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一百三十九章 记过

杨景行登录游戏,最先看见的提示信息:“对爱死心”已经添加您为仇人,紧接着的还有十好几个人都和他结下梁子了。他把这荣耀告诉朋友们,鲁林说那是别人为了方便知道他上线,不过没关系,仇人并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杨景行接受邀请进入鲁林的小组,发现还有章杨也在带齐清诺升级。他们已经去另一个地图了,可行哥哥这号还孤零零站在昨天晚上大战的旷野中,周围零散着一些小野兽。杨景行骑上马,在鲁林的指示下,在帮会一片“神法上线了”的欢呼中,转了几个圈才分清东南西北,赶去和朋友会合。章杨却不欢迎杨景行:“你别来,你来仇人都来了!”鲁林感叹:“好意思加仇人。”杜玲说:“这么多人无聊,正好打架。”章杨却爱好和平:“早点帮诺言升到三十五,去打点装备!”齐清诺说:“这身衣服好丑!”鲁林说:“叫你选女人不选,女人衣服都好看!”行哥哥这个神法师赶到朋友们的练级地点后就投入到了秒杀小怪的伟大行动中去了,可章杨预料没错,还没几分钟,红名探子就在附近出现了。鲁林在帮会里叫:“准备打架了,先进团!”帮众们纷纷表示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游戏里的通信网络真好,消息很快就满世界都知道了,有人喊:“大家准备小板凳呀,看盛世和战神狗咬狗啊!”他想挨骂的真诚愿望得到了很好的满足。战神的人积极性比昨天还高,十来个人飞快地赶到诺言的练级地点,用实际行动十分支持要诺言唱歌的提议。于是几个朋友又换去帮战的语音聊天室,齐清诺密聊杨景行:“你昨天唱歌,给谁唱的?”杨景行说:“今天补。”齐清诺说:“记过一次。”杨景行问:“几次开除?”齐清诺说:“看你表现。”鲁林昨天胜利的兴奋仍在,在语音中感叹:“诺言升级不是打怪,是杀人。”齐清诺说:“今天是杀了好多。”鲁林炫耀:“我人头数两千八了,多了一百多。”章杨鄙视:“刷子好意思!”杜玲还在世界上和别人打口水仗:“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真杀累了,不想杀了,实在想死就去跳崖!”不过这边的练级地还没大规模战斗发生,只是战神的人去追了几次红名探马,人没杀到可叫嚣得很厉害。杨景行和鲁林继续给齐清诺保护,让她能勇猛地冲进怪堆里耀武扬威一会,然后由章杨收拾场面。打个任务小头目章杨还要齐清诺上去练习坦怪技能。突然,一个人在语音里吼:“快来人,他们好多……两个团,你们先跑!”鲁林了解帮众:“只要你被杀了就是两个团!”“真的!一个半!”这边十几个摆好了阵型准备大杀特杀呢,突然发现不对,一堆红名从远处猛虎下山一样冲了过来,确实有一个多团,三十几号人。鲁林急得大叫帮众赶快来支援,而自己一马当先冲了过去准备慷慨赴死,这附近地势狭窄,也没退路了。可对方的一大片人并没有马上冲过来,而是整齐地在那唯一的道路上排列开了,全是盛世无双帮会的。战神的人没自不量力去冲锋陷阵,还在听鲁林调兵遣将,希望等会能杀回来。章杨现在追求和平,对齐清诺的任务也了如指掌,说赶快再打完几个怪就换地方了。齐清诺也可以回去买马了,跑路也快了点。那个“对爱死心”依然大将风度,从他的队伍里走了出来,在地图频道叫:“行哥哥,单挑!”这边立刻笑死了,各种嘲讽语言铺天盖地砸过去,说他升级好快呀,昨天刚删号,今天又满级了。