我是沈康,他们为何要追杀你?”“沈康?飞仙剑沈康?”似乎想起了沈康是谁,中年人有些激动,不过并没有解释为何会被追杀,只是从怀中艰难的掏出了一样东西递给了沈康。“沈大侠,这件东西帮我,帮我.........”话音还未落下,东西已从这人手里掉了下来,而中年人最后的一点生机也悄然流逝。“这件东西?是残缺的玉牌?”从地上捡起中年人要交给他的玉牌,沈康看了看,立刻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从自己随身空间中取出了那枚得自郭易之手的玉牌,两相一对比,无论材质还是其中的精神印记似乎都是一模一样。只是这两枚残破的玉牌上的破口并不能连到一起,也就是说,残破的玉牌不止他手中这两块,应该还有更多。“呦!”当看到沈康手里的玉牌的时候,老大爷的眼中顿时闪过一道精光,那原本的醉意也不知何时消退。拿着这两件残玉,沈康怎么看都没看啥结果来,只是摇着头有些不解的喃喃自语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要是我没看错的话,你手里的这玉牌,应该是一把钥匙!”“钥匙?”耳边传来老大爷的声音,也让沈康忍不住竖起了耳朵,随口问了一句“大爷,你说这是一把钥匙?”“不错,这些事情我也只是听闻而已,你们就当笑话听一听就好了!”手里拿着桌上未被磕破的酒壶,老大爷细细品了一口,脸上顿时露出了极为舒服的表情。“传言在数百年前,海州惊现了一块玉牌。这块玉牌其实是一枚钥匙,谁能掌握这把钥匙,谁就能进入一座神奇的地宫!”“而传闻在这地宫之中,拥有数不尽的财富,拥有着让人蜕变的力量,拥有着让人成为道境大宗师的力量,甚至,有传言称,道境大宗师也不是顶点!”“道境大宗师也不是顶点?”眉头轻轻一皱,这意味着什么沈康再清楚不过了。如此至宝出现,而且还被人得知了,那可不得争的头破血流啊。“当年,为了那到这枚玉牌,各大势力明争暗斗,各方高手纷纷抢夺。那时候的海州厮杀不断,血流成河。最终,各方势力皆是实力大损,最终商议共同执掌这枚钥匙!”耳边再次传来老大爷的声音,也让沈康忍不住细细听了起来,中途也没有说什么别的话打扰到对方。“传言,这枚钥匙被一分为八,分为八枚钥匙,由八大势力分别掌控!”“这八大势力,分别长痕剑派,寒水盟,长胜庄,七侠谷,极霜门,听雪阁,常越山,百丈拳派,八大势力每隔百年就会聚在一起,进入到地宫之中!”“为何要每隔百年才进入一次?”“那是因为要想进入地宫之中,必须在百年一次的六星汇耀之日才可以,而且只有一晚上的时间!”擦了擦嘴角的酒渍,老大爷将喝空了的酒坛往旁边一扔,随后再次说道“一旦超过这个时间还不能出来的话,地宫大门就会关闭,人也会被关在里面。直到百年之后,下一批人进入!”“据说这地宫里面机关密布,各种布置几位精巧复杂。甚至有传闻称到现在为止,八派的高手探索地宫都未曾进入核心之处!至于地宫中有什么,那就真不知道了!”“可这些事情应该都是各派的隐秘,您老是怎么知道的?”“哎呀,老啦,记忆力不行了,记不清楚!”被沈康这么一问,老大爷接着就插科打诨般的说道“总之,我就是知道!”“还有,这玩意所有人都在寻找,我劝你还是赶紧扔掉的好。留在身边,对你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是么?”将这两块玉牌收了起来,沈康毫不在意的说道“在这里就我们这些人,你不说,我不说,又会有谁知道呢?”“说的也是,不过最近海州可不太平,我可是听闻有人对玉牌出手了!”“哦?大爷,您确定有人动手了?”“这还有假?以前我或许还不敢确定,可今日却觉得此事十有八九是真的。八大派中长痕剑派多年前就被灭了,他们手里的钥匙自然不知所踪!”“而寒水盟代盟主昨日被杀,长胜庄庄主今日又被杀。再加上之前七侠谷和极霜门的事情,还有今日的听雪阁,海州原本的这八大势力,又还剩下几个.....”“啧啧,有意思了,这是明摆着有人要搞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