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三百七十六章:赌局

看着一众金丹修士们离开,青阳跟其他人一样,脸上满是艳羡,什么时候自己也能修炼到这种程度,在九州大陆上面一言九鼎?

吕枫作为镇魔殿弟子,眼看着门派老祖吃亏,自己却又帮不上任何忙,心中憋屈至极,也没有了继续在这里看热闹的心思,随便跟青阳打了一声招呼,就失魂落魄的告辞离开了。

在有些人的心中,输可以,但是不能被人看轻,蛮林一咬牙,道:“赌就赌,姓魏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这里有我一件筑基期使用过的上品灵器金刚轮,比你那碧烟石的价值只多不少,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把他赢走。”

上品灵器的价值大致在四千块灵石左右,比起魏浩然的那块碧烟石的价值稍微高一些。虽然蛮林口中说的爽快,但他也很明白,这一次输的可能性占了九成,看来自己的这个金刚轮要保不住了。

见蛮林不负所望,果然拿出了东西做赌注,魏浩然眼睛一眯,笑道:“野蛮子,我最佩服你的就是这一点,倒驴不倒架,这个赌注我接了。也请诸位道友帮忙做个见证,到时候可别输了不认账。”

蛮林与魏浩然之间的争斗,其实就是阴阳宗与镇魔殿之间的纷争,七大仙门表面上一团和气,私底下的竞争是免不了的。青阳以前跟着师父松鹤老道行走江湖的时候,他就听说过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哪怕他们都是修仙者,也免不了俗,这么大一个九州大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仙门,怎么可能会一团和气?

这镇魔殿的蛮林长老挺让人意外的,他的年纪恐怕有好几百岁了吧,竟然还是这么一副火爆的脾气,明知道是李浩然的圈套,还义无反顾的踏进去,这份本真还是挺让人羡慕的。有句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看来修仙也不能泯灭人性啊。

只是那阴阳宗长老魏浩然的做法有些让人不满,不过修仙界实力为尊,也没有绝对的对与错。阴阳宗作为九州大陆第一大派,而李浩然又是第一大派之中的金丹修士,就算是有不满也没用。

阴阳宗作为修仙界第一大派,已经连续好几界乱魔谷试炼的成就都是第一了,镇魔殿在最近的一二百年之中很少有胜过阴阳宗的机会,谁都知道,这么比试的话,镇魔殿的蛮林必输无疑。

不过这就是罗成丘主动递给双方一个梯子,将来谁输谁赢也不会太当真,蛮林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也不好退缩,只能道:“好,这个比试我应下了,就以试炼弟子的结果定输赢。”

眼见蛮林答应了自己的挑战,那魏浩然微微一笑,又说道:“既然是比赛,没有彩头怎么行?我前段时间刚刚得到了一块碧烟石,我原本是想把这块碧烟石祭炼进我的法宝之内的,现在就拿出来当个彩头,不知道蛮道友可有价值差不多的东西赌一把?”

听着魏浩然得意的笑声,蛮林心中在滴血,这次真的是丢了夫人又折兵,只希望镇魔殿的弟子在这次乱魔谷试炼之中能够超常发挥,替自己争口气,哪怕是输,也不要输的太难看。

眼见蛮林和魏浩然已经确定了赌局,一场冲突暂时被压了下来,其他人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一番交谈和叙旧之后,众人之间的气氛好转了一些。随后有人提议找个地方私下交流,其他金丹长老也都有此意,于是十几位金丹长老撇下弟子们就离开了。

“刚才喊打喊杀的是你,非要跟我比试的也是你,怎么现在退缩了?难道你野蛮子也有害怕的时候?还是说你们镇魔殿的人都输不起?”那魏浩然冷笑道。

蛮林明知道魏浩然是在故意激将自己,可他还是忍不住,对方连门派都给带上了,而且周围还有这么多弟子们看着,若是自己再退缩,不光自己的没了面子,连带着镇魔殿也会被人看轻。

眼见两人又被激起了性子,罗成丘连忙道:“一点小事而已,何必大动干戈伤了和气?金丹修士之间决斗,造成的破坏实在太大了,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你们不是想比吗?乱魔谷试炼明天就要开始,你们完全可以以比赛结果定输赢嘛。”

罗成丘的提议顿时就得到了大家的赞成,谁也不想看到,试炼还没有开始,几个门派的长老先大打出手。魏浩然是第一个表示赞成的,道:“罗长老的提议再好不过了,野蛮子,你敢不敢跟我比?”

没想到魏浩然竟然会拿出这么一件东西当赌注,在场的金丹修士都皱了眉,明知道镇魔殿这次必输无疑,这就是大家给你们两人一个台阶,怎么?你还真打算赢人家一些东西?本来只是一件小事,结果你连碧烟石都拿出来了,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其他人虽然看不过眼,但这事毕竟跟自己关系不大,阴阳宗和镇魔殿都是大门派,向着谁说话都不好,大家只能先看看情况再说。

蛮林被魏浩然的无耻气坏了,怒道:“姓魏的,你不要得寸进尺。”

碧烟石也炼制法宝的辅材之一,只要加入一些,就能让金丹修士的法宝具有一定的腐蚀作用,修士被含有碧烟石的法宝击伤之后,不但会腐蚀伤口,还会不断地消耗修士的真元,处理起来极其麻烦。

碧烟石虽不是炼制法宝的主要材料,但是价值却一点都不低,一块碧烟石的价值起码也要数千灵石,哪怕是对于金丹修士来说,数千灵石也是很大一笔财富了,很多人一时半会儿都凑不齐。

那矮胖修士点点头,道:“我就说嘛,咱们都活了几百年了,更高的境界才是唯一的追求,还能有什么看不开的?”

矮胖修士是灵溪谷的金丹长老罗成丘,见他出来和稀泥,那蛮林没好气的道:“你罗老儿倒是豁达,我老蛮一辈子都是这样,有些事就是看不开,谁欺负了我的人,就不要怪我护短。”

听蛮林又提起之前的事,那魏浩然也不甘示弱的说道:“怎么,野蛮子,你还没完没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