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三百六十三章:我回来了

松鹤老道越是说的严厉,青阳越明白其中包含的不舍与期望,泣声道:“徒儿没有忘记师父的教诲,更忘不了师父的恩情,修仙修到最后,若是连亲恩都不记得,那与畜生又有什么分别?”

松鹤老道清楚,人都已经回来了,再说这些也没用了,他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回来了,那就好好陪我几天,到时间你该走就走,道爷我在这里住得好睡得好,不需要你惦记。”

松鹤老道扶着青阳站起来,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似乎怎么也看不够,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就是十年,记得当初青阳徒儿离开自己时,个头也就跟自己差不多,如今已经比自己高出了大半头了,也从一个青涩少年成长为了成熟青年。

眼见两人没完没了看着对方,浑然忘记了旁边还有人站着,那高大的和尚忍不住开口道:“青阳师兄,你可还记得我吗?”

青阳垂泪道:“是啊,师父,徒儿忘记不了师父,自从离开师父以后,日夜思念,如今终于找到机会,回来看你来了。”

听了青阳的话,松鹤老道忽然脸色一冷,把青阳轻轻一推,道:“我当初是怎么交代你的?既然踏上了修仙之路,就应该一往无前,忘记一切俗情旧事。我松鹤老道虽然不曾修过仙,却也知道,追求仙道是极艰难的一件事情,必须抛弃一切私心杂念,你如此对旧情念念不忘,在修仙之路又怎能走得远?”

青阳上前道:“老骗子,才十年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

青阳的话让松鹤老道就是一愣,迟疑道:“你是杂毛?”

见师父终于认出自己,青阳忽然感觉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堵在心头,眼睛雾蒙蒙的,有千言万语想要倾诉,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师父,是我啊,青阳徒儿回来看你了。”青阳道。

看着眼前这依稀的面容,听着这似曾相识的声音,松鹤老道再没有任何迟疑,眼前这个青年这就是自己那个去追求仙道,一走就是十年的青阳徒儿,今天他真的回来了。

松鹤老道用颤抖的手摸索着青阳的脸庞,颤声道:“真是我的青阳徒儿,十年不见,你也从少年长成了青年,师父差点没认出你来,我还以为是做梦呢,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

对于这和尚的劝告,老道士却毫不在乎,道:“降什么罪?佛祖要普度众生,天下的苍生那么多,佛祖他老人家每天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管我们这点事?”

那高大的和尚似乎拙于言词,被老道士一句话说的哑口无言,只能退到一边,继续念着阿弥陀佛,请求佛祖宽恕。

打发了那高大的和尚,那年轻人取出自己的赌具,与老道士就在侧门外面的台阶上赌了起来。两人混不顾这里是清净的寺院,一会儿静气凝神倾听骰子在赌局之中运转,一会儿又因为一点分歧争的面红耳赤,知道的清楚这里是寺庙后院,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开了赌场。

原本青阳想要装的淡定一些,不想哭哭啼啼的,徒惹师父伤心,所以在刚才他才故意绷着说话,可是当他来到师父跟前,听到这熟悉的称呼,他再也绷不住了,双腿一软跪倒在了松鹤老道跟前。

自从踏上了修仙之路,青阳已经见惯了生死,看透了世情,心智也比以前坚定了很多,他曾经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轻易落泪,但是今天见到师父,他还是没有忍住,两行热泪止不住流了下来。或许只有面对师父的时候,才会卸下所有的包袱和一切伪装。

松鹤老道不由得摇了摇头,年纪越大,越容易怀念以前的事情了,总是精神恍惚,莫非这是阎王爷要收了自己的前兆?

松鹤老道心中感慨,嘴上却毫不示弱,骂道:“哪来的臭子敢坏道爷好事?”

老道士笑眯眯的看着那年轻人,道:“绝不反悔。”

眼见着两人就要在寺院外面开赌,那高大和尚又不淡定了,连忙说道:“前辈,这里是寺院,你们怎么能在这里聚赌?佛祖会降罪的。”

师父,师父真的还在,十年不见,松鹤老道比以前更显苍老,寿眉见长,白发稀疏,脸上多了很多老人斑,原来挺直的脊背也驼了不少,自己若是晚回来几年,说不定真的没有机会再见到了。

强忍着心中激荡,青阳上前道:“见者有份,老骗子,刚刚你出千的手段可是被我看到了,没有五两银子可封不住我的嘴。”

老道士正要回去,忽然听到青阳的声音,猛然扭过头去,恍惚之中似乎看到自己的徒儿正在朝着自己走来,他顿时就是一愣。不过随即想到,自己那徒儿已经十年杳无音信,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或许是老道士真的赌术高超,没几下,那年轻人就输了个精光,不但把身上的十几两输了个精光,还倒欠老道士好几两银子,最后垂头丧气的下了山,浑然忘了自己是来兴师问罪的。

看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幕,青阳不由得心中感慨,十年过去了,师父坑蒙拐骗的手段一点都没有丢下,出千的水平还是那么高。

看着为难的年轻人,老道士眯着眼睛笑了笑,道:“我看你身上藏有骰子,应该是善赌之人,道爷我正好也有这个爱好,我就吃个亏,咱们两个赌一把,我拿这个玉扳指,你就拿我欠你的十两银子,输了两不相欠,赢了你直接把玉扳指拿走,这条件还算合理吧?”

十两银子与价值五十多两的玉扳指对赌,怎么看都是自己占了大便宜,那年轻人也是好赌之人,对自己的赌术还是有一定自信的,要不也不会随身带着赌具骰子。对面这个老道士,七老八十了,走路都不稳,估计连骰子都捏不住,能有什么赌术?

这是给自己送钱啊,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贪婪,连忙说道:“一言为定,输了可不要反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