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 第 1079章血染冰层

后方枪声大振。

那是中枪的特种兵,自知无法逃命,以命相搏,为其他队友争取撤离的时间。

片刻。

雪松林的枝叶一阵沙沙的乱响。

一个满身是血的高大男子陪着重伤的同伴冲了出来。

“队长……”

这名高大的汉子,便是托马斯口中的狂牛,此刻虎目含泪,悲愤道:“都死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后方的枪声零零散散的响起,最后停了下来。

敌人追击的脚步声,从后方的雪松林之中传出。

托马斯和狂牛汇合在一起,潜伏了起来,一步步借助着雪松林挡住身影,撤离此地。

但是狂牛的身上背着重伤昏迷的坦克,速度太慢了,根本不可能逃得过敌人的追杀。

托马斯冷静道:“狂牛,放下坦克,否则我们都要死!”

狂牛眼泪飙了出来,摇头道:“不,坦克救过我的命,我不能抛弃他!”

其实狂牛也知道,坦克的胸膛中弹,伤及肺腑,在野外的环境,就算背着他冲出了敌人的追杀,也来不及救援。

托马斯咬牙道:“坦克希望我们活下去,我们死了,谁提他们报仇!”

狂牛面露难色,内心挣扎,最后放下了坦克,看着躺在地上的坦克,自语道:“坦克,你放心,我发誓我就算花一辈子的时间,也要将凶手揪出来,敲断他们所有的骨头,为你报仇!”

托马斯和狂牛都是海豹最出色的特种兵之一,如果是生死对决,他们在一开始,就占据着绝对的主动。

只是这是考核,他们只有演习的塑胶子弹,哪里顶得住拥有实弹的敌人。

两人一步步的潜伏后退,往更茂密的雪松林潜伏后退,狂牛还利用松树枝,将他们的痕迹扫去。

不过因为时间紧迫,没有时间完全清理痕迹,如果对方细心观察,还是可以发现蛛丝马迹。

两人利用速度的优势,拉开了距离,队友的反击,也为了他们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潜伏起来的特种兵,就像隐藏起来的狡兔,不易被猎人发现。

他们成功冲出了雪松林。

然而,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这些人好像长了眼睛,朝着他们的方向,追击而来。

托马斯飞快道:“分开走,能活一个算一个。”

狂牛点了点头,朝着另一个方向狂奔。

见同伴一走,托马斯走向了另一个方向,在雪地里大吼:“土其耳的特种兵,你们就是一群狗娘养的,来啊,杂碎,老子在等着你们……”

托马斯出声,想要将敌人吸引过来,掩护狂牛的撤离。

托马斯却不知道,狂牛也是同样的想法,听到队长出声大吼之后,他转身返回,开枪阻击追击队长的敌人。

而此时,托马斯已经冲到了一处断崖前。

后方追兵,前有天险。

他已经无路可走!

“队长快走。”

狂牛的声音传来。

一同跟着狂奔的声音传来,还有枪声。

托马斯看到后方的雪地上,狂牛倒在了地上,双目死死的看着他的方向……

狂牛!!

托马斯悲愤欲绝,他宁愿跳下山峰悬崖,也不要死在这里。

尽管,跳下去也是死!

“狗娘养的杂碎,会有人替我们报仇的,你们等着……”

托马斯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

呼呼。

风声呼啸,刮着脸上刺痛。

但是这种刺痛算得了什么,远不及他内心的悲痛。

所有人都死了,就是他也要死了。

突然!

一道绳索飞出,如同鞭子一般卷了过来,将下落的托马斯给卷住。

而后一股巨力的拉力,将他拉回了山峰。

这时,本以为必死无疑的托马斯,却骇然看到12个人犹如蝙蝠,趴在了倾斜的雪峰岩壁之上。

每个人都用匕首固定了自己的身体,保持身体如同钉子钉在墙壁之上。

而抓住托马斯的人,正是辰龙。

托马斯毕竟是特种兵,反应很快,也拔出了匕首,稳住了身形。

辰龙淡漠道:“头顶有隐形战机,别乱动,否则所有人都要死。”

托马斯明白了,难怪他跟狂牛刚冲出雪林就被敌人发现。

一想到狂牛和其他队友,托马斯泪水奔涌,一抹泪水,道:“这些杂碎,米国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辰龙冷漠道:“说这些没用,活下去再说吧。”

托马斯沉默了下来,咬着下唇,都流出了鲜血。

卯兔低声问道:“队长,什么时候行动?”

辰龙道:“老师的分析是对的,等他们捞尸体吧。”

“做好战斗准备,他们要捞尸体,我们也要留下他们一具尸体,看看他们是什么构造。”

“这群人上次潜入,杀死了不少战士,这是血债,正好向他们讨还。”寅虎冷声道。

(本章完)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不管他们多强,只要被实弹击中,绝对无法逃脱,尤其是双方距离这么近。

“狂牛,坦克,小丑……”托马斯疯狂的呼叫队友,双目赤红。

托马斯在雪地上滚动。

砰砰!

子弹连续射来。

托马斯咬着牙,根本来不及去想,这些人为什么会有实弹,为什么突然要射杀他们。

如同一头受伤的猛兽,在雪松林之间狂飙,耳畔不断传来砰砰的枪声,还有惨哼之声。

每一枪声,都可能代表一名战友失去生命。

子弹呼啸而来。

托马斯感觉全身一阵毛骨悚然,鸡皮疙瘩全部都冒了起来。

这是致命的危机感!

托马斯强忍着剧痛,不断做出军事闪躲动作,利用滚动,还有松树,遮挡身影,闪避袭来的子弹。

这是一片原始的雪松林,既茂密,又杂乱无章,给托马斯提供了闪避的空间。

大量的鲜血喷洒而出,左手臂的神经应该是被射断了,除了剧痛之外,整条手臂的活动受到了严重的影响,麻木僵硬,差不多废了。

“该死的!”

砰!

枪头一甩,凌厉一枪。

噗。

子弹击在了肩膀,飞溅出一抹鲜血。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子弹,穿透力特别的强,竟是洞穿了肩膀,留下了一个贯穿的孔洞。

像托马斯他们这种层次的特种兵,都在生死战场的刺激之下,都不同程度激发出危机感。

在下落过程之中的托马斯,本能扭转着身躯。

c_t;

托马斯从雪松上下来的动作不可谓不快。

但是最先开枪射杀米国特种兵的那名土其耳特种兵,余光敏锐捕捉到了下落之中的托马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