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三百六十五章:顿悟

别人都是炼气六层的修为,自己却只有炼气三层的修为,进入乱魔谷能干什么?仙门弟子表面上相安无事,背地里也是充满竞争的,别人炼气六层都弄不到寻魔令,自己一个炼气三层却能弄到,怎能不引起别人嫉妒?说不定就有人暗中对自己下黑手了。

修仙是逆天而行,本就是艰难至极的事情,必须有坚定的信心和百折不回的毅力,认准目标砥砺前行,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和退缩,自己才刚刚修炼到炼气期三层就没有了目标,怎么可能走得远?

正如寂空大师所说,自己这段时间真的是魔障了,因为长期思念师父,不知不觉的竟然有了心魔,见到松鹤老道之后,差点就被心魔趁虚而入,没想到在这最后一刻,被空寂大师给点醒了。

自己既然踏上了这条路,就没有回头的时候,必须一往无前的走下去,想到这里,青阳忽然转过身,大踏步的朝着山下走去。

青阳踏着石阶,一步步的朝着山下走,每走一步,他身上的气势都会增加一分,等数千个石阶走完,青阳身上的气势已经跟之前完全不同,就连整个人的气质,都多了一丝坚定,一丝沉稳。

就在青阳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他顿悟了,想通了很多事情,悟出了很多道理,也坚定了自己的向道之心。心结不再,心境突破,修为从炼气三层突破到炼气四层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此时距离乱魔谷试炼不到半年,青阳原本以为在试炼之前,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突破到炼气中期了,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自己竟然顿悟了。虽然炼气三层和炼气四层只有一个境界之差,但是跨越了炼气初期到炼气中期,其中的实力还是相差很多的。

青阳冲着松鹤老道磕了三个头,站起身,却迟迟不能扭头离开,旁边的空寂大师忽然叹了一口气,道:“你仍然无法释怀吗?”

“是的。”青阳重重的点了点头。

“生老病死是自然之道,悲欢离合人人都要经历,你这个年纪,难道还若是看不开吗?”空寂大师道。

看着青阳的背影,松鹤老道眼睛雾蒙蒙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徒儿离开而伤感,还是因为青阳忽然之间的顿悟而高兴。

过了好久,松鹤老道才回过神来,衣袖在眼睛上随便一抹,然后拍着旁边的空寂大师,大笑道:“哈哈哈哈……空寂老和尚,还是你会说话,这次算道爷我欠你一个人情,回去之后好久任你挑选。”

用现在的眼界说尽头是空的,就如同井中的青蛙再说天只有井口大一般可笑,只有走出了这片天,才有资格说天究竟是大是。

没有走到尽头,谁也不知道自己能走到哪一步,或许自己能走出去,或许自己最终会倒在路上,可就算是最终没有成功,自己也曾努力过,不是吗?难道这个追求的过程就不重要了吗?

青阳越是这样,松鹤老道越是烦躁,到了青阳离开的那一天,只有他和空寂老和尚两人相送,其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盯着青阳双眼道:“以后不许你再回来了,否则我就不认你这个徒弟。”

青阳清楚,师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好,但是看着师父的眼睛,青阳也明白,师父已经下定了决心,自己不可能更改,自己这次离开,恐怕就是生离死别,可能这辈子都再见不到面了。

是啊,为什么?不得温饱之人明知道日子难熬却还坚强的活着,有了财富权势为何还会心有不满?高居庙堂又何必战战兢兢?寄居山水不该是怡然自得吗?因为他们心中还有坚持,还有目标,还有追求。日子难熬却有父母自己要养,有了财富权势又想娇妻美妾,高居庙堂还想更上一层楼,寄居山水也放不下世俗中事。

空寂大师两只眼睛看着青阳,目光中透着睿智,苍老的脸上带着慈祥,缓缓的说道:“人心都是不满足的,何况你所说的空只是你现在看到的空,你没有走到尽头,怎么就知道尽头是空的?”

没有走到尽头,怎么就知道尽头是空的?是啊,我现在看到的只是我头顶的一片天,可若是我走出了这片天,看到的还是一样吗?记得时候跟着师父时,每天浪荡江湖,哪里知道什么修仙?可后来接触到了修仙,才知道这个世界如此神奇,难道修仙就是尽头吗?

青阳昂起头,说道:“这些天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人有生老病死,事有悲欢离合,无论经历了什么,到头来都是一场空。那么我修仙的目的是什么,我费尽心力追求的又是什么?我又得到了什么?修仙修到最后,也不过是比别人寿命长一些,比别人的实力强一些,可仍是脱离不了天道的限制,最终还是要化为一捧黄土。既然结果都是空的,什么也得不到,我又何必要经历这些曲折?”

空寂大师道:“世上的人千千万万,有的人累死累活却不得温饱,有的人财富权势都有了仍心有不满,有的人高居庙战战兢兢,有的人寄居山水郁郁寡欢,可这些人都活的好好地,为什么?”

转眼之间,青阳在青龙寺待了两个月,松鹤老道已经发火了,非要敢青阳走不可。到了这个时候,青阳也知道,自己不走已经不行了,不光师父这里说不过去,清风殿那边也有事情等着自己。

此时距离乱魔谷试炼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从西平府到清风殿,光是赶路就需要两个月,何况回去之后自己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乱魔谷试炼二十年才有一次,若是错过了这次试炼,寻魔令白白浪费不说,这辈子都不一定有下次机会了。

无奈之下,青阳只能选择近期离开青龙山,返回清风殿,之后青阳把自己这些年用万年红的花瓣和花蜜炼制的益寿丹全都交给了松鹤老道,又留下了许多灵酒和嗜酒蜂采集的花粉花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