那边还是说代打不要脸如何如何。之所以能确定是代打,是因为以前的行哥哥是个嘴皮子功夫比打架厉害得多的人,可昨天几个小时闹下来,世界这阵营频道就没见过行哥哥的名字,太反常了。今天的行哥哥也还是这样,不说话。可观察了一会后发现行哥哥似乎不敢应战,还在老远的后面打三十几级小怪抖威风。对爱死心豪气冲天地继续叫阵:“不管你是不是代打,再来一把,输了我无话可说,马上删号!”杜玲立刻回应:“说话跟放屁一样!”这时候行哥哥说话了:“删号就不必了,保证以后不骚扰诺言升级,你们帮会的人看见他绕道走。”“行!”对爱死心只求一战。章杨这时候在语音里嘲笑杨景行:“你以为你还有那么好运气,打个毛,赢一次就行了。”许维也笑:“行哥哥靠的是技术!”鲁林委婉点:“别理他,最不要脸!”杨景行气愤了:“我去杀他!”杜玲看得开:“找上门了还不打!有赢有输,赢过就行了。”于是有人开始维持秩序,叫大家不要乱,好好看决斗。可杨景行还要对方等几分钟:“我们先把这两个任务做完。”这几分钟的时间里,围观群众越来越多了,这种聊天频道都很热闹。有人说:“不是影神打的,他们区的人问了。”有人讽刺:“还影神!纯粹是靠运气,空影让他两个黑箭!”有人分析:“看走位像零零九。”“零零九早落伍了,他内战根本不行!”杨景行孤陋寡闻,等齐清诺的任务做完后才在朋友们的簇拥下上前去迎战。昨天杨景行是带着一堆状态上场的,今天就得明确规则了,不准带其他职业状态,不准用加血道具,更不准让治疗刷血什么的。还有,杨景行的装备有六件套加暴击的效果,这个不公平,得换一样。鲁林也骂对方不要脸,不但升级快,一身装备也都强化到和行哥哥的一个等级了,实力有不少增强。鉴于行哥哥昨天表现得有点猥琐,今天就规定了决斗场地范围,以几棵树几堆草为标记,画了一个大圈。准备活动进行了二十分钟,最后终于要开始了。行哥哥和对爱死心间距几十码的距离站着,彼此身后都有一堆后援团。语音聊天里闹喳喳地,都在想能不能出个什么奇招或者损招让行哥哥赢得决斗。杜玲命令大家安静,然后倒数三二一齐放技能,各种吼啊叫的,金光白光闪烁,好有气氛!依然是等级最低外形最丑的诺言还是少言寡语,换了一把比昨天的板斧还丑的破剑在游戏里跳呀跳练习吼叫。随着隆重的世界频道倒数,行哥哥和对爱死心的决斗又开始了。两个人先是保持着距离转啊转跑啊跑,都没出招,对爱死心明显比昨天谨慎多了。这次是杨景行先发威,边打小技能边冲过去。这有两个可能,要么是他想拼个两败俱伤,要么是想骗对方技能。杨景行边跑边左蹦右跳,看样子很轻松愉快,估计没有时刻准备着释放关键性技能,尤其是他还打字:“来呀来呀!”这种嫌疑就更大了。高手对决最忌三心二意,行哥哥这种玩法简直是他“本人”的作风。不过对爱死心的判断不会那么轻率,所以还是小心地避开防守,和行哥哥互相点小技能。在足够近的距离后,对爱死心看准机会定身行哥哥,然后瞬间跑开,防备他解定反打。一般来说,决斗中被定身后的立刻反应都是解定,对爱死心的目的也在于浪费掉行哥哥的这个长冷却时间技能,老套路了。可杨景行居然没动,像根木桩一样呆在那里。对爱死心跑了两步发现不对头,连忙转身读技能。他知道行哥哥的狡猾,料想他一定会突然解定打断自己读条,所以这个读条进行到一半又突然终止,再次逃跑。行哥哥还是跟木桩一样竖在那里。鲁林他们急了,在语音里问杨景行是不是卡了,杨景行说没有。一个定身才打了对方一个小技能,对爱死心有点亏。两个人再转啊转,互相上了减速效果,互相靠近后,也不定身就开始读条大伤害技能。上当的行哥哥读条进行到一半,对方的打断技能出手了,而且成功了。