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六百三十五章:灵血真人

见到自己的话没人反驳,那灵血真人继续说道:“一切都不过是成王败寇而已,真以为七大仙门就比当初的血魔教干净?你们恐怕都不知道吧?当初那所谓的七大仙门开派老祖,全都是血魔老祖的下属和堂主,他们也只不过是一群背主小人而已。”

灵血真人道:“因为我就是当初从九州大陆逃生的那名血魔老祖子孙的后人。两千多年了,当时的很多事情你们七大仙门早就不记得了,但是我作为血魔老祖的子孙却无法忘记,你们是如何卑鄙无耻的暗算血魔老祖,又是如何的颠倒黑白抹黑血魔教的。”

“血魔教恶行罄竹难书,那血魔老祖也是恶贯满盈死不足惜,又何必我们来暗算抹黑?”玉锄真人道。

听到玉锄真人的话,那灵血真人忽然狂笑道:“哈哈哈哈,没想到玉锄真人也能说出如此幼稚的话来,血魔教一家独大,就算是有恶行也是修仙大派的通病,血魔老祖贵为九州大陆之主,有些特殊待遇又算得了什么?你们七大仙门有谁敢说自己没做过亏心事?就刚才你玉锄真人和孤鸿真人的所作所为,难道还不够龌龊吗?”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正是因为有了七大仙门的维持,修仙界才能保持一个稳定的局面,大部分修士才能获得一片安宁。若是没有玉灵城,梁家做事就不会只在私底下做一些小动作,若是没有秦家对名声的顾忌,就不会是婉转逼迫,而是直接动手杀人夺宝了,到那时青阳别说获得灵石补偿了,连性命恐怕都保不住。

私底下的龌龊什么时候都避免不了,世上也没有绝对的公平,七大仙门的存在也是有他的理由的,这灵血真人的话虽然有一定的道理,那是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上,但是对于青阳来说却绝难赞同。不说别的,单是这血魔教的功法,就令很多正道修士接受不了,利用别的修士尸体提升自己修为,不知道多少人会死在这上面。

当然,世上的人形形色色,并不是所有人都跟青阳一样对此有清醒的认识,有的人就是觉得人家说的有道理,也有的人觉得还是血魔教的功法好,不用吃苦就能提升修为,多好!

灵血子?在场的人都是一脸茫然,没有一个听说过。

那人对此似乎并不在意,继续说道:“实话告诉大家吧,我灵血子就是之前你们口口声声所说的血魔教余孽。”

“你竟然是血魔教余孽?”不少修士惊呼出声。

灵血真人一句话把玉锄真人质问的哑口无言,别看七大仙门一向以仙门正道自居,私底下见不得人的事情也是不少的,那么大的门派,弟子一两万人,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下面也隐藏着很多暗流礁石,每年都有不少弟子不明不白的消失,只不过没有闹大罢了。

对这一点青阳感受也是很深的,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经历了很多世事,很清楚这灵血真人说的不无道理。不说其他门派,就连名声在七大仙门之中最好的清风殿,不也有李生波暗算自己,秦家巧取豪夺逼迫自己交出筑基丹的事情发生吗?

那金丹修士的话似乎勾起了灵血真人什么记忆,他的脸上忽然多了一丝狰狞,道:“还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当年血魔教几乎被斩尽杀绝,只有一名血魔老祖嫡系子孙逃出外海苟延残喘,两千多年未踏足九州大陆,何来的兴风作浪?何况两千多年前的事情,现在又有谁说得清?这一切都不过是你们的一面之词而已。”

“血魔老祖子孙的事情你又是从何得知?”那金丹修士道。

得到了血魔蛊之后,那人似乎也不想再掩饰了,随手把那拨浪鼓一扔,随后气势大放,一股不亚于孤鸿真人的气势弥漫开来,在场修士顿时脸色一变,连忙往后倒退了好几步。难怪之前玉锄真人不是对手,此人竟然也是金丹九层修士。

逼退了其他修士,那人哈哈大笑一声,道:“终于不用再掩饰行藏了,既然玉锄真人想知道,我也不怕告诉你,在下灵血子是也。”

之前因为七大仙门分成两派,只是在孤鸿真人的强力压制下才勉强凑在一起,中间的隔阂还是很深的,如今血魔教一出,大家顿时同仇敌忾,暂时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不愉快,逐渐聚集到了一起。

看着七派弟子的动作,那灵血真人不由得冷笑道:“想不到只是一个血魔教的名头,就让大家如此反应,看来我血魔教在大家心目中的固有形象真的是已经根深蒂固了啊。血魔教已经被灭两千多年,这些年也一直没有在九州大陆兴风作浪,大家用得着如此吗?”

灵血真人话音未落,一名金丹修士就道:“血魔教残忍嗜杀,功法血腥恐怖,两千多年前控制修仙界,残害无数正道修士和生灵,之后有死性不改,常常出来兴风作浪,我正道修士人人得而诛之。”

血魔教余孽这个词对于大家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七大仙门就是因为灭了血魔教才兴盛起来的,而正道弟子也一向以剿灭血魔教余孽为己任,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如此厉害的血魔教余孽,而且对方承认的如此大方,似乎丝毫不以此为耻。

刚才蛮林真人只是因为孤鸿真人修炼了血魔教功法就无法忍受,试图出面阻止,结果被孤鸿真人无情斩杀。如今真正的血魔教余孽出现,在场修士的反应怎么可能会小?

血魔蛊,竟然真的是血魔蛊!而且是金丹巅峰的血魔蛊!

当初在陶家地宫,青阳亲眼看着陶家家主使用血魔蛊,把自己的修为直接从炼气七层提升到了筑基期,只不过提升的太快,最终不用青阳动手,那陶家家主就因为根基不稳自己炸裂了。

而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很谨慎,竟然能够忍受住血魔蛊的诱惑,暂时没有服用,显然,此人对血魔蛊很熟悉,甚至知道具体的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