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江湖当大侠 第二百八十九章 杨山会盟

“你们听说了么,最近江湖上可有一件大事发生了!”酒楼饭馆之中,向来都是小道消息满天飞,随着小酒馆中一道声音响起,顿时激起了一片熊熊八卦之心,所有人都忍不住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了起来。虽然大多数人对于那些打打杀杀的江湖都是敬而远之,但对其各种八卦,小道消息却是乐此不疲,这也算是枯燥乏味的生活中少有的调剂品了。“这江湖上又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那个飞仙剑沈康又挑了哪个寨子?还是说,那夜郎盗又在襄州作案了?”“都不是,不过这件事情也确实与那飞仙剑沈康有关!”见轻而易举的挑起众人的兴趣,说话这人小扣的抿了一口酒,却不再开口。让周围那些人急得,恨不得赶紧拔开他的嘴。“小二,来,给这位爷上两坛好酒,算在我的账上!”“好嘞,这位爷您稍等,酒马上就来!”“嗯?”耳边传来的话,让这人脸上荡漾起了笑容,他享受这种不劳而获的方式,更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中心一样。“快说啊,江湖上又发生啥大事了?”“得嘞!既然大家如此盛情,我就不妨告诉大家。前段时间大家应该都知道飞仙剑沈康在方州,四处剿灭那些罪大恶极的山匪盗寇的事情吧,为此很多方州的山匪盗寇为了活命都不得不南下襄州!”“可诸位有所不知的是,前段时间名剑山庄给沈康下了请帖,邀请他去名剑山庄观礼。结果你们猜怎么着,这个沈康从方州赶往名剑山庄,一路却是赶路剿匪两不误!”“这一路上的山匪盗寇是人仰马翻,这下这绿林好汉们终于忍无可忍!所以大批襄州和方州的绿林高手集结于杨山歃血为盟,誓要与沈康斗争到底,他们甚至还扬言要诛杀飞仙剑!”“啥玩意,我们没听错吧,诛杀飞仙剑沈康,他们不要命了么?”得知了这个消息,整个酒馆先是一静,可随后就瞬间沸腾了起来。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完全不知道这些绿林好汉们是什么样的脑回路,才让他们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之前方州逃出来的这些人就让那飞仙剑吓得跟孙子似的,沈康在方州纵横的时候离他们还有八百里远呢,这些人就自己打包从方州逃到了襄州。按说这个时候,起码这些从方州逃来的应该能低调就低调,能多没存在感就多没存在感,最好是让沈康彻底的忘记他们。可现在这些人却如此高调,这时候可不是刷脸刷声望的时候,刷着刷着可能命就没了。那一群兔子聚集的再多,能跟狮子掰手腕么?那不是给人送菜么!而且传闻这个飞仙剑沈康豹头环眼,那是虎背熊腰魁梧彪悍,一口气甚至能吃三头牛。一拳下去,连一个小山头都能打穿。光是想想,就感觉可怕了!这些绿林好汉虽然打家劫舍业务熟练,但那主要是针对平头老百姓,那自然是无往不利。可要是对上这种跟非人的存在,是不是有点不自量力了!看周围人的反应,一旁的沈康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看起来自己的名头都传到这里了。殊不知,自己在他们眼中的形象,已经是一个长相彪悍,体型壮硕的青年壮汉。当然若是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沈康肯定会站起来大声反驳。自己即便算不上是品貌超凡绝伦,但至少也是相貌堂堂风度翩翩吧,啥时候虎背熊腰,啥时候一顿饭能吃三头牛了!不过倒是没想到董长青的效率还挺高,这才三天就已经有所动作了!既然如此,那这些酒囊饭袋,那他就不客气的先收下了,就当先吃点开胃小菜!“小二,结账!”将一小块银子扔在桌子上,沈康随后随口问道“对了,小二,你可知去杨山怎么走?”“杨山?客官,你去杨山干什么。刚刚那位客官不是说了么,杨山那里许多绿林高手在聚集,那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若无必要的话,客官还是不要去的好!”“没关系,这一次很有必要,因为我就是去杀人的!”“杀,杀人?”“是啊,这些人都聚集在一起想要对付我了,这来而不往非礼也嘛,我总的有所表示才行!”“聚集在一起对付你?他们不是要对付那什么飞仙剑么。等等,你,你不会是.......我擦,这跟传说中的也不一样啊!”另一边,杨山上已经聚集了上千绿林高手,这些人都是各家派来的精锐。虽仅有千人,却是让任何人都不敢忽视的存在。“大哥,我们真的要跟沈康死磕?”杨山上其中一个营地中,传来了一阵心虚的声音,透过营帐上的影子可以看到屋里面似乎就只有两个人。“那能怎么办,对付沈康是个死,不出手落在血衣教手里也是生不如死。左右都是这样的下场,还不如搏一把!万一要是计划成功了,你我兄弟都能得到血衣教的秘法,到时候,我们兄弟就能再进一步,这江湖还不是任我们兄弟驰骋!”“可是大哥,那可是飞仙剑,我心里还是怕!”“怕个球!他沈康难道还有三头六臂不成?”拍着自家兄弟的肩膀,首领模样的人一脸的满不在乎,好似真的鼓起勇气与沈康一战。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嘴上虽然满不在意,可是心里也在纠结着呢。“你怕?我特么就不怕么?我现在腿也在抖着呢!”“唉!”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这人眼神中透出了一抹悲伤。本来他们在方州悠哉悠哉,没事呢就去山下逛一圈劫个财,顺道看看能不能劫个色,那小日子过的是相当的舒服快活。结果快活日子没过多久,就遇上了沈康这样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没事就围着整个方州行侠仗义。弄的他们这些绿林好汉,差点没在方州绝了迹。三个月,短短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大大小小的光知道的同行就没了数百个,直接将他们吓得都不敢待了。再待下去,裤衩都不剩了!结果呢,好不容易躲到了襄州,又听闻名剑山庄向沈康下了邀请的请帖。而沈康去名剑山庄正好路过襄州,这位一路上没有游山玩水,而是压根就没闲着,从方州到襄州又是一阵疯狂操作。结果不仅襄州同行遭了灾,他们这些好不容易从方州逃过来的,屁股下面都还没坐热呢,这位又杀来了。当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就差当场哭出来,还让不让人过了!他们甚至怀疑沈康是不是有啥特殊癖好,方州那边的羊毛薅了一遍,然后就再去别的州薅一遍。他们这些人就算是逃的话,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去?谁知道沈康下一次会去哪?宛州?玉州?这年头,真是干点啥都不容易啊,原本干他们这行的出门打家劫舍原本就是高风险,现在直接成了九死一生,日子没发过了!而恰恰这时候,血衣教的人找上了门,让他们做诱饵引诱沈康上门。事成之后,他们会得到血衣教的一种秘法,帮他们突破现在的境界。愿意配合的话,那自然是自己人,大家你好我好大家好。可要是不愿意配合的话,反正他们是不可能让计划泄漏的,什么意思大家都懂的!结果,他们就半推半就犀利糊涂的就上了血衣教的贼船,要合力对付沈康。那可是沈康啊,这段时间,他听到这个名字腿都软了。“唉,命苦啊,这又怪的了谁!”“让兄弟们加强警戒,一旦沈康出现就立刻发信号,听到没有!”“是,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