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弃少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回家!

当时就一艘船来了小岛,嘲羊等人夺走后直接开走。

轮回组织调来船只追赶,已经太迟太迟。

不过嘲羊等人没有片刻停歇,从后方能看到对方的船只越来越多,他们当然不敢冒险。

听到嘲羊的呼喊,机敏的众人都醒过来,来到夹板上,妖鸡和蛮牛也过来。

蛮牛的虚弱期已经过去,妖鸡伤势好了一些,没有强大战力,稍微自保还是没问题。

杰西卡也抱着爱丽丝出来,爱丽丝揉着眼睛,看着前方喜道:“哇,有人耶!”

这几天一直呆在海上,爱丽丝都快闷死了。

小孩子心性的她还是想到处玩,看到港口难免欣喜。

“我们准备一下,靠岸马上就去机场!彻底甩开后面那群烦人的家伙。”

杰西卡道。

“他们应该追不上了。”

天狗笑道,“轮回组织见不得光,应该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在索利斯港口大开杀戒。”

“不知道米斯里洲的消息传到这边来了没有。”

迷猴道。

蛮牛耸肩:“管他呢,和我们没关系。”

船缓缓靠近,蛮牛走进凌飞的房间:“老大!我们到了。”

凌飞睁开眼:“追兵怎么样?”

“一时半会儿追不上来,他们的船来得太慢了。”

蛮牛笑道,“晚了半天,想追上我们已经不可能。”

“那就好。”

蛮牛背起凌飞,走到夹板,船缓缓停住,一行人跳下船,直奔机场而去!凌飞对杰西卡使了个眼色,又看了看天狗,两人点头。

分散进入港口内,开始按凌飞的吩咐联系唐娉婉夏娃等人!爱丽丝被迷猴抱着,她好奇问道:“猴子叔叔,妈妈去哪?”

迷猴看了眼凌飞:“有重要的事情要办,马上就回来。”

“哦。”

爱丽丝点点头,有凌飞在,她倒是不害怕什么。

大眼睛滴溜溜转着,四处张望,对于这些新鲜的事物很是好奇。

爱丽丝从小生活在索罗斯家族,家族对她不待见,她甚至很少离开家门口,都是在家里和杰西卡玩。

这样的外面世界对她而言很新鲜!“哇,这个是什么!”

“咦,好香呀,爱丽丝想吃!”

“唔,停下一好不好嘛猴子叔叔,爱丽丝想吃东西!”

一路上伴随着爱丽丝的惊奇声、嘟囔声,一行人朝着机场而去。

不时能看到无人机在天上徘徊,众人开始躲避起无人机,悄然前往机场。

那些无人机不用想也知道来自于轮回组织,只是,他们虽然有眼线看到这边的情况,却没有兵力能追上来。

杰西卡按照凌飞给的电话,在一个公用电话前拨通了跨国通话。

……夏娃刚刚睡醒,看了看襁褓里的凌云,嘴角牵起,轻轻摸了摸他的小脸掀开被子起身。

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景致,夏娃微微一笑:“我已经突破到大宗师了,不知道他听到这个消息会怎么样?”

夏娃很期待看到凌飞惊喜的表情!她其实比银龙更有机会进入大宗师之境。

只是因为怀孕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就在前两天,突然来了感觉直接突破。

当时她只是看着凌云,心想凌飞面临的情况那么多,自己要好好照顾好凌云,没想到一下子就突破了。

嗡——手机震动,夏娃走过去拿起手机,看了看归属地来自于国外的号码,她黛眉一挑接通电话……“喂?

谁?”

夏娃道。

“我。”

夏娃面色一变,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停顿片刻夏娃才道:“现在和他一起?”

……而在天狗这边则是联系了唐娉婉和银龙,告诉他们这边的情况。

唐娉婉在得知消息后暗道果不其然,立即和银龙做起准备,确保凌飞的平安归来!大概四十分钟之后,众人来到了机场。

天狗和杰西卡已经在门口等待!众人汇合,凌飞问道:“怎么样?”

杰西卡点头,面色却有几分复杂,只是微微一笑:“好了。”

“我这边也通知了,没问题!”

天狗道。

凌飞深深看了眼杰西卡:“好,我们动身,回家!”

现在彻底安全了!轮回组织之前一直在追他们,可是,追上他们的只有无人机。

对方的船来得太慢了,根本追不上。

每一分每一秒凌飞都在承受蚀骨之痛!只能说,频繁使用天魔解体的后遗症太可怕了!凌飞不断运起归一决进行修炼,转移自己疼痛的注意力。

他也感觉到快突破了!尤其是跟两位军主决战之后,那股突破的感觉越发剧烈!现在就是最好的突破时机!船,渐渐平稳,天色微亮,东方泛起鱼白。

海风吹拂,桅杆之上旌旗招展,于猎猎风声中摆动。

行船的嘲羊打了个哈欠:“终于到了。”

“喂,都起来,马上到了!”

嘲羊喊了一句,扭头往后方望去,微微一笑。

莫问天看了眼唐娉婉收回目光,他善于察言观色,从唐娉婉的表情变化中他看出了些什么。

不过,他也没往特别坏处猜,凌飞啊!这可是凌飞,怎么可能会出事?

想也知道。

船只前方出现呜咽的轮渡声,浓浓炊烟袅袅升起,家家户户已然早起。

索利斯港口的清晨显于眼前。

以前凌飞伤势重大部分处于昏迷状态,熬过了最重的那几天,醒来后的他承受的疼痛感其实是没有那么剧烈的。

现在不同,凌飞虽然昏迷一天,但疼痛依旧处于巅峰期。

众人为之莞尔,确实如此。

凌飞不需要到场,他仅仅一个名字就足够替他们镇住势力联盟!凌飞平时也很少管事,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基本事情都由唐娉婉打理。

本就疼痛的身体好似要裂开一般,浑身难受。

他现在的伤势太重了,重到动弹不得。

更可恶的是,不是昏迷,他必须承受这样的痛苦。

会议开始,关于袁家加入之事,众人在凌飞上次会议做出的决议基础上谈论起更长远更详细的东西。

……海浪拍打而来,船体摇晃,躺在床上的凌飞好似被抛飞后摔下来。

“唐副董,凌先生还没来吗?”

下方有人问道。

唐娉婉收起手机,说道:“他不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们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