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 第 1060章田果被害 (10更完成,求月票)

“结果,半分钟不到,猪一样睡过去。这样的强者,我看也不怎么样。”

“看来有些人以为自己是猎人1号,不屑跟我们为伍。”一名法兰西的黑人特种兵道。

“哼,要是半夜教官来偷营,以他睡得跟猪一样,绝对会死得很惨!”意利的特种兵冷嘲道。

托马斯冷笑道:“他比任何都清醒,你们相信吗?”

托马斯乃是米帝特种兵的队长,他说话的分量,老实说比张陆这个猎人1号更让人信服。

看到托马斯对猎人1号评价颇高,众人也有些讶异,不过他们还是不信,但也不出言顶撞托马斯。

简单交流了一阵,宿舍的灯关上。

白天的训练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不一会儿,众人呼呼大睡起来,呼噜声起此彼伏。

期间有人醒了过来,看了一下时间,凌晨一点,警惕了一下,没有发现有什么动静,便沉沉睡去。

凌晨四点。

这正是众人睡得最香甜的时候。

嘚嘚嘚。

好几个如同手雷一般的东西扔进入寝室内。

呲呲。

那个黑乎乎的东西,迅速释放出大量的浓烟。

熟睡的众人闻到刺鼻的味道,全部惊醒了过来。

他们闻到了类似苹果的香味,而且眼膜一阵刺痛,作为特种兵,他们瞬间就反应过来。

这是瓦斯的气味。

众人握着鼻子,发疯一般,跑出了寝室,一个个被呛得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嗓子都哑了。

有人反应比较慢,吸入太多的瓦斯,手脚并用爬出了寝室,伸出了舌头,大口大

口的呼吸,用雪抹在脸上。

教官们的瓦斯弹偷袭,让众人难以防备,狼狈不堪。

鲨鱼教官将众人的狼狈尽收眼底,戏虐的笑意更浓道:“这是猎人学校特有的闹钟,希望你们喜欢上这样有意思的闹钟。”

学员们一个个怒视着鲨鱼教官,这些人真是怎么残忍怎么折磨他们。

不过除了愤怒,他们做不了什么。

托马斯寝室里面反应最快的,在瓦斯弹撞击在地面的时候,他就惊醒过来,屏住呼吸冲了出来。

但是眼睛被瓦斯刺激,一片赤红。

他瞥了一眼张陆,却看到对方似乎浑然无事,就连眼睛都没有一丝红色。

“难道这家伙比我反应还快?”

在那种紧急的时刻,托马斯争分夺秒冲出寝室,房间一片漆黑,他也看不到张陆是否在床上。

托马斯有些不敢相信,毕竟他可是在瓦斯弹撞击地面发出第一声的时候,就已经惊喜,没有人快得过他。

可是对方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连眼睛都没有一丝异样。

托马斯暗自震惊,看向张陆的目光,满是狐疑和不解。

他哪里知道张陆拥有仙人掌的抗毒能力,瓦斯弹还真拿张陆没有什么办法。

张陆关心女兵们的情况,瞥了一眼过去,发现女兵们都疲劳不堪,精神有些萎靡。

张陆不由有些担心起来,不过他暂时也没有什么办法帮助女兵们,有些事还得靠她们自己。

接下来,鲨鱼教官宣布新的一天训练,还是负重越野,不过重量增加了五公斤。

经过了一晚的休息,虽然最后被瓦斯弹侥幸,但那时候已是凌晨四点,众人已经获得五六个小时的休息的时间。

比昨天缩短了半个小时,众人结束了35公斤负重100圈的考核。

这一次鲨鱼教官没有规定最后十名没有早餐吃。

而最后的十名,有五名是r国的特种兵,五名是昨晚没有得吃晚饭的最后十名学员中的五人。

在这种高强度的训练之下,不得吃饭,那就是最残酷的惩罚。

r国人如同打仗一般,冲向了过去吃早餐,一大盆糊糊的东西,也不管是什么,咕噜咕噜大口大口吞下。

鲨鱼教官戏虐道:“看来大家吃得很开心嘛,对了,忘记跟你们说,这是我特意准备的狗粮!”

