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弃少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尾声,惊变!

“重伤。”凌飞道。

“这……”蛮牛犹豫道,“那怎么办啊?”

“若追我们的是轮回组织主力,幽灵可无忧。”凌飞道。

“这一天我观察了一下,应该是主力。”杰西卡道。

“那就好。”凌飞颔首。

“你的伤势怎么样?”杰西卡问道。

凌飞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眉头深皱,很麻烦!这次外伤倒是没怎么样,主要是内伤!天魔解体的后遗症极其严重。短时间内多次使用天魔解体,身体负荷超过凌飞所能承载的上限,这么做的结果就是损伤根基!根基损了,想要调养好需要花费的时间有可能是几年乃至几十年!

“需要尽快回华国。”凌飞眉头微皱,“一周内如果得不到顶尖医者的治疗,根基将彻底受损。”

如果有顶尖国手治疗,可不损根基,若是拖延时间长了,很不妙。必须立即回华国找秦妙心!

“明天早上,应该就能到索利斯港口,那里是个大型贸易城市,有一个机场。”杰西卡道,“我们借此转机去华国。”

“嗯。”凌飞凝眸,微微颔首。

凌飞心中泛起另外的念头来,回华国恐怕还得详细安排一下。在华国想要他死的人不在少数,元盟是大对头,现在又有凌家助力,会是难缠的大敌。元盟为那些想对凌飞动手而不敢动手的人撑腰,一旦得知自己重伤,回华国将是一场灾难。

“西卡。”凌飞唤道。

“怎么了?”

“有些事要吩咐给你。”

……

距离凌飞离开华国已经有段时间,元盟内部凌家和王家的斗争也进入收尾阶段。其结果当然是以凌家大优势领先,王家还在苦苦支撑。王家是创建元盟的元老,家世也很强大,一时半会儿还输不了。

然而,就在今日,一则消息传遍华国各大世家!

袁家,加入元盟了!

消息瞬间震撼所有世家,袁家的势力不弱于王家,他的加入让元盟出现凌家、王家之外的第三巨头!

本来这个消息对王家算是有利消息,多一个人入场,多一份牵制,借助袁家来牵制凌家,还有可操作空间保证自己的领导人地位。没想到的是,袁家一加入就宣布了站在凌家这一方,袁家成了压垮王家的最后一根稻草。不对,都不应该说是稻草,袁家就是个千斤秤砣!把王家都压塌了。

接下来的局面自不必多说,凌家成为元盟的首领。原本需要纠缠多日的首领之争,在顷刻间结束。而首领之争的结束意味着另一件事的开始,那就是元盟和凌飞势力联盟的正面交锋!

这两个巨型势力联盟的成立本就是为了斗争!元盟内部混乱结束,岂有不斗争之理?

对凌飞的势力联盟而言自然是个坏消息,元盟这么快就出手,对他们而言大为不妙。只怪袁家入场太快,太突然!

凌飞势力联盟当即召开大会,讨论之后的事情。原本对于元盟的防控工作之前就开过会议,凌飞和莫问天说了许多措施。但现在袁家的入场,让情况又有些不同,需要更加深入的会议进行探讨,研究之后的发展。

会议依旧在新凌家召开,而此刻,凌飞又不在场。

唐娉婉不断给凌飞打电话,依旧无人接听。她心中一紧,凌飞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不然凌飞不会不接她电话!

凌飞心中适才微微安心,他们都在这艘船上,而轮回组织也知道了这一点,一定会把大部队派过来追捕!尤其是凌飞杀了两位军主重伤的情况下,他们肯定会复仇,不死不休。重要的是,该有的人都在船上,要全部歼灭完成预言,肯定要追这艘船。如此一来,主力被引走,幽灵在岛上可安心养伤了。只要幽灵身体恢复,以他的实力,逃走不成问题。

“幽灵前辈怎么样了?”嘲羊问道。

凌飞看着几人微微颔首:“现在,怎么样?”

杰西卡抱着爱丽丝在凌飞身旁坐下:“应该没问题了,我们准备离开米斯里洲的海域,去周边的城市。然后转机去华国。”

“我睡了多久?”

众人一顿,蛮牛开口道:“轮回组织的追兵这一天来越来越多,无人机到处都是,我们不敢再耽搁。就先跑了,如果停下来,一定会被追上的。”

凌飞心中想法频动,开口问道:“他们知道我在这么?”

“应该是知道的。”杰西卡道,“我们救你和天狗上来的时候,被一群人大宗师看到。”

从爱丽丝的话中凌飞猜到,自己睡了一天?

“爸爸,怎么不说话呀?爱丽丝和你说话呢。”爱丽丝年纪太小,根本不明白伤势严重的概念,不知道凌飞现在连说话都不容易。

“爱丽丝,去,叫妈妈,进来。”凌飞声音带着虚弱。

“快一天了。”嘲羊道。

凌飞眉头微皱:“你们离开,幽灵呢?”

“团长!”

“亚当!”

“爱丽丝?”凌飞逐渐清醒,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他和天狗在海里听到杰西卡等人的声音,然后他就放下心来昏迷了过去。接下来应该就是被他们救上来吧?不过,他们是怎么在这艘船上的?

“爸爸,你好能睡呀!”爱丽丝拿着小指头戳了戳凌飞的脸,“从晚上睡到白天,从白天又睡到晚上。都不起来和爱丽丝玩。”

“嗯嗯。”爱丽丝跳下床,小胳膊一甩一甩地往舱外跑去,蓬松的公主裙飘扬起来,边跑边叫,“妈妈,妈妈!爸爸叫你进来呢!”

没一会儿,杰西卡抱着爱丽丝,身后跟着嘲羊蛮牛走进来。

“老大!”

“好呀,叫了妈妈过来,爸爸你就要陪爱丽丝玩哦~”爱丽丝可爱地说道。

“当然。”

凌飞迷迷糊糊睁开了眼,感觉似乎有人在捏他的脸颊,身体上还是无穷无尽的疼痛,肌体欲裂。

“唔?”迷蒙的视线看到身旁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大大的眼睛尽是好奇,肉乎乎的小手捏着凌飞的脸颊。

“咦,爸爸,你终于睡醒啦!”爱丽丝高兴得大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