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三百八十一章:威胁

对方的话让青阳心中堵了一口气,什么叫配不上?什么又叫见她是害了她?什么功法会有这种不近人情的要求?不过想想自己初见那断情仙子时的样子,冷的就像是一座冰山,还真有这个可能。

对于见不见余梦淼,对于青阳来说本是无可无不可的事情,如果真是为淼淼好,不见也没什么,可是对方这种居高临下颐指气使的口气实在让人受不了了,青阳心中憋得难受。

等青阳看到外面那人,顿时就明白了对方为何对自己有敌意了,因为外面那人正是阴阳宗那个强行拽走余梦淼的师姐。

虽然知道这里是清风殿驻地,对方不敢冒着得罪清风殿的风险,明目张胆的杀死自己,可这女人毕竟是筑基修士,万一惹恼了对方,她在自己身上做点什么手脚,自己岂不是要吃个暗亏。

青阳定了定神,对着那女子道:“这位前辈,不知深夜来此有何贵干?”

那女子冷哼一声,道:“哼,你就不用做白日梦了,淼淼不会再来找你,也没有什么话要转告给你。我来这里是因为师父知道了你和师妹之间的事情,这里有几颗聚气丹算是给你的补偿,从今以后你们不再有任何关系,也不许你再来骚扰师妹。”

看下午的那副架势,青阳就知道,自己想再见到余梦淼应该很困难,阴阳宗也不太可能放她出来见自己,但是事到临头,青阳还是感觉很憋屈,怒道:“你们阴阳宗凭什么限制别人的自由?”

那女子似乎也明白自己的要求太过不近人情,几句话就让别人永不相见,似乎很难令对方信服,于是又道:“这么跟你说吧,余梦淼练的是我师父一脉相传的特殊功法,在没有炼成之前必须斩断情丝,不能与其他人发生任何感情纠葛。你们今天的见面已经让她心神动摇,对于以后的修炼极为不利,你见他就是害了她。何况以你的身份地位,也配不上我师妹,所以以后还是不要相见为好。”

只是在清风殿驻地的中心位置,一座高大而华贵的帐篷旁边,有一位女子远远地看着青阳,想起之前那一幕,脸上的表情意味深长。

钻进帐篷,青阳盘腿坐在地上,仙师尝试着修炼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很难静下心来,于是直接从纳物符之中取出了那本在坊市上买到的妖兽修炼功法吞灵术,心的翻看了起来。

供低阶妖兽修炼的功法果然简单易懂,一两个时辰之后青阳就把整本功法理解透彻了,这本功法的大致原理跟修士功法差不多,只不过相对来说简单了很多。因为进阶妖修对于外界灵气有一定的的敏感性,只需要他们按照主人的引导,不断的吞噬外界的游离灵气。

看到青阳,那女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冷冷的道:“你不必假惺惺的叫我什么前辈,我来这里就是有几句话要转告给你。”

青阳心中一动,道:“莫非是淼淼有什么话托付前辈转告给在下?”

正寻思间,忽然,青阳就感觉到帐篷外面多了一条人影,同时一股强大的神念锁定自己,正朝着自己走来,而且从对方表露出来气息判断,明显对自己带有敌意。

青阳的心猛的一沉,莫非有人要对自己不利?不过再想想,这里是清风殿的驻地,周围还有很多清风殿的弟子,远处又汇聚了整个九州大陆数十个仙门上千名弟子,应该没有人敢随便找自己的麻烦。想到这里,青阳胆气壮了很多,站起身出了帐篷。

青阳摇了摇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跟陈必旺一起返回了清风殿驻地,虽然直接钻进了自己的帐篷之中。

刚才看热闹的人群之中,也有不少清风殿弟子,他么也都看到了刚才余梦淼扑向青阳的一幕,虽然心中好奇,却因为他们跟青阳之间没什么交情,倒没有人专门跑过来询问。

想到这些,青阳不由得跃跃欲试,不过看看所处的地方,青阳只好暂时灭掉了这个心思。附近到处都是清风殿弟子,还有不少的其他高阶修士,万一自己做什么不心被别人扫到了,岂不是多生事端?还是等以后有时间了,慢慢再教吧。

逛了大半天坊市,之后又遇到梁重天和余梦淼一系列事情,青阳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后来又研究吞灵术两个时辰,此时已经到了深夜,周围也都逐渐的静了下来。

想到明天上午乱魔谷试炼就要开始,青阳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都说经过了乱魔谷试炼,很多弟子都会有脱胎换骨的变化,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进去,究竟能够得到什么好处。

灵气在他们体内的运行也很简单粗暴,只用通过妖兽身体几个关键部位,随后就会被强行压制在妖丹之中。正因为如此,这种修炼功法效率是很低的,不过对于妖兽来说有总比没有强。

虽然铁臂灵猴足够聪明,但毕竟只是灵智未开的低阶妖兽,想让他学会吞灵术是很困难的,好在这功法比较简单,回头多尝试一几次,帮助铁臂灵猴在他的体内多做引导,总是能教会的。

青阳笑道:“陈师兄你想哪里去了,我跟淼淼相处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只是因为时候我救过她一次,所以她见到我之后才会这么激动。如今她长大了,也该有自己的主意了,如果真的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做双修道侣,我也只会替她高兴。”

青阳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却忽然没有来由的疼了一下,就如同时候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了一般,这是怎么回事?莫非真的跟陈师兄说的那样,自己心底里其实对余梦淼还有着什么想法?

具体是因为什么,青阳自己也说不清楚,或许是因为自己早已把淼淼当成了亲人,想到她有可能嫁给别人才有些怅然若失;或许是因为自己看不惯那个魏御风,而为淼淼的将来担心;又或许是自己也到了那个思春的年纪,只是单纯的异性相吸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