说着,士兵们拉出了几条高加索猛犬,高加索猛犬吃的食物,赫然跟他们的早餐一样。

顿时,不少人胃部一阵痉挛。

但是这些人都强压了下去,谁也不知道,中午饭和晚饭有没有,吐出来,那真是只能吃雪了。

早饭后,休息了半小时。

鲨鱼教官训练下一个训练科目。

实弹穿越掌握。

这是一种克服反光因素的实弹障碍。

哒哒。

鲨鱼教官让战士们当着众人的面,开了几枪,让他们分辨是否是实弹。

众人看到子弹射入了地面,留下一个弹孔,眼神一凛,百分百的实弹。

移步来到了训练场。

训练场就是一个冰封的世界,光洁的冰面,就像一块块镜子,形成了道道反光。

学员们必须要在子弹扫射之中,穿越这个训练场,克服冰面的反光,注意到子弹的袭来的方向。

因为是实弹,这一场考核,所有人百分百的投入,没有人中弹,全部通过训练。

第二天的训练结束,晚上又是在雪地里挖食物。

不过今天不同,每个人只能吃自己挖到了食物,自己动手烤来吃。

田果运气不错,挖到了很多面包。

田果就是一个吃货,加上不提供中午饭,田果狼吞虎咽起来。

突然。

咔的一声。

田果满嘴是血,惨哼了起来。

顿时女兵们紧张了,放下手头的食物,全部跑过来,关切问道:“怎么了,开心果?”

ps:很久没投票拉,明天继续10更,铺垫差不多了,明天高潮了。

脑海预警一样分为静态和动态预警,一旦有危险,随时都可以醒过来,守夜不守夜其实区别不大。

看到张陆立即睡了过去,一名h国的特种兵,讽刺道:“有人说他很强大,比我想象中强大。”

“不过只要不给猎人学校抹黑,他们也不太理会。大名鼎鼎的蝎子,北极熊雇佣兵王,这些人都是从猎人学校毕业的。”

张陆一直不吭声,默默的听着。

托马斯走到了张陆的床边,道:“猎人1号,你很强大,即将到来的淘汰赛就要开始,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

张陆闭上了双目,没多久微微的呼噜声便响起。

张陆并不是在装睡,而是真的进入了梦乡。

其实张陆根本就不担心教官们前来偷营。

“只能这样了,谁也不知道教官他们什么时候来偷营!”

“那分一下工吧,我们十个人每个不到一个小时,不会影响第二天的训练。”

除了张陆等人,其他人都响应了这个号召。

托马斯有点示好之意,也想听听张陆的分析判断。

张陆略带着倦意道:“我今天可是被教官针对了,负重50公斤,你们聊吧,我要睡了。”

“一个是极限生存,一个是全球竞技。守夜没有必要,还不如趁这个机会锻炼、学习、提高。”

英方的金色卷发队长,猎人32号道:“没错,正因为这样,猎人学校可能混进来不少雇佣兵。”

众人暗自一猜测,估计是之前有战友来过猎人学校训练,虽然训练的内容不一样,但是老校区会偷营,这边应该也会。

登时便有人提出道:“要不这样,我们轮流休息守夜!”

托马斯解释道:“我跟你们说吧,猎人学校与世界红盾不同。”

“猎人学校注重的是培训,让我们掌握更多的战斗技巧,适应更复杂的环境。你们可以把它当成杀戮机器的制造工厂。”

“而世界红盾大赛这是比赛,既然是比赛,核心就是竞技。”

托马斯嗤之以鼻道:“守夜什么,这是训练每个人的反应,又不是比赛!”

最初提醒之人是托马斯,现在不同意又是他,那些学员不由狐疑起来。

托马斯一笑道:“晚上教官他们可是会来偷营!”

“你怎么知道?”有人问道。

“这么愚蠢的问题,我希望你再问第二次,信不信由你们。”托马斯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