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万相由心生

余寒一行六人,在告别了电母之后,也直接迈步进入到了那道光门当中。

神魔路,每个人心中的路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们已经做好了彼此分开的准备。

在这个过程中,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时不我待,外面的世界已经形成了一个特殊到难以化解的局面,如果他们不尽快的成长起来,等到三年以后,先生无法封印那条路。

到时候神界将会是将整个大罗天域灭亡的最重要一环,他们的危险远远超过魔界。

所以他们都知道形势的紧迫,彼此之间只是有轻微的眼神交流,便已经明白了一切。

然后直接迈步走入了进去。

电母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儿子自从苏醒以来,她便在神界借助天眼,暗暗观察着他的成长。

原本以为,母子相见,还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

谁也没有想到,抢亲的那一战,会让战斗升华到她这样的主神都无法掌控的局面。

从而逼迫她自己和余荒,明知道时机还未成熟的情况下,不得不反水而出,站在了同一个战线上,从而促使这件事情也因此提前。

不过这带来的后果就是,儿子失去了成长的时间,只能选择这条相对危险的道路。

尤其是他们的修为,一般都是修炼到圣级巅峰境界,方才进入到神魔路的,像是余寒几人这样的修为级别,危险性将会更高。

不过除了这条路,他们也没有其它的办法,而且这是余荒和先生他们共同的想法。

“孩子,你们一定要平安归来!”电母轻轻叹了口气,不再停留,身形一闪,朝向远处飞驰而去。

余寒等人踏入到了神魔路中,恐怖的气息一瞬间迎面而来。

他们第一时间查看了周围的人,尝试着有一份幸运,彼此之间能够有幸站在一起。

然而他们每个人的大道都是不同的,所以这份幸运并未随之而来。

余寒轻轻叹了口气,据说,神魔路上,大道三千,又有诸多小路,然而回归本心,最终的路方才越来越少。

等你渡过了一道又一道的难关,越是朝向前方行走,诸多大道之间的融合便就越来越多,他们相遇的几率也就越来越大。

这也是之前母亲对他们千叮咛万嘱咐原因。

余寒心里十分清楚,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神界不会善罢甘休,即便有先生堵住了神界通往大罗天域的路,他们依旧不会安全。

自己一方尚且都知道这神魔路的重要性,更不用说是对方,神界明知道神魔路拥是一条逆天大道,如果自己等人进入其中,倘若出来,必定会再次如同师父轩辕不悔一般,掀翻神界,所以绝对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回想之前的一切,余寒心里已经渐渐清楚,为何当初自己渡过天劫雷罚的时候,天道会直接降临下来可怕的毁灭之力,看来那个时候,自己便已经被大道盯上。

如果不是母亲运用大手段遮蔽了天机,恐怕自己早已经灰飞烟灭,哪里还会有今日?

一念至此,他目光微微闪烁,体内渐渐浮现出一丝淡淡的余辉。

那是诛天大道所释放出来的气息,放眼四周,到处都是一道道丝线,看似清晰,却又虚幻的丝线,甚至遮住了他前方的路,无法继续前行下去。

体内一丝剑气激荡而出,朝向那些丝线切了出去,发现这些丝线好像虚幻一般,剑气所过之处,直接从丝线中穿过,然而剑气所过的地方,丝线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害。

他眉头微微一皱,这种情况不容易看到,都说神魔路上所见到的一切,都是自己内心的想法,但是这些丝线,到底代表着什么呢?

