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雄霸海外 第1673节 小子肖洛霍夫的遭遇(二)

肖洛霍夫看到前路一些哥萨克在发呆,不禁大奇,跑过去一看,倒抽了一口凉气。此路不通!那些异教徒重兵集结,据河而守,哥萨克们无法过河。他眼珠四转,想看看能否绕路而过,左看看,右瞧瞧,心凉如前面小河的水。这里的地形说是峡谷,又小了点,说是河谷,又大了点,一条宽敞、深深的大河谷把两边分开,中间的小河倒不是很深很宽,骑马可过。而河谷两边,都是高大的峭壁,高有十几米以上,人且不算,马匹就别指望爬得上去了。就算人爬上去,没有马匹,根本不能在这莽莽原野上生存。西伯利亚面积广大,荒无人烟,华人才新入手,基建狂魔的威力要等日后,去远处是走水路,没在这里开发出什么路。即使离开此路,也是无路可走,道路的两旁是岩石、沼泽和密林,真要过去,是要用砍刀开路,一千人一天能走二三十里都不错了。事已至此,大家都在踌躇中。到来的哥萨克越来越多,已近千人,眼看着对面的明军比自己人多,拥有大量的军火,他们居然还不断地往河岸边往拦马枪,显然是刚做的,而且还在不断地做着!需要不需要这么如临大敌啊?!后面的枪声突然停了!所有的哥萨克们心头大震,面面相觑。一个老哥萨克打马上到高处道:“异教徒很快就要打来了,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死……”肖洛霍夫听到有人低声道:“我们投降吧!”立即有人驳他道:“异教徒不收俘虏,倒在地上的人都被他们戮死!”再有人说道:“他们是异教徒,投降他们的话,我们将来会下地狱的!”听得肖洛霍夫心乱如麻,害怕得不得了。他还年轻,他不想死,可是打过去根本不可能,那些异教徒精擅作战,已军根本不是对手。突然间他非常、非常憎恶沙皇,恨他们为什么驱使哥萨克前来送死!那些异教徒如此强大的军队,可叹哥萨克们还以为自己是神,结果长途跋涉,又饿又累,到达地头,发现对手是神,而自己是人而已!肖洛霍夫虽然不是很懂,但也看到先前的进攻,已军占不到什么便宜,哥萨克们攻到人家阵前的次数是少之又少。早知道是这样的对手,就不应该来!肖洛霍夫很糊涂,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搞成这个鬼样子。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在幸存的人群中找来找去,没找到一个熟人!可能看走眼,但熟人不多或者无多是事实。年轻小子大眼眶一红,差点想哭出来!那个老哥萨克在絮絮叨叨地讲话,说为了正教,为了沙皇……听到这里,大家咒骂起来,骂都是沙皇和那些长官们把大伙儿带到这个鬼地方,早知道这些异教徒这么生猛,谁还来啊!也有人说上帝都打不过这些异教徒的神,所以将来我们必定下地狱。见势不妙,老哥萨克慨然道:“兄弟们跟我冲!”大家骚动起来,看他带头冲锋,高呼道:“让我们回家!”这是人话,哥萨克们纷纷跟随他,向着河对岸冲去!肖洛霍夫也打马向前,但跑得慢吞吞的,好几个人从他身边冲过去,都留给他一路BS的目光。这么年轻,如此贪生怕死的,不是个好崽子。他觉得脸上火辣辣地发烫,如果他的行动传回家乡,那会让家人蒙羞的!可是他真的怕死,尤其是看到冲过去的哥萨克们都被打死了,他的马步更慢了。哥萨克们自不量力,鼓起勇气冲杀下到河边,明军没开枪,即使是进入了线膛枪的射程里也没。但等哥萨克们的马匹到达河中时,火枪齐射。水中根本没有迅速可言,一个个人都是活靶子,一轮齐射,就把水中的哥萨克们全部清空。由于居于河岸边,军队呈阶梯状布置,不受前面的人的影响,火力能够尽情发挥,河里的哥萨克们无人能逃。当第二批的哥萨克们下水,到达中游时,火枪再响,全部仆水里,河水为之而红。第三批亦是如此,损失了三百人,之后,哥萨克们再也不肯下水了。没有了带头人,先前的那个老哥萨克已经睡在水里了。河水带着人马尸体,一直流淌而下,很快地,河中变得干干净净,远处有一些河滩还留有人马尸体,表明刚才有战斗。后面金鼓大震,马蹄动地,明军骑兵主力杀过来了!肖洛霍夫下意识地向河岸边转移,其他哥萨克也是如此,大家挤成一团,都谦虚地将迎敌的机会留给别人。没办法,打是打不过的,那就让别人先上呗。不想他们光挤在河边不过河,这让对岸的明军主将白文选很不爽,下令军队发炮,线膛枪开火!八门6磅炮推上前,对着对岸的人群发射实心弹,全部打个正着,打得非常惨烈!炮弹刚性碰撞人群,打烂头颅如砸碎西瓜瓣,什么红的白的统统出来。线膛枪开火,尖弹打在人身上,即跪,大马也好不了多少,于是惨叫马嘶,河岸边大乱,一窝蜂地离开河岸,正好遇到了明军主力的到来,那边也是火枪轰响,可怜哥萨克们大败之后,心志已被夺走,岂能再战。路上的明军到达之后,下马列阵,沿路推进,不断地开枪。如今已占绝对优势,没必要与敌拼马刀,以避免损失。明军骑兵下马变成火枪手,如墙而入,哥萨克们不堪一击,夺路就逃,也有的哥萨克不忿向前冲杀,乱枪之下,一概射倒。而河对岸的明军也不断地开枪打炮,这下哥萨克们成为了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他们死伤累累,慌不择路下,有的冲到了水里,结果尽被射杀,也有的向路上明军火枪阵冲锋,倒在了地上。一路死伤,很快地,明军火枪阵见到了对岸的明军骑兵战友,即将与他们会合,当中只隔了微不足道的百余名哥萨克。突地,明军火枪阵不再前进,一个拿着土喇叭的明军上前叫嚷道:“不想死的人,丢掉身上武器,脱-光身上衣服,举高双手,走过来!我们不杀你们!”他用俄语连说了三遍,没人响应。众哥萨克十分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时,一个年轻的哥萨克举高双手走出来,边走把按明军说的办,把自己彻底光光后,向着明军走过来。他就是肖洛霍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