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三百八十章:魏御风

余梦淼是整个阴阳宗的掌上明珠,阴阳宗是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根本就用不着自己操心,也没必要为了这点事给自己找麻烦。以后若能再见到自然是好事,如果真的再也见不到了也没什么。

周围的人看够了热闹也都逐渐的散去,只有陈必旺还站在青阳的身边,过了好久,陈必旺才开口道:“青阳师弟,你就这么放他们离开,还有那余梦淼你就不管了?”

“余梦淼终究是阴阳宗弟子,不放他们离开还能怎么样?阴阳宗我们惹得起吗?”青阳怅然道。

陈必旺点点头,道:“那倒也是,余梦淼是阴阳宗重点培养的弟子,比我们清风殿的童颜还重要,怎么可能轻易便宜了你一个清风殿弟子?不过青阳师弟,你可是要心了,我看那个魏御风明显对余梦淼不怀好意,可别让他钻了空子。”11

那师姐见余梦淼这时候了还在说话,心中恼怒之极,一把抓住余梦淼快速离开了这里。见余梦淼消失,那魏御风松了一口气,然后深深的看了青阳一眼,带着一众弟子迅速离开。

眼看着余梦淼被阴阳宗的人带走,青阳并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因为他很清楚,当着阴阳宗筑基修士的面,自己就算是做了什么动作,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会给自己招来无数麻烦,阴阳宗不会对余梦淼怎么样,但是对于自己这个外人可不会客气。

陈必旺心中骇然,连忙抬头看去,就见之前那个一直死死盯着青阳的筑基期女修士忽然朝前走了一步,看样子刚才那一声冷哼就是她发出来的。陈必旺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连筑基修士都出面了,事情不好办了啊,青阳师弟,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连筑基修士都出场了,余梦淼眼见事情越闹越大,连忙来到那筑基女修士跟前,挡住青阳道:“师姐,你”

那被称为师姐的女修铁青着脸,训斥道:“你还知道我是师姐?还知道自己是阴阳宗弟子?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师姐口中的师父在余梦淼的心中似乎很有分量,听师姐提到了师父,余梦淼的神情顿时黯然下来,道:“师姐,我会跟你回去见师父的,但是在这之前你让我跟青阳哥哥道个别”

那师姐再一次打断了她,道:“道什么别?非要我亲自出手吗?其他人还都楞着干什么,带她走!”

那师姐一声令下,几位阴阳宗女弟子一起围上来,拉着余梦淼就要离开,尤其是那位副掌门关门弟子,显得特别的积极。余梦淼不敢反抗,只能冲着青阳叫道:“青阳哥哥,你等着,我回去把这件事禀报给了师父,一定会去找你的”

魏御风没有回答青阳的话,而是问道:“你是淼淼的近亲属吗?”

青阳摇摇头,道:“不是。”

“那么余梦淼在这个世上还有其他亲人吗?”魏御风道。

这十年来,余梦淼还是第一次见师姐如此训斥自己,委屈道:“师姐,我突然见到了青阳哥哥,情绪一时激动,这才”

青阳哥哥?听到余梦淼如此亲近的称呼,那师姐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怒道:“我不管是不是情绪激动,你现在代表的是阴阳宗,刚才这件事你知道给我们阴阳宗造成了多大的影响?赶快跟我走,否则的话我就要把这件事禀报给师父,让师父亲自过来找你。”

一句话把对方说的哑口无言,陈必旺心中得意,于是乘胜追击,道:“我什么我?人家两口久别重逢,正是柔情蜜意的时候,偏偏你要过来搅局,真不是个东西!”

言语如刀,插伤了人还不罢休,还要往伤口上撒盐,魏御风被气得几乎要喷血。就在这时,旁边忽然有人冷哼一声,陈必旺如遭重击,身体不由得后退一步,体内气血翻滚,差点就受了内伤。

那魏御风冷笑道:“其他弟子的私事我们不会管,也没有兴趣管,但是余梦淼是我派断情长老的弟子,是我们阴阳宗的未来,所以她的私事就是我们阴阳宗所有人的事,不管不行?”

青阳气结:“你们阴阳宗也太不近情理了吧?”

旁边陈必旺早就通过之前青阳和余梦淼之间动作和一些对话,把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脑补了一通,此时见阴阳宗的魏御风咄咄逼人,同为清风殿弟子,他怎么能不站出来主持公道?

陈必旺道:“你们这纯粹就是强词夺理,难道两个人不是亲属就不能亲近了?难道刚才的一幕你们都没有看到吗?他们两人明显就是青梅竹马两无猜的恋人,之后因为拜入仙门长久未见,如今久别重逢情不自禁,人家的关系可比你们亲近着呢。”

魏御风原本还保持这风度,结果陈必旺一番话,仿佛刀子一般,刺在他的心上,魏御风被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怒道:“我”

青阳道:“没有了,但是我们”

不等青阳把话说完,那魏御风就打断了他,道:“既然你不是她的近亲属,她又没有了任何亲人,阴阳宗作为她的师门,我们作为他的同门长辈,为什么不能管她的私事?又有什么地方做的不近情理了?反倒是你,一个陌生的男子如此亲近淼淼,到底是何企图?”

青阳看着眼前这个面色不善的年轻人,道:“在下清风殿弟子青阳,和淼淼故人重逢,不知这位道友有何指教?”

听见青阳也称呼余梦淼为淼淼,那年轻人眉头一挑,道:“那我也自我介绍一下,在下魏御风,刚刚离开的魏长老是我嫡亲老祖。淼淼是我阴阳宗的天之骄女,不容亵渎,淼淼这个称呼不是你也能随便叫的,她也不是你一个的阴阳宗弟子能高攀的起的。”

竟然是金丹长老的嫡亲后辈,怪不得这个魏御风如此嚣张,只是我跟自己故人叙旧,又关你什么事?管的也太宽了吧?青阳脸色一冷,道:“怎么?阴阳宗对弟子这么严?连私事都要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