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三百七十八章:再见余梦淼

其实在这女子朝这边走来的时候,青阳已经有所预感,只是不敢确认。等她走到自己跟前,看着她依稀容貌,熟悉的称呼,又结合她的身份背景,青阳终于确认,她就是当初被梁家送给阴阳宗的余梦淼。

不是青阳反应慢,而是余梦淼的变化实在是太大,十年不见,青阳只是从十六岁长到二十六,从少年成为青年,相貌方面基本的底子都在,相对容易辨认一些。而余梦淼则是从七岁到十七岁,从女童成为少女,这个变化就太大了,已经很难从她身上找出当初的影子。

在阴阳宗的五十多位女弟子之中,这一位是最好看的,其他女子或多或少都能找出一些问题,美艳的过于魅惑,高傲的过于强势,冷清的过于淡漠,含笑的又过于圆润,只有这位女子,各个方面都美到了毫巅,哪怕是在阴阳宗众多美女之中,仍显的鹤立鸡群。

看她被众星捧月的程度,明显就是跟那长脸修士所说的一样,是阴阳宗的天之骄子,更重要的是,这位女子的年纪还很轻,实力、背景、年纪、紫色,无一不凡。以前青阳从来没有考虑过双修道侣的事情,但是这一刻他也有些心动了,若是有机会,他真的不介意。

到了这时候,谁都看出来有些不对了,因为阴阳宗那位女弟子表现的太过明显,引得大家纷纷注目。更让大家不可思议的是,那女子不光神色不对,很快就朝着陈必旺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在长脸修士心中盘算这以后如何跟陈必旺搭上关系的时候,陈必旺也是心中忐忑,若是这女子真向自己表白了,究竟该怎么办?拒绝不好,会伤了女子的心,可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答应,也有些不妥啊,这太高调了,不符合自己低调的作风啊。

就在陈必旺心中暗自天人交战的时候,那女子终于来到了他们跟前,眼睛雾蒙蒙的,道:“青阳哥哥,是你吗?”

“淼淼,你是淼淼?”青阳迟疑道。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又为何要偷听我讲话?莫非你也是阴阳宗的人?”陈必旺警惕道。

陈必旺心中也很清楚,自己在这里肆意评价阴阳宗的女弟子,不被阴阳宗的人听到也就算了,若是被有心人给传到了阴阳宗耳朵里,难免会引起一场冲突,他一时有些心虚起来。

那长脸修士道:“我不是阴阳宗的人,不过我有几个朋友是阴阳宗的弟子,这些人他们听他们介绍过。”

陈必旺有些慌了,站在后面偷偷说说还行,让他直接面对就有些为难了,不由得喃喃自语道:“气质太好也令人为难,这女子已经朝着我走过来了,这是准备不顾身份向我表白啊,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该怎么办?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旁边那长脸修士惊呆了,他不知道此时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是有什么我没看出来吗?难道我身边隐藏着一个超级大佬?这涂脂抹粉的家伙是阴阳宗掌门的私生子?

若说是其他女子对陈必旺有意思他还相信,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嘛,可这位就太离谱了,金丹长老的亲传弟子,实力、姿色、背景无一不凡,天骄一般的人物,怎么会看得上这家伙?

不光是长脸修士惊呆了,就连青阳也有些意外,那女子的表现出来的情绪明显跟别人不一般,不会真有人看上陈必旺吧?

陈必旺没有注意到青阳的动作,很快就又转换了一个目标,自顾自的说道:“后边这个也差不多,只是眼神太冷了一些,整个人就跟冰块似的,若以后都是这样,娶到家还不被冻死……”

陈必旺的胡说八道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旁边一位长脸修士道:“我说你这家伙有没有自知之明?那是看上你了吗?人家也就是随便扫了一眼好不好?你知道最前面那个是谁吗,那可是阴阳宗副掌门的关门弟子,怎么可能看得上你?后面那两位也都是家族中有筑基修士做靠山的,怎么可能看得上你?”

对方质疑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这是对自己风采的否定,陈必旺很是生气,指着中间一位绝色女子道:“谁说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好吧。你看看,中间的那位女子,看我都看的入迷了,双目凝望,满含神情,脚步仿佛定住了一般,而且她胸口起伏不定,明显是动了真感情,这怎么就不是看上我了?”

那长脸修士一百个不相信,指着那名女弟子道:“怎么可能?那位女子可不是一般人,人家可是阴阳宗金丹长老断情仙子的亲传弟子,在阴阳宗这次来的所有女弟子之中,以此人的身份地位最高,怎么可能会对你动情?人家看这边,是因为……因为……”

说到这里,那长脸修士也说不下去了,因为那女子果然如陈必旺所说,呆呆的望着这边,双目含情,胸口起伏,确实像是动了感情。难道那女子真的看上了这家伙?不会这么重口味吧?

听对方不是阴阳宗的人,陈必旺胆子大了一些,道:“不是阴阳宗的人你管那么宽干什么?”

“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种给自己脸上贴金的人。”那长脸修士道。

不等青阳答话,陈必旺又指着旁边的一位女弟子道:“你看后面这个女子也在看我,她的长相倒是蛮符合我的,只是年纪稍稍大了一些,眼角已经开始有皱纹了,不行,不行……”

听着陈必旺的胡说八道,青阳不由得往旁边躲了躲,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生怕被这家伙给连累了。人家哪是看上了你了?只不过是因为你穿着打扮太过怪异,好奇的好吧?

早知道这家伙如此不靠谱,就不该跟他一起出来看热闹,幸亏他们两个站的比较靠后,距离阴阳宗那些弟子稍远了一些,若是这些话被阴阳宗的人听到,估计又是一场严重的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