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弃少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何谓破招之法?

破剑式才是他能够战平军主级高手的重要因素,没法破尽万法,他如何以弱击强对抗强敌?

嗯?

等一下?

凌飞脑中一个怪异的想法闪过。

砰砰砰——双方拳脚交接,凌飞不断后退,脑中却涌出怪异念头。

为什么拳脚没法用破剑式?

破剑式的来源本就是武道的理解,最根本在于勘破对方的动作和招法,从而利用自己高深的武学知识来进行破解。

以疾破猛,以繁破疾,以虚破守,这些都是对于常用武道破解之法的总结!万变不离其宗,刀剑如此,拳脚功夫亦如此,破招之法可以用剑法使出,为什么不能用拳脚使出?

想到这里,凌飞凝眸,紧盯对方动作。

戴维重拳轰击而来,凌飞身形飘忽,速度变快,在戴维轰击而来时凌飞瞬间移动到他身侧,一掌拍在戴维胸口!以疾破猛!戴维退后一步,面色微异,眼前的凌飞突然有了变化,具体哪里变化他也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不想,戴维脚踩玄妙步伐杀来,速度极快,转瞬即至。

凌飞拳脚叠连,拳影脚势漫天遍布,这便是以繁破疾!戴维立即察觉不妙,招法竟然又被破解!砰!凌飞又是一拳重击戴维肩部,打得他步步后退。

连续两招被破,戴维还不死心,一只拳头也舞得虎虎生风,拳势虚影碾压而来。

如此繁杂招法,凌飞当即以力克繁再次破招!这回,一脚重重踹在戴维心口,将之踢飞!天狗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怎么回事?

刚刚老大不还是被压着打吗?

怎么突然间局面就反过来了?

戴维撑着身体站起来,面色发白,盯着凌飞眼中终于出现忌惮之色。

他看明白凌飞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这不就是破剑式的近战用法吗?

方才凌飞使剑时他就发现凌飞剑法高超,什么招法都能破解,这让他大伤脑筋,现在同样如此,只不过是剑变成了拳头。

嘀嗒嘀嗒——断掉的左臂血液不断淌下,衣服早已浸红。

戴维瞥了眼自己的左臂,失血过多让他的实力有所下降,速度、力量皆不如初始状态。

加上之前大战,体力消耗巨大,实力的确弱了不少。

若非如此,凌飞哪能打得这么轻松。

凌飞天魔解体,加上领悟战斗上的破招之法,此消彼长,局面翻转!

戴维处于主动地位,凌飞一直在防守,偶尔反击。

近身肉搏凌飞还是处于下风……凌飞暗道不妙,一直被压着打太不利了,若是有剑在结果就不同了。

戴维不得已退后一步,凌飞在这间歇当机立断!不顾一切再次使用天魔解体。

噗噗——点在穴位之上,似乎有什么被戳破了一般。

源源不断的力量再次用了上来!此刻凌飞是在以天魔解体来摆脱不能动的状况,或许提升不了多少实力,但至少能动!当然,代价是很惨重的,凌飞这次天魔解体结束后,必定重伤!甚至可能损了根基。

凌飞扭开后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渊洛剑使出一招死境剑法!此刻凌飞的左臂也用不了了,肩膀的伤势已经控制不住,他和戴维情况有些像,都只能用一只手。

戴维怒喝一声,在渊洛剑到来瞬间突然虚晃一脚,侧击渊洛剑,凌飞一时不察剑也被踢飞!现在两人彻底处于同一水平线,都没有武器!戴维重拳轰击,凌飞也干脆抛弃武器!以手化爪,与戴维对轰!戴维每一拳都有开山之力,硬抗一击,凌飞绝对吃不消。

凌飞以躲避为主,躲闪戴维的强攻。

戴维左臂断了,暴怒如同狮子一般!他目光看向密林深处,就是刚刚那一枪!从密林里来的那一枪!不然他至少和凌飞一换一,一臂换一腿,现在自己却断了手臂!密林里一个人现出身影,正是天狗!天狗握着枪,神色坚毅,缓缓走出!天狗本来是准备祸水东引卡洛斯和格林,没想到根本找不到他们两人。

回来后却发现出了事,他赶到小木屋时所有人都离开,他又跟着踪迹追寻而出,最后找到了和戴维几人大战的凌飞!这等级的战斗天狗参与不了,他过去只会给凌飞添麻烦。

所以他就一直躲在角落,一直等到这个时候,他的枪法派上了用场,打飞戴维的月牙刀,凌飞斩掉戴维一臂!戴维想法很多,说时迟那时快,想法仅仅一瞬。

可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只有如此,方能解决眼下必死之局。

戴维停顿了瞬间立即再次一拳轰来,可惜迟了,凌飞力量涌了上来,侧身一扭戴维一拳轰在地面,泥土地被轰出大坑来!这一拳,戴维是往死了砸。

身体好像不是他的似的,完全没法动。

砰!这时天狗又是一枪射来,人也朝着这边狂奔。

脸色瞬间煞白!习武之人常提一口真气,凌飞之前的所有伤势,此刻血战到底的勇气,屹立不倒的坚毅,全都是这口气提着。

这一掌,将凌飞这口气打散,凌飞彻底绷不住了,伤势、虚弱感尽皆爆发而出!倒在地上,凌飞全身好似散架,这一瞬间提不起半点气力。

戴维愤而出手,被断一臂,何等屈辱,何等愤怒!唯有凌飞的血才能洗刷。

戴维没用月牙刀,只是肉身欺身而上,准备靠拳脚打趴凌飞!或者说,他想一拳一拳打死凌飞,如此方能泄心头之恨!拳风虎虎生威,重拳直轰凌飞面门!这一拳下去非得脑震荡不可。

凌飞自然是意识到危机,在自己倒地后就意识到,但是,现在的他是有心无力!他想要躲避,却没有办法做到。

他本想杀了天狗,却回过神,应该先杀凌飞这个大敌!天狗实力一般,随随便便都杀了!凌飞才麻烦!凌飞瘫软在地,那一口气被打散,现在提不上来。

“去死!”

“呃啊!”

戴维眼睛通红,目眦欲裂,嘶吼着一掌拍在凌飞胸膛!凌飞一口鲜血喷出,五脏六腑巨颤,内脏好似搅在一起一般。

忍不住翻腾的五脏六腑,一口鲜血狂喷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