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 第 1119章再见安琪

只是他们找错了对象,张陆懂得活血抗毒,可以说是千杯不醉,道尔这些人压根就是在找醉。

最后拼酒的结果,俄方全部惨败,醉得不省人事,就是狼獾助理教官,也都张陆收拾了。

散场之后,张陆自然住在之前的房间,而女兵们集中在一个宿舍。

唐心怡一回到宿舍,先是鼓了下掌,道:“都精神点,我有事要跟大家宣布。”

“什么破事啊,还搞得这名大张旗鼓。”沈兰妮吐槽道。

唐心怡开怀一笑,脸上流露出一抹得意,道:“你们恭喜我吧,我速度突破了,不再拖火凤凰的后退!”

谭晓琳吃惊,道:“这么快就突破了,你是怎么突破的?”

唐心怡没有突破的原因,谭晓琳大致也能猜到,那就是因为唐心怡没有在现场,没有经历死亡的危机刺激,所以

突破不了身体的桎梏,将潜能彻底的释放。

唐心怡如果想要突破,平时训练没用,只有下次执行任务,遇到危机的时候,才能触发。

可是转头,唐心怡就说自己突破了,谭晓琳也是疑惑不解。

唐心怡解释道:“菜鸟让我戴上秃鹰的翅膀在天空飞行,这太变态了,我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住,150的时速,鼻血立即就飙射出来,吓得我马上关闭引擎。”

“最后从天空斜飞而下,菜鸟让我跑起来,否则就要完蛋,我这不拼命的跑,结果速度嗖的一下,就上去了。”

女兵们听到哈哈大笑,不过笑了一下之后,齐齐愣住了,这真能飞啊,那菜鸟不是更强了。

这回可是妥妥的海陆空全天候作战了!

一夜过去。

第二天,飞机送他们到了阿根廷的国际机场。

道尔和卡卡等人在分别的时候,向张陆和女兵们敬礼,跟着道尔和卡卡来了一个男人之间的拥抱。

“按照这样的局势发展,世界红盾大赛,我们还会见面!到时候,可能全世界的特种兵都会来。”

道尔严肃道:“我希望还能见到你,还有你们!”

人狼和秃鹰的出现,这是颠覆世界格局的存在,各大国人人自危。

反英雄联盟也正是暴露在各大国家的眼前,以前只是暗地行动的米国,这一次也都站了出来,跟世界各国签订合作协议。

虽然有地对空跟踪导弹,但那是针对导弹,如果是跟秃鹰一样的鸟人,他们神出鬼没,轰炸偷袭重要的地方,比如说核电站、大型化工厂之类危险地方,那就是一场大灾难。

各大国心里都是程亮,其他国家改变了世界秩序,这个世界的规则,还是由他们几大国敲定。

但是新出来的势力,企图改变世界格局,威胁到了各大国的安全,自然他们就要联手,先干掉共同敌人再说。

这个世界什么最重要,当然就是信息,信息互通共享,一致对外。

卡卡和道尔他们的航班要早一点,跟众人道别之后,登机离开。

叶寸心心里不爽,咬牙道:“这一趟我们让小王走了,扑克王牌无法一网打尽,太可惜了,否则这一趟绝对是完美之旅。”

谭晓琳一笑,安慰道:“我们突破了,山不转水转,以后还会遇上的。”

广播发出了提示,飞往华夏魔都的飞机可以登机。

众人走向了登机口。

这时,一辆加长型林肯开入了vip登机通道,在登机口一旁停下。

四个长发女郎,一个个美艳妖冶,高挑的身材,就像模特一样,款款从车里走出。

四个美艳女郎的出现,立即吸引了在场男士的目光,很多人都看直了眼睛,吞咽着唾液。

真是美艳的尤物,那身材,那脸蛋,每一个男人都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一名美艳女郎打开了车门,跟着,一只穿着水晶高跟鞋的脚迈出了出来。

一席红裙的女郎走出了汽车。

红裙似火,穿在女郎的身上,就像男人心头跳动的那团火。

一道道炙热的目光落在了红裙女郎之上,但是对方的美艳,却让无数的那女人自惭形秽。

那是一种只能远观,而注定无法拥有的极品女人。

红裙女郎,百媚一笑,对着张陆招手!

唐心怡立刻认出来,脱口而出道:‘这是安琪,外号毒寡妇!’

唐心怡开心一笑,拉着张陆一起回去。

聚会还在继续,张陆返回,道尔一群人发狠了,要跟张陆拼酒。

顿时,安然哭笑不得,一直都怕伤了叶寸心的心,没有想到这妮子今天却发过来安慰自己。

不过叶寸心熨贴的话,让安然心里头很是一暖。

叶寸心的话,倒是打通了安然一些心结,让她有种说不出的舒服,仿佛直接纠结缠绕在身上的东西,这一刻都不翼而飞了。

而此时,唐心怡脸色微微一红,放开离张陆,将钢铁羽翼交还给了张陆,道:“这玩意你自己玩吧,我是无福消受了,都流鼻血了。”

张陆也不勉强,确实以女兵们的身体素质,还真不能掌握钢铁羽翼,道:“行,那回去吧。”

“放心,这一次你不用警告,我会保守秘密。”张陆狡黠笑着。

叶寸心不是一个反应迟钝之人,她可是清华学霸,脑子灵光得很。

只见她眼珠子一转,一笑道:“其实我知道,菜鸟喜欢你。”

安然刚想矢口否认,叶寸心伸手打断,道:“你先别说话,我也知道,燕尾蝶这个高傲的女人,也对他心存好感。”

安然内心一声感叹:“谢谢你,敌杀死!”。

两人手挽着手,一起返回了营地。

“不过一码归一码!”

叶寸心磨着贝齿道:“我可不想燕尾蝶那个马儿,抢走你心爱的人。”

“估计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去吧。”

叶寸心不看一眼不放心,还想继续往前走,谁知被安然拖走,一起返回营地。

“你很伟大,但是也是傻!”

安然欣慰一笑,不过继续狡辩道:“我没有,只能说比较欣赏菜鸟,也不单只我欣赏,我们女兵那个不欣赏菜鸟,那个不对菜鸟有那么点好感。”

叶寸心拉着安然的手,柔声道:“你是我见过最温柔魅力的知性女人,我要是男人,我也喜欢你!”

“紫罗兰,其实,你没有必要因为我,去委曲求全什么。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必要躲着。”

“更没有必要去成全谁而牺牲自己的感情,甚至是后半生的幸福,这不是爱情,也不可能会是爱情。”

安然在返回的路上,遇到了叶寸心。

叶寸心藏不住事,也没问安然外出做什么,张口就问:“紫罗兰,你看到菜鸟没?道尔那群人喝疯了,非要找他拼酒,说什么战斗民族干不过菜鸟,也要喝过菜鸟!”

安然莞尔一笑,道:“燕尾蝶没有突破,他在帮忙提高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