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五百七十四章:不寒而栗

醉仙葫

还有一个原因则是收取修士元神供养鬼修的手段听起来比较邪恶,仙门是不允许的,被人知道不会有好结果,这种事不敢随便做。

只是这一次有些不同,独眼龙冷郁的实力达到了筑基期,元神比炼气修士和开脉境强了不止一点半点,浪费了实在可惜。而周围也没有外人,不用担心被人知道,所以他才用聚魂旗收取了元神。

随着敌人实力的提升,元神也会越来越强大,若只是杀掉修士而放过了对方的元神,机缘巧合的情况下甚至有可能夺舍重生,到时候岂不是又多了一个敌人?所以修为到了一定程度,灭杀敌人的时候,不仅要毁掉修士的躯壳,还要灭掉对方的元神,才能永绝后患。

想到这里,青阳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忽然有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幸亏当初选择了妥协,否则的话,事情还真有可能变成自己想的那样。

独眼龙冷郁的事早已过去了几十年,如今他本人也死了,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或许他本身就是个坏人,那些事情都是他做的,清风殿通缉他是罪有应得;或许也是被人冤枉的,他一时激愤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

~~~~~~感谢近期丿幼儿园大佬、秦国01234、友110522184815535、涅槃始祖、逝去的夜愿诸位道友的打赏!

五行全属性功法的优点就在这里,五种属性相生相克,相克相生,属性之间能够自由转换,转换的时候能量几乎没有损耗。说他是五行剑阵可以,说他是青木剑阵也可以,说他是厚土剑阵还可以,说他是烈火剑阵也没问题,所以青阳的剑阵就能克制寒霜剑法。

寒霜剑法本就不如五行剑阵,如今又被克制,失败也就是必然的,也幸亏使出寒霜剑法的寒潭剑是下灵剑,等级比较高,否则的话,这一下攻击说不定能连对方法器都毁掉。

击败了寒潭剑的寒霜满天剑法,五行剑阵威力大减,不过能量并没有消耗完,青阳正要乘胜追击,彻底斩杀勾魂使桑帆的时候,谁知一抬头却发现,这家伙已经纵身逃到了百丈开外。

收了独眼龙冷郁的元神,青阳随手放出一个火属性法术,点燃了地上的尸体毁尸灭迹。看着独眼龙冷郁的尸体逐渐化为一团黑灰,青阳不由得有些感叹,这家伙能够在清风殿的通缉之下活到现在,并且突破成为筑基修士,也算是一时俊才,倒霉就倒霉在与自己为敌,却又没有认清自己的实力,最终死在了这野猴坡。

提起这独眼龙冷郁不堪回首的过往,青阳就不由得想起四年前金丹大会之后在秦家发生的那件事情,当初秦家二伯和秦家五哥一个扮演红脸一个扮演白脸,为了弄到筑基丹,那秦家五哥就曾经以侮辱秦家侍女的罪名相威胁。如果当初自己坚持己见,说不定那个罪名就弄假成真了,自己会不会也像这独眼龙冷郁一样,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一辈子背着淫贼的罪名被清风殿通缉?

妖猴洞穴外面,一群低阶妖猴正围在那独眼龙冷郁的尸体旁边指指点点,见到青阳过来,顿时一哄而散。青阳来到独眼龙冷郁的尸体旁,随手取出聚魂旗,把独眼龙冷郁的元神卷到了旗子之中。

之前青阳也灭杀过不少敌人,却从没有收过修士元神,今天这么做,主要是为了免除后患。以前青阳灭杀的敌人基本都是筑基以下的敌人,而炼气期与开脉境的修士元神比较脆弱,修士死亡之后,元神很快就会消散,一把不会有什么后患,而且低阶修士的元神对聚魂旗里面的独角鬼王用处不大,青阳也就懒得多此一举。

青阳不敢怠慢,随手取出一张防御灵符拍在身上,同时手上动作不断,五柄法剑同时飞上空中,幻化出道道火红色剑影,组成一个巨大的剑阵,然后主动迎上了那寒潭剑的寒霜满天剑法。

勾魂使桑帆用寒潭剑使出的寒霜剑法也算是少有的大威力剑诀了,但是面对五行剑阵还是有点不够看。只听一声震天轰响,寒潭剑被击飞十几丈远,白球爆裂开来,化为漫天烟气,方圆数丈水雾蒸腾,就如同滚开了的蒸笼一般,好半天才逐渐散去。

青阳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滑溜,未虑胜先虑败,该逃的时候一点都不拖泥带水。青阳有心追敌,可刚才急速御剑飞行消耗了太多神念和真元,连续两场大战,期间又强行施展了好几次五行剑阵,神念和真元已经不足以支撑再一次的急速御剑飞行。

独眼龙冷郁已经伏诛,勾魂使桑帆逃了也就逃了,他既然跟独眼龙冷郁是一伙的,估计身份也很见不得人,就算是猜出了自己身上一些秘密,无凭无据的,应该也不会泄漏什么。至于将来这家伙会不会报复的事情,现在青阳都不怕他,以后难道还会怕他?

朝着勾魂使桑帆逃跑的方向望了望,等人影彻底消失,青阳弯腰捡起了对方落下的寒潭剑,然后朝着之前战斗的地方走去。

原来在施展寒霜满天剑法的时候,那勾魂使桑帆就知道自己这一招伤不到青阳,他是见识过青阳五行剑阵的,也明白其中相生相克的道理。而他一旦被青阳拖住,灵蜂群很快就能追过来,又会陷入重重包围之中,到那时可没有第二枚遁符可用了。

勾魂使桑帆作为外海有名的海盗,见机逃跑的本领可谓一绝,明知不可为,索性连寒潭剑也不要了,早早地就看好了逃跑的路线,剑法一出转身就走,给自己创造了最有力的逃跑条件。

“寒霜满天,去!”

那勾魂使桑帆一声断喝,十几丈范围的寒雾瞬间收缩成一个不到一丈的白球,随后寒潭剑带着那白球朝着青阳当头射去。

寒潭剑寒气逼人,剑身所幻化出来的白雾,更是让方圆十几丈范围瞬间变成了寒窟冰窖一般,而十几丈的寒雾又被压缩成一丈大小的白球,那白球之中的寒气可见一斑,青阳仅仅是看了一眼,就觉得目光都要被冻住了,这要是落到身上,还不瞬间冻成冰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