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五百七十八章:新洞府

清风殿低阶弟子的住处都是由门派统一设置的防护阵法,到了高阶修士这里就需要自理了,需要什么样的防护阵法看自己需要,而且修士自己设置的阵法,在安全和隐私方面也更有保证。

醉仙葫 https:///html/book/56387/

可能是很长时间没有住人了,整座洞府破败的很厉害,洞窟里甚至还有低阶虫兽生活,不过这对青阳不算什么难事,稍微收拾一下就好了,都是在山壁上开出的石窟,清扫干净还是新的。

走了一圈,青阳对自己挑选的新洞府已经很熟悉了,总体来说他还是很满意的。不过想要在这里安家,还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去购买一个防护阵法,把这片区域全部封闭起来。

突破筑基,秦如烟满心喜悦的来办理手续,却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青阳,是这家伙以前种种神奇的表现勾起了自己的情愫,是这家伙当着家人的面拒绝自己,让自己在别人面前出丑,又是这家伙的筑基丹,让自己可以提前突破筑基,成为筑基修士。数种滋味涌上心头,也不知道自己该爱还是该恨,又或者当成陌路。

青阳也成了筑基修士,同样出乎她的预料,秦家是知道青阳资质的,夺走他一颗筑基丹,未尝没有断绝他突破筑基的希望,没想到只剩下了一颗筑基丹,这家伙仍然能够成为筑基修士。

这份毅力,这个运道,这种夹缝中成长不服输的精神,想起来就令人着迷,当初青阳能够深深的吸引住她,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洞府所在的位置距离此处很远,以青阳现在的速度,也走了大半天的时间,临近黄昏才找到那处山壁。

夕阳西下,在湖泊上映出道道波光,迎着山风,望着湖水,感受着周围的宁静,偶尔传来灵木林中簌簌的树叶响声,和灵田里小虫的鸣叫,一切都是那么的惬意,那么的舒适,这里太适合青阳了。

随后青阳来到山壁下面,把整个洞府全部走了一遍,整座洞府都是在山壁上面开出来的,空间很大,范围似乎比青阳在内院时所住的那间院子还要大几分。里面四通八达,分为好几个功能区,休息的,会客的,练功的,炼丹的,一应俱全,其中占地最大的就是那个炼丹房了,似乎天生为丹师设计的一般,好用之极。

青阳道:“自己开辟洞府太过麻烦,无主的前人洞府直接拿来用也可以,不知清平师兄这里有没有合适的?”

清平散人略微沉吟了一下,道:“前人留下的无主洞府有很多类别,比如宫殿类的,园林类的,山壁洞窟类的,地穴类的,树屋草棚类的都有,我一时也说不完全。这里有一张简图,各处无主的前人洞府都在上面标注这,你若是不急,可以慢慢选择。”

每个修士的喜好不同,所住的地方也就不同,有的天生就喜欢奢华,有的则对洞府住处没什么要求,像青阳这样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住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像清平散人这样身边还有一大家子的,太简陋了就不行,至少也要是个大庄园才能住得下。

可惜,发生了四年前的事情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恢复,秦家和他之间也没有和解的可能了。想到这里,秦如烟的目光中忽然就少了几丝情愫,多了几分冷清。

秦如烟没有再看青阳,而是一扭头,继续朝着里面走去,仿佛青阳真的是陌路人一般。青阳似乎也从秦如烟的表情中读懂了什么,随后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朝着自己所选的洞府方向而去。

不过后来他也想通了,这筑基丹是以自己名义弄来的,自己凭什么要放弃?内院大比刚过去没多久,下一次好需要好多年,靠家族提供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既然能提前突破,为什么非要等到以后?

有了秦如烟的加入,筑基丹的归属很快就确定了,毕竟是以秦如烟的名义弄到的,再加上她在清静散人心目中的地位,谁也争不过。秦如烟资质还是不错的,有了筑基丹,还有秦家的支持,秦如烟潜修数年,觉得差不多了,然后服用丹药一举成为筑基修士。

“两侧可有好一点的地方?”青阳问道。

“两侧的情况差不多,并没有太明显的区别,青阳师弟是准备自己开辟洞府,还是准备借用前人的洞府?”清平散人道。

青阳孤身一人,也习惯了简单的生活,周围有水有田有野生灵木林,很适合他学习丹术,更重要的是那里比较僻静,少有人打扰。

选好了洞府,青阳向清平散人道别离开,结果刚走出门,竟然迎头遇到了秦如烟。四年不见,秦如烟的修为也突破到了筑基期,看她样子,应该也是来办理真传院弟子身份登记的。

说起来,秦如烟的突破还跟青阳有很大关系,秦家二伯从青阳的手中弄到了筑基丹,引起了具备条件的年轻一辈秦家子弟的激烈争夺,本来秦如烟是没打算参与的,她不愿再跟青阳扯上关系。

可能是因为青阳把自己的叩仙令卖给了清平散人,对方的耐心极好,青阳在简图上随便指出一个位置,他都能把那个地方的特点说上几句,给青阳提供了很多参考。

选来选去,最终青阳选中了西侧边缘,距离金丹长老禁地不太远的一处洞府,新洞府是在一处山壁上开出来的,据说原本住在这里的是一个筑基丹师,为了方便炼丹,特意把位置选在了一个湖泊边上,而且在旁边开辟了一大块灵田,还种植了一小片野生灵木林。

醉仙葫第五百七十八章:新洞府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青阳知道清平散人所说的最抢手的那块地方,上次举办金丹大会的秦家就在那一片,不光是秦家,还有许多其他的大家族都落户在那里,相对来说比较热闹一些。

青阳恰恰不喜欢的就是热闹,他身上有太多不能暴露的东西,住在那边不太方便,而且上次在秦家的遭遇很令人不爽,青阳至今还有心结,更不想去那一片凑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