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三百六十四章:魔障

青阳尝试着跟松鹤老道沟通,醉仙葫空间可以生活,里面还被自己养了一只灵猴,希望松鹤老道能跟自己一起去,自己从此也没了后顾之忧。但是被松鹤老道很坚决的拒绝了,说是自己逍遥自在活了一辈子,跟着青阳一起岂不是失去了自由,就跟坐牢一样。

其实青阳很明白,松鹤老道无拘无束的性子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师父不想拖自己的后退,不愿成为徒儿的累赘。松鹤老道万般不肯,青阳只能放弃了这个打算。

之后青阳就在师父的院里住了下来,没事的时候陪着师父转一转,酒瘾来了就跟师父一起品尝猴儿灵酒,偶尔也会把空寂老和尚找来作陪。空寂老和尚佛法高深,却没有玄竹和尚那么死板,对于青阳拿出来的灵酒并不抗拒,丝毫不在乎这里是佛门净地。

在这段时间里,青阳把血莲藕炖了一锅粥,亲眼看着师父吃下,青阳并没有告诉松鹤老道血莲藕的详情,只说是对老人有延年益寿的功效,不过服用之后,松鹤老道明显感觉自己身体好了很多,身体素质和各方面精力都像是回到了十年前,仙丹妙药也不过如此。

青阳道:“我放心不下师父,从我就与师父相依为命,后来遇到修仙的机会,师父把他让给了我,而他自己却在世俗之中继续生活。我忘不了,也撇不下,我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我可以和师父继续一起生活,一起修炼,在修仙的大道上携手向前。”

空寂大师抬起头,道:“孩子,不能忘记你师父是人之常情,但是你如此执着,拿得起放不下,已经是魔障了。”

松鹤老道也说道:“徒儿,我早就看开了,那长生诀我也抄录了一份,这些年我和空寂、玄竹也曾经尝试着练习,并没有什么效果,可见我是没有这方面资质的。何况你也说过,只有达到了筑基期,才能增加寿命,达不到的终究脱离不了凡人的范畴,你年纪轻轻修了十年还距离那个位置很远,我这个年纪哪还有任何希望?”

结果自然是没有灵根,世俗中人有仙根的极少,他们这群人之中能够出现青阳一个,已经算少有的了。青阳不甘心,又对松鹤老道测了好几次,甚至还拿空寂和尚与玄竹试了试,结果都一样。

师父没有灵根,看来自己所做的一切准备都没用了,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延长师父的寿命,让他在之后的日子里,没病没灾的,活的逍遥快乐一些。

测试完之后,青阳脸色不变的收起了测灵盘,继续跟寂空大师和玄竹和尚叙旧,但是谁都能感觉的出来,青阳是在强颜欢笑。寂空大师和玄竹呆的无趣,只好就此告辞。

不等两人继续说下去,松鹤老道忽然一把抓住青阳,砸吧着嘴道:“乖徒儿,这么大老远的回来,就没有给我带点什么礼物?师父我这些年没有酒喝,嘴巴都快淡出个鸟来了。”

青阳笑道:“刚才我还听你说骗了那人的银子买酒喝呢,日子过得在没有那么逍遥了,怎么会缺了酒喝?”

见徒弟不说正事,松鹤老道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然后拽着青阳边走边道:“少啰嗦,赶快进屋,把你身上的好酒都给我拿出来。”

“不管希望多么渺茫,总要试一下才甘心。”青阳道。

这次青阳带了测灵盘回来,就是为了心中的那点执念,此时也不避讳空寂和尚和玄竹,直接拿出来,帮松鹤老道测了一次。

青阳连忙摆手道:“空寂大师与我师父相交数十年,这些年又一直照顾我师父,也是我的长辈,莫要这样称呼。”

空寂和尚点点头,道:“青阳这次回来只是看看师父吗?”

青阳掩饰住自己的尴尬,道:“是玄竹啊,这些年你变化太大了,我都没有认出来,几年不见,比我还要高一头。”

“嘿嘿,是啊,你变化也很大。”玄竹傻笑道。

如此好酒,又是在师徒十年之后重逢的情况下,两人忍不住就多喝了一些,边喝边聊,一直喝到天黑,松鹤老道才沉沉睡去,就连青阳也难得的醉了一场,歪倒在师父身边躺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玄竹和尚带着一位独臂老僧空寂大师找了过来。空寂老和尚年纪大了,又失了一条手臂,所以这些年早就不管事了,就在距离松鹤老道不远处的一个院潜修,昨天玄竹跟他说了青阳回来的事情,空寂老和尚知道他们师徒重逢,有太多话要说,就没有过来打扰,直到今天早上才和徒弟一起过来探望。

见到青阳,看到青阳身上那股出尘的气质,似乎与当初在密地之中遇到的溪平、溪宁仙师毫无二致,空寂大和尚不由得感慨道:“当初密地之行历历在目,想不到十年之后相见,你也成青阳仙师了。”

三人进入侧门,玄竹和尚把门关上,回去跟自己的师父汇报,松鹤老道则拽着青阳一路来到了青龙山后面一个院之中。

进屋之后,青阳取出几坛最新酿制的猴儿灵酒来,两人一边饮酒,一边述说这些年分开之后各自的经历,松鹤老道只是一个普通人,也只能喝一些最新酿制的灵酒,年份太深的担心会出问题。

青阳疑惑的看着这高大的和尚,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此人究竟是谁,自己认识的和尚总共也没有几个,似乎都跟眼前这铁塔一般的和尚不沾边啊。看这身形倒是跟那个驯兽世家的皮应熊有一拼,莫非是皮应熊的儿子在这里出家做了和尚?

旁边松鹤老道看不下去了,咳了一声,道:“这是空寂老和尚的徒弟玄竹。”

玄竹?青阳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个虎头虎脑的沙弥,却怎么也跟眼前这个铁塔一般的大和尚重合不到一块儿。青阳不明白,当初那个正太一般的和尚,是如何变成这么一个壮汉的,也不知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一点当初的影子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