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雄霸海外 第824节 疯狂的菜鸟

蒙古人一路溃不成军,他们的后面充满了接连不断地惊天动地的马蹄声,以及疯狂地从后面滚来的粗野的非人的吼声:“啊……啊……”还有那些难听的、哑嗓子的、喘吁吁的鞑靼人的恶骂,引发了蒙古人最大的恐惧。到处听到一片的惨叫声和重砍的声音,鞑靼人象风暴般吹袭而来,他们甚至连弓箭都不屑用上,光用刀去砍死那些卑劣的蒙古人!杀得人头滚滚、残肢断臂掉落一路。直杀回盛京城边,甚至波及了其余的蒙古骑兵。在北边巡逻的一支蒙古骑兵,人员慓悍,装备精良,马匹健壮,是那么地膘肥体壮,且人数众多,有两千之众……听到喧哗声,他们过去看个究竟。他们吃惊地看到自己的部队被鞑靼人追打,狼狈而逃,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而他们的首领腾机思,曾经光鲜无比的大首领,策马狂逃,马尾巴都跑得直成一条线,这是马速高的表现,可惜是在逃跑,跑在其他人的前面。连他都逃跑了,貌似鞑靼人很厉害的样子呵!“敌人来了!快逃啊!”逃跑的蒙古人经过了新蒙古骑兵的声音,招呼道。“不逃就没命了,他们太厉害了,我们打不过啊!”那些蒙古人好心地道。于是,新加入蒙古骑兵骑兵也稀里糊涂地跟着跑起来,立即陷入了被鞑靼人追斩的行列中。先前奔逃的蒙古人心里:“哈哈,敌人有更多的目标,我们安全了!”那些鞑靼人一看,啊哈,又多了这么多人来杀,爽!杀死他们,杀光他们!一路追逐亡北,所向披麾。腾机思简直气疯了!他见到那支部队这么多人,原本他想凭借这支部队翻盘的,没想他们连战都没战一下,就那么地败下阵去,甚至比他还逃得快!接着他看到了那支千余人的明军骑兵部队。……李成栋看到前方的败军和追杀他们的敌军,不由得脸上一阵痉挛。人多势众的蒙古人败了!敌人是不可一世的鞑靼人,百胜雄师,他们打败了前明军、蒙古人、大顺军、大西军。而李成栋的部下,虽然都是精壮的小伙子,但属于半途出家的骑兵,不是与鞑靼人打惯仗的关宁铁骑。李成栋属于高杰部,是高杰部下的骑兵部队,他们来自黄河与长江之间的省份,许多士兵入伍前没接触过马匹而成为骑兵。领袖颜常武治军理政理念不同于大行皇帝崇祯,颜常武讲究平衡,不会给哪一方势力一边独大,例如海军,他是闽南人,固然闽南海军将领深受青睐,但他也提拔闽南之外闽省地方、两广、浙江的海军军官,即使是在前明期间,他也派人到两广、浙江招募海军官兵。执政大陆政权后,海军军校招募的官兵即时往北延伸,降低闽系官兵的比例。同样地,骑兵部队以前关宁铁骑为首,但也建设其他的骑兵部队,李成栋的骑兵是其中之一。半途出家,他们的水平比不上明营的祖大寿的骑兵,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双方互不服气,李成栋的骑兵官兵讥笑关宁铁骑一路撤退,战略转兵到海里去,而关宁铁骑系的骑兵则反唇相讥说你们怼上鞑靼人就知道厉害,是驴是马蹓出来看看。现在,就可以见分晓了!当然,已军人少,对方势大,真要是逃跑,也能够说得过去……一个军官问李成栋道:“我们是否用火枪列阵呢?”这是稳妥的方法,说起来,明军骑兵很大程度上已经是火枪骑兵了,迎敌时既可以用火枪也可以用马刀,一般地,对付强大的骑兵时,用火枪枪阵不失一种好方法。“不!”李成栋嘴里迸出一个字。“铮!”他栋抽刀在手,高高举起。他的位置是在高处,明军骑兵们的目光注视着他,听他喊道:“有我无敌!”“有我无敌!”所有的骑兵一起吼叫道。“为领袖而战!”李成栋道。“为领袖而战!”官兵们跟着喊。“大明万胜!”李成栋道。“大明万胜!”官兵们高呼道。“冲!”李成栋用刀背拍打着战马,迎着鞑靼人大队骑兵率先冲锋。叫完三句口号,仿佛有神奇的力量注入了身体里,明军骑兵,策骑向前突击!腾机思震惊地看到了明军骑兵们紧紧跟着自己的主将,暴风骤雨一般地侧方位朝鞑靼人扑去。以他老练的眼力望过去,那些明人,只是菜鸟啊,马技连蒙古人都不如,却义无反顾地冲向了打败了蒙古人的鞑靼人。同样地,鞑靼人看到冲来的明军骑兵,也轻视他们,甚至不屑于用弓箭对付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遭遇到惨重的打击,菜鸟们盲拳打死老师傅!数息之间,两股骑兵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喊杀声徒地高亢起来,兵刃和肉体的撞击声响声一片,霎时血肉横飞!两军交错间不断有人摔落马下,残肢断臂高高抛起,壮硕的马蹄起落践踏,粘连着颈腔的头颅如皮球一般被胡乱的踢来踢去,不时有发了疯的骑兵策动着战马撞击敌人,猝不及防的人和马瞬间被撞得血肉模糊,远远抛飞,随即被践踏得尸骨无存。甫一接触,两军还未及错身,方圆数里内的草地就几乎被染成了红色,战况惨烈到了极至。明军的菜鸟们迎上敌人,锋利无比的快刀砍下!他们的马刀质量非常好,经过后方军工厂精心的打造,皆可吹刀立断,同时他们的刀速快,勤能补拙,他们每天挥刀千次以上!遇敌时快刀砍出,我砍砍砍!初时鞑靼人对明军骑兵的轻视让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由于明军骑兵冲锋带了巨大的动能,鞑靼人没有及时的反冲锋,导致当两刀接触时明军的力道让鞑靼人大吃一惊,接着马刀砍在了鞑靼人的身上,让他们惨叫着成片倒下!而没有速度加持的鞑靼人马刀好些都砍不开明军的护甲。当两边骑兵持刀互斫时,明军骑兵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熟练地上下左右加上拦腰一斩!在他们学习使用马刀时,教官教导过他们:“不要试图与鞑靼人对砍,而应该他砍他的,你砍你的!”“他们用刀的水平高,你们跟不上他们的节奏,要是与他们玩刀技,你砍一下他砍一下,火星四溅,花哨好看,但你们肯定死得比他们快!”教官如是说。“因此,只有一刀换一刀,一命换一命,希望他们没有砍中你们的要害,而你们的医生能够把你们救回来,祝你们好运!”教官指导方法道。“吓,这不是玩命吗?”骑兵兄弟们目瞪口呆教官道:“对,当骑兵就是玩命,要不就不当骑兵!”所有的明军骑兵对战时,望都不望对方的刀一眼,而是挥刀直取鞑靼人的要害。一时间鞑靼人被明军骑兵来了个结实,竟不得不采取守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