他必定不会相信,这些丝线都是障眼法一般的虚幻,尽管剑气传递过来的确如此。

所以直接撕下了一块衣襟,灌注了真气朝向前方抛出。

赫然发现,那些丝线直接被红色的丝线切割成了碎片粉末,彻底不见了踪迹。

余寒双目微微眯起,果然,这些丝线都是存在着巨大的杀机。

他深吸一口气,这丝线十分玄奇,无坚不摧的剑气,竟然无法伤害其分毫。

它分明十分的坚韧,但在剑气面前,却又如同空明般的存在,着实让人难以捉摸。

“实物如同衣衫之类,尚可被这些丝线攻击,我若前去,必定会于那一角衣衫同样的结果!”他眼睛里闪过一丝莫名的狐疑。

这才刚刚进入其中,便如今困难,怪不得先生说三年让自己等人出来的时候,眼睛里其实是带着几分没有底气的。

如果过了这关,继续朝向前方行进,说不定后面的路会越发难走。

想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如今他身上已经没有了道纹和道图作为探查的根据。

所以等同于失去了一个手段。

但是好在,他还带了镇道印,这尊专门克制阵法的气息。

余寒隐约能够感觉到,这些丝线,与大道纹理有着相同的轨迹。

所以这些丝线所代表的,很有可能是被自己所舍弃的阵道感悟。

但他也有一些犹豫,镇道印是他保命的手段,当初破开魔界壁障用的就是这尊神印。

如果他们失败退出这里。

或者进入魔界当中,日后必定会用到。

倘若就在这里损坏,那么就等于失去了这条退路。

所以他心中不免有些犹豫不决,不敢直接祭出镇道印去试探。

那些丝线仿佛静止了一般,就停留在那里,没有分毫的波动,看起来十分安静。

然而,就在余寒犹豫不决之际,异变却陡然生出。

原本静止不动的丝线,却好像忽然活过来了一般。

竟然朝向他缓缓移动了过来。

余寒的眉头瞬间皱起。

但是这么些年,死在里面的人不计其数,这是风险与机遇并存的一条道路,而且古往今来,能够活下来的不足三成而已,这就是神魔路的残酷。

据活着的人说,神魔路考验的是天才弟子和自身对自己所修行大道的理解,那些道心不坚定的人,基本上没有任何幸免,全部都是消亡一途。

当时先生也大急,书院后院几乎倾巢出动,想要救出轩辕不悔。

只不过轩辕不悔即将出现的地点太多,先生也无法顾及过来,所以只能干着急。

谁知道轩辕不悔从神魔路走出来之后,实力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可以说是平步青云也说不定。

也就是这一剑,成就了他不败的传奇,至此一路扶摇直上,杀得神界都不敢应其锋芒。

这些都只是传说,然而这些传说,便足以让人害怕到心惊胆战。

神魔路上,从此成为那些年轻一辈高手用来一步登天的最重要手段。

这是一条残酷的道路,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形成的,更加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是天地应运而生,还是这个世界自动衍生出来的大道痕迹。

传说从天地初开的时候,它就在这里,只不过一直都没有人敢进入其中,甚至没有人发现到它的存在。

直到后来,神界最强大的轮回神王来到魔界,找到了它,然后从里面走了一遭。

那些原本等待在那里的大家族信誓旦旦的要将其狙杀,却被他一剑灭族。

这件事情就像是野火烧过的平原,瞬间传递到了每一个角落当中,轩辕不悔灭了那个大家族的势力,也的确仅仅只是用了一剑而已。

而且他之所以走进这条道路,是因为遭到了仇家的追杀,那个时候,他的仇家当真是不少,还未真正的成长为绝世强者。

进入神魔路后,也有诸多高手一起追杀了进去,更是有无数势力守在了神魔路外面的诸多地方,守株待兔,目的就是为了将他彻底抹杀。

这就是它的神奇之处,而且神魔路的传说太过强大,这个世界的至强者,无论先生、轩辕不悔、余荒还是其他诸多顶尖高手,全部都从神魔路上走过。

这里就像是一个作弊器一般的存在,从这里走出去的人,有的可以一步登天,当然,也有人一无所得,甚至丢掉了性命。

所以他进入了轮回路,而且出来之后,性情大变,从原来的大道守护者至强神王,变成了一个过街老鼠般的存在,更是被大道倾尽全力抹杀。

这也是轮回神王的最终结局,不过终究还是没人知道轮回神王在里面到底看到了什么,才会让他骇然离开了神界,走上了与第一个逆天的 道路。

轩辕不悔是第二个,只不过他走过这条道路的时候,很平静。

谁也不知道,轮回神王到底在里面经历了什么,因为那个时候,谁都不知道有神魔路的时候,神界便流传过一个规矩,神界中人,不得进入神魔路,否则将会灰飞烟灭。

然而轮回神王太强大了,强大到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的地步。

神魔路,不是一条路,或者可以说是一方世界,一个没有固定存在的道路。

万相由心生。

神魔路上,你的心是什么样子,看到的东西就是什么样子,承受的也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