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葫 第三百五十七章:理智与贪欲

无论任何的捷径,都不是那么容易走的,如果是万不得已,偶尔用一下可以,若是完全靠捷径提升修为,早晚自取灭亡。何况这种手段太过血腥,为修士所不齿,青阳也不屑于做这种事情。

一番深思熟虑之后,青阳的理智战胜了贪欲,对陶友成所拥有的快速提升修为的血魔功,也从羡慕变成了厌恶,这种害人的东西根本就不该存在于世上,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彻底毁掉。

这时候青阳总算是明白了,陶有成这是要破釜沉舟,与其被青阳这么死死的拖住,不如先把修为提升上去,利用两者之间的修为的巨大差别,快速解决掉青阳,然后再想办法催熟剩下的血莲藕。

而陶友成本人,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整个身体虚浮肿胀,就像是被吹起来的气球一般,胀大了好几圈。或许是因为一次性吸收了太多的血魔蛊,并没有完全被消化掉,这些多余的能量在他的身体之中乱窜,犹如无数的老鼠在体内肆虐。

修士正常突破,都会产生令人难以忍受的疼痛,更何况是这种打破了常规的提升修为的方法?那痛苦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够忍受的。若不是有一颗半熟的血莲子压制,神仙也忍受不了。

陶有成站在那里嘶吼着,哀嚎着,整张脸因为疼痛而变得狰狞而扭曲,他不愧是能做出这种自绝于整个修仙界事情的人,忍耐力也确实惊人,强忍疼痛,手上却丝毫没有迟疑,又抓了来最后一具尸体,看来他是想要一口气直接突破到筑基期啊。

远处的青阳心中骇然,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那具尸体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在慢慢的减弱,全身的精华都在朝着一个地方聚集,不过是几息的时间,那具尸体就收缩成了一具骷髅。

很快,那骷髅的身上飘出来一个透明的虫子,若不是那虫子身上带着一股血腥味以及大量的真气,青阳用神念都发现不了。

见到那透明的虫子,陶友成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一张口就把那透明的虫子吞进了嘴里。随着虫子入肚,陶友成身上的气息竟然开始缓慢的增长,如果说之前他的修为只能算是炼气七层入门的话,这时候至少相当于炼气七层圆满,距离练气八层只有一步之遥。

未成熟的雪莲子虽然效果大减,可总也有一些效果,只要暂时压制住快速体内躁动的真气和元神,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解决这些后患。

就耽搁了这么一会儿功夫,那边的陶友成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连续吸取了五具尸体里面的血魔蛊,把他们的修为都变成了自己的,此时他的修为已经到了炼气九层,几乎达到了炼气期的巅峰。

并不是说有了血莲子就万无一失了,血莲藕虽然神奇,却也不是多么逆天的宝物,对于这种情况只能起个辅助压制的作用,不可能仅仅因为服用了雪莲子,快速提升修为的后患就彻底解决了。

修炼就如同盖房,基础打不牢,无论上面的房子盖的多好,都如同空中楼阁,早晚会出现问题的。就连自己长期服用丹药,五年时间提升了不到三阶,都感觉修炼需要缓一缓,必须出来历练一番,而半年时间就提升四五阶,那是在拿自己的未来在开玩笑。

青阳强压着体内翻滚的气血,看着他们逐渐汇聚到陶友成身边,心头满是疑问,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难道要施展什么秘法不成?

陶友成冲着青阳阴沉沉的一笑,把手中的拨浪鼓跑到了空中,用真气控制着,继续快速的摇动,他的两只手则直接抵在了其中一具尸体的后背上。也不知道陶友成都做了些什么,那具尸体就像是积雪遇到了太阳一般,开始急剧的收缩。

虽然血魔教留下的功法比较血腥,但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的,不说别的,光是这快速提升修为的手段就让人艳羡。若是自己也能掌握这样的手段,什么筑基期、金丹期还会远吗?

而且在旁边的血池之中,就有一株即将成熟的血莲藕,连后顾之忧都没有了,自己要不要冒险?要不要动手把这些东西都抢到手,从此隐姓埋名利用血魔功暗中修炼?要是那样的话,用不了多久,自己的修为就能突飞猛进,从此站上九州大陆整个修仙界的巅峰。

不过很快,青阳就冷静了下来,这世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有利必有弊,先不说自己做了这些事情之后会跟整个修仙界决裂,从此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能不能逃过众多仙门的追杀,光是快速提升修为的后遗症就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

陶有成并没有罢手,把那具没用了的骷髅随手丢到一边,又抓起了旁边的另外一具尸体,双手抵在后背,继续前面的动作。被血魔蛊操控的尸体没有任何反抗,仿佛陶友成收取他们的修为天经地义一般。

看着眼前异莫测的变化,亲眼看着陶有成提升修为,青阳心中早已掀起了滔天巨浪,莫非这就是他短短半年时间就把修为从炼气三层提升到炼气七层所用的手段?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功法?

眼看着青阳越战越勇,对面那三具被血魔蛊控制的尸体损伤的部位越来越多,马上就要失去战斗力,而自己却被一群该死的蜜蜂死死拖住,即将步入失败的深渊,陶有成终于下定了决心,准备来个破釜沉舟。

只见他身体往旁边一闪,跳进血池之中,随手抓起一枚还未成熟的雪莲子扔进嘴里嚼了嚼,然后取出了那个巧的拨浪鼓,举到空中快速的摇动起来。咚咚咚的鼓声急促而诡异,在石殿之中荡起阵阵回音,也震得青阳心头怦怦直跳,气血翻滚不能自已。

随着急促的鼓声,青阳对面的三具被血魔蛊控制的尸体忽然停止了进攻,然后毫不犹豫的舍弃了青阳,朝着陶友成的方向而去。就连地上那三具已经被重创的尸体,也强撑着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