这时候就变成了对爱死心追着被禁魔的行哥哥打,眼看行哥哥都掉了一半血,对方却才三分之一不到,战神的语音里安静了好多。对爱死心追得好近,行哥哥无路可逃,眼看要被套住了,只好放了定身技能。对爱死心这时候才不犹豫,马上解除定身,继续打,行哥哥继续猥琐。对爱死心占了优势,开盾加速追赶。行哥哥破罐子破摔,又停下读条。对方这时候是不会跑的,也读条准备对轰,反正也不亏。可对爱死心的读条刚刚开始,杨景行的打断技能也出手了,然后又开始读条,根本没有停顿。这时候双方距离很近,对爱死心没加速没打断,只能硬挨了一下,让行哥哥搬回一点局势。对爱死心扛着行哥哥的减速和火力冲近他,再次释放定身技能,然后立刻读条,看行哥哥这次是不是还准备当木桩。对爱死心一直读条,行哥哥一直当木桩。两秒钟的时间好像过得很慢很慢。可就在对方读条结束前的半秒钟,行哥哥动了,先是无公共冷却的解定,然后是盾开了出来,抵消大半伤害的同时开始反读条。这次距离够近,对爱死心连忙准备绕后,朝行哥哥飞快地跑。可行哥哥取消完成一多半的读条的同时释放了定身技能,接下来三秒钟,对爱死心只能干挨打。看着行哥哥还有一半血量,对爱死心却只有三分之一了,周围那些支持后手派法师的人开始叫嚣了,说法师内战先手就是吃亏,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也有人说无所谓先手后手,先手之后有后手,后手之后有先手,其实就是骗来骗去。刚刚安静了一会的语音里又如昨天那样叫嚷了起来,叫杨景行别紧张别激动,还是有可能赢。游戏里两个决斗的人继续跑啊转的好一会,这时候就看谁先控制住对方了,结果行哥哥成功了,然后一套技能把对手打倒。各种吵闹中,对爱死心没再找理由了,而是密聊杨景行:“你到底是谁?”杨景行回复:“你打得很好,我运气好。”对方不谦虚:“最后这个定身你晚半秒就是你输,我技能已经按下去了!”杨景行说:“嗯,我蒙了一把。”对方问:“你是不是用什么插件了,不然不会这么快!”杨景行说:“不懂。”对方说:“有这种距离判断插件自动释放技能的。”杨景行说:“哦。”游戏里那些想好好杀一把的人失望了,两边没打起来,对爱死心叫他的人走了,留下战神的一群人开联欢会,就是纷纷找行哥哥决斗。可怜杨景行,内战的时候还能说是知己知彼,可打上其他职业就完全变样了,连杜玲也高兴得在语音里哇哇叫:“哈哈哈,杨行打不赢我。”杨景行看看时间,说:“升级,宵夜。”一直淡定的齐清诺说话了:“你又想记过?”杨景行不要脸了:“我先给大家唱个歌。”一首激励斗志的《真心英雄》,听起来杨景行唱得还不错,大家纷纷鼓励。可更多的人还是想听诺言的,于是齐清诺唱了首《我们都是好孩子》,还是吉他自弹自唱,搞得群情激昂,可惜齐清诺没多少回应。杜玲今天不肯唱,但是邀朋友们:“杨行,明天去唱歌啊。”鲁林不肯:“明天一团副本。”杜玲不满:“鸡毛副本!”章杨也说:“我不去,我带诺言升级。”鲁林怒骂:“你把装备都销毁就可以不去!”齐清诺说:“没关系,我自己可以做任务,熟悉一下技能,这两天都是你们打。”杜玲问:“行哥哥来不来?”杨景行说:“我不会,我去带诺言升级。”鲁林开恩:“反正你装备齐了,不来也行。”同时大家还在陪着齐清诺做任务,然后一群人看诺言骑上了高头大马。章杨还带齐清诺去买马具,齐清诺看了看后不肯:“马才一百块,这东西要一千。”鲁林和杜玲都密聊杨景行,说章三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