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三百九十一章:损人不利己

青阳观察了一下活死人所造成的伤害,不由得暗自咋舌,身上的穿林甲属于极品防御法器,在这一撞之下倒是没什么影响。

转眼之间,粗壮男子就彻底死去,那活死人把残破的尸体往地上一丢,把头转向了青阳,目露凶光。在他们的眼睛里,没有朋友和敌人之分,没有好人与坏人的区别,看到的只是一只食物和另一只食物。

先后杀死了两名修士,活死人的样子看起来更加的恐怖,浑身浴血,脸色狰狞,尤其是两只眼睛,看起来无比的恐怖。被活死人定的心中发毛,青阳不由得咽了一口吐沫,手心出了不少的汗,心中也有了一丝紧张,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顶得住这活死人的攻击。

青阳没有逃走,一方面是他舍不得那株紫纹果,另一方面也是想要试试,能不能打得过这个活死人,毕竟他还有很多后手,若真的打不过就躲进醉仙葫之中,也不怕这活死人泄漏什么消息。

只听得砰砰砰连续几声巨响,那活死人先是撞飞了前面嗜酒蜂所组成的蜂墙,随后直接撞在了青阳的身上。青阳连续倒退了四五步,才逐渐稳住身体,只是体内气血翻滚,真气运行不畅,差点就受了伤。

尽管青阳的心中早有准备,等真正面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在乱魔谷浪荡了二十年的活死人。活死人这一下攻击的力道,冲开嗜酒蜂的时候卸掉了足有五成,之后被穿林甲卸掉了三成,又被自己真气护罩抵消一成,真正落在身上的只剩一成,这样都差点让自己受伤,这若是直接撞上,恐怕会比其他两位修士的下场更惨。

也幸亏青阳在参加乱魔谷试炼之前突破到了炼气中期,实力有了不小的增长,否则的话这一下就能让他彻底失去行动能力。

想起刚才那一幕,想起无须男子死时的惨状,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若是可以选择,他宁肯被青阳的嗜酒蜂蛰死,也不愿意被活死人活活的啃食,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也承受不住那个煎熬。

可惜他做出这个决定已经晚了,就在他准备不顾一切逃走的时候,那活死人已经朝着他扑了过来。活死人行动的速度比他快了不知道多少,身子往前一扑,一掌拍在那粗壮男子的背上。

就跟刚才无须男子的遭遇一模一样,粗壮男子的身体被打飞了两三丈,喷出一口鲜血摔在地上。随后那活死人身子一纵,就来到了粗壮男子的身边,把他从地上抓起来,张嘴就啃了下去。

终于,那活死人动了,脚下一顿就朝着青阳扑了过来,这速度,比起青阳至少要快了四五成,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等青阳完全看清的时候,那活死人已经距离他的身体不远了。

好在青阳提前做好了准备,真气运转全身形成护罩,同时激发了极品防御法器穿林甲的最大防御功能,六只嗜酒蜂更是在他身前一字排开,组成一道蜂墙挡住了那活死人前进的道路。

对于这粗壮男子的死,青阳并不可惜,这种人反复无常,你放他一条生路,十有八九会受到反噬,尤其是乱魔谷这种没有约束的地方。青阳不是初入修仙的菜鸟了,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

他可惜的是眼前这活死人,想当初,这些人都是各大仙门的青年才俊,是各个门派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弟子,意气风发的来参加乱魔谷试炼,结果因为一些失误错过了出去的时间,最终变成了活死人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青阳要借刀杀人,自己肯定躲得远远地,又故意用嗜酒蜂逼着那粗壮男子朝着活死人的方向挪动了一些。活死人丧失了灵智,行事完全靠本能,自然看不透青阳的这些小伎俩,直接盯上了粗壮男子。

被活死人这么一盯,那粗壮男子浑身发毛,仿佛被一个绝世凶兽盯上了一般,无边的恐惧在心中蔓延开来,现在他才真切的感受到,刚才他那兄弟无须男子面对的什么样的恐惧和绝望。

跟刚才活死人杀死无须男子那一幕没多少区别,活死人抓住粗壮男子的身体啃食起来,没多久就把一个活人啃得血肉模糊。

粗壮男子只是受了重伤,随后整个身体被活死人两只手钳制的死死地,只是身子无法动弹,其他的感知力都在,亲眼看着活死人啃在自己身上,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饶是粗壮男子看淡了生死,此时也有些崩溃了,起初还能骂青阳几句,没多久就变成了求救,求青阳救救他,后来甚至求青阳帮忙给他个痛快。

眼看着粗壮男子被啃得血肉模糊,在死亡之前承受着痛苦煎熬,青阳不由得摇了摇头,这种场面他刚才明明已经见过一次,再次见到的时候仍是有些不适应,这活死人实在太残忍了一些。

逃也逃不掉,动又动不了,不能反抗,无法挣扎,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被活死人啃食,不过这粗壮男子的胆气比无须男子大了很多,虽然心中恐惧,仍然朝着青阳破口大骂,道:“小子,你损人不利己,不得好死!早晚也是我这样的下场!”

青阳冷冷的看着没有说话,一个将死之人跟他费什么口舌?

这……这小子是在玩猪吃老虎啊,明明有这么强的实力,却故意隐藏起来,到了这时候才使用,这份实力,就算是遇到了炼气六层修士也不惧,早知道这小子这么厉害,当初就不该招惹他。

粗壮男子后悔莫及,可这时候后悔也晚了,不过是十几息的时间,无须男子就被彻底咬死,身上血肉模糊,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人样,很多地方甚至被啃得只剩下了骨头,悲惨至极。

血肉的刺激更是激发了那活死人的凶性,浑身青筋毕现,双目更加的猩红,眼见面前的尸体已经被自己啃得不成样子,他忽然抬起头,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距离最近的粗壮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