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五百六十九章:勾魂使桑帆

勾魂使桑帆的这把剑名字叫做寒潭剑,属于水属性的下灵器,寒潭剑不仅攻击力惊人,攻击的同时还能散发出阵阵寒气,能够对修士造成冷冻迟缓的作用,凝滞修士真元的输送,迟缓修士的气血运转,让修士的反应速度大大下降。

对方两名筑基修士,如果是青阳未突破之前,或许他还会犹豫一下,他虽然有嗜酒蜂王和铁臂灵猴两大助力,但是自保有余,想要战胜对方不太可能。如今青阳也突破了筑基期,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筑基中期的嗜酒蜂王足以拖住那勾魂使桑帆,等自己杀败了独眼龙冷郁,汇合嗜酒蜂王之后,再解决勾魂使桑帆似乎并不困难。

青阳在盘算双方实力的同时,对方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无论怎么对比,两人都觉得拿下只有筑基一层的青阳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勾魂使桑帆看着青阳微微一笑,道:“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连我都起了爱才之心,怎么样?以后跟我混如何?只要把你身上的宝物交出来,我们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那勾魂使桑帆也知道对方不可能束手待毙,他不过是海盗做惯了,动手之前先给自己找个借口罢了,见青阳果然拒绝,于是冷哼一声,说道:“我本想给你一条生路,没想到你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们兄弟不客气了,二弟,咱们一起上。”

看到勾魂使桑帆似乎想要冲上去,独眼龙冷郁连忙叫道:“大哥当心,这小子养了一群灵蜂,最是刁钻古怪。”

“我知道。”那勾魂使顿时止住脚步,随后神念一动,祭出一柄淡蓝色的下灵剑,在空中挽了个剑花,随后朝着青阳头顶刺去。剑还未至,寒气已降临,周围的气温顿时下降到了冰点以下。

如今他的修为已经到了筑基期,又有大哥作伴,只要不遇到清风殿高层,一般的弟子就算是打不过,逃走还是有机会的,还怕什么仙门通缉?若是运气好,遇到了当初从自己手肘逃走的那帮小子,说不定还能报了山寨被毁之仇,一雪心头之恨。

这段时间两人刚刚回到清风山,到南岭山寨故地重游了一番,随后就临时住在了野猴坡附近。结果正好遇到青阳突破之后,醉仙葫吸聚周围灵气引起天地异象,两人商量了半天,最终认为是有重宝出世,于是就一路闯到了妖猴洞穴之中,没想到的是重宝没有发现,却先遇到了二十年前用灵蜂蜇伤自己的仇人。

独眼龙冷郁的话引起了旁边那勾魂使桑帆的注意,他扭头道:“二弟认识这小子?”

青阳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很清楚自己就算是交出了宝物,对方也不太可能留自己一条性命,何况独眼龙冷郁还在旁边,这家伙恨不得把自己挫骨扬灰,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自己?

青阳冷笑一声,道:“宝物就在我身上,想要就自己过来拿啊,想让我主动交给你,真是痴心妄想。”

那勾魂使讶然道:“当初二弟十几年从炼气中期突破到筑基期,我觉得已经很是惊艳了,没想到这小子更绝,直接从炼气初期突破到筑基期,真是令人嫉妒。二弟,你说的没错,这家伙身上一定有什么宝物,否则的话,他为何不在防护森严的门派内部突破,而是一个人偷偷躲在这荒郊野外之中突破?”

两人的猜测虽然不完全对,却也跟真相八九不离十,青阳就是担心突破时的异象被门派发现,才会选择这里的,想不到被对方三两句就猜到了原因,这下就更不能轻易放对方离开了。

数天之后疼痛减轻,独眼龙冷郁担心清风殿追杀,于是一路逃到了外海,并且结识了大哥勾魂使桑帆。两人也算是臭味相投,一起在外海做了海盗,过了一段时间逍遥日子,或许是独眼龙冷郁资质真的好,那些年修为突飞猛进,一路突破了筑基期。

只可惜好景不长,前段时间兄弟两人不小心得罪了一方势力,在外海被人追杀,一时走投无路,就重新回到了九州大陆。相对于外海那边的环境,独眼龙冷郁还是对九州大陆更熟悉一些。

经大哥这么已提醒,独眼龙冷郁也是一惊,是啊,当初这小子才炼气一层,比自己的修为低了整整五层,怎么才二十年不见,就突破到了筑基期,跟自己的修为一摸一样了?

难道他的资质就这么优秀?又或者这家伙是门派重点培养的对象?想到这些,独眼龙冷郁就心中绞疼。想当初,自己也是仙门弟子,走到哪里都被人高看一眼,结果一步错步步错,很快就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一切都是那些道貌岸然的门派高层们害的。

凭什么你能心安理得的享受仙门庇护,而我却要被让你到处追杀?独眼龙冷郁越想越是嫉妒,越想越是愤恨,冷冷的道:“是这小子没错。我不知道他为何短短二十年时间就从炼气一层突破到筑基期,看他的样子,似乎刚刚突破筑基期没多久,之前咱们看到的天地异象说不定就是他突破时造成的。”

“何止是认识,我当初就是被这家伙坏了事,才逃到外海的,他就是化成了灰我也认得。”独眼龙冷郁咬牙切齿的道。

听了独眼龙冷郁的话,那勾魂使桑帆反而疑惑了,不由得道:“我以前曾听二弟说过很多次,那个用灵蜂蜇伤你的不是个炼气一层的小子吗?可这家伙的修为……”

“是你?”那独眼龙冷郁死死地盯着青阳道。

青阳认出独眼龙冷郁的同时,对方也认出了青阳,二十年前,就在南岭山寨附近,正是这个青阳,屡次坏他的好事,并且驱使灵蜂蛰伤了他的手掌,害的他也差一点斩断手臂变成独臂人,其他人可以忘记,青阳这个敌人就算是化成灰他也记得。

那次被嗜酒蜂蜇伤之后,把独眼龙冷郁腾地死去活来,好几次都想斩掉手臂,不过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