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弃少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断臂!

戴维纠缠上凌飞,不给他任何逃走的机会!凌飞眉头深皱,不妙……他也没想到因为这个大宗师,自己的计划断了。

原本的两个问题解决了一个,现在看起来又要再加一个。

现在问题有两点,一,杀这个大宗师,减少阻力。

二,找机会拉开距离!大战几十回合,凌飞的左臂彻彻底底到了极限!凌飞咬牙,他知道不能再继续,当断则断!凌飞一招乱舞芳华,前方漫天剑影垂落,万千剑花全场飘扬。

铛铛铛!戴维被困住刹那,凌飞趁此时机八步赶蝉杀向那位大宗师!凌飞要解决了他,不顾一切!大宗师看凌飞杀来立即抽剑防守,八步赶蝉脚尖点地,纵身跃起,脚尖化作尖枪刺向大宗师!铛地一声凌飞的脚踏在大宗师剑上,凌飞不慌不忙另只脚踏下。

大宗师握剑不住,手一软凌飞随剑落下,手中双剑顺势斩下!大宗师想抽身后退,争取戴维过来的时间,可惜还是迟了半步,凌飞双剑力劈而下,他胸口多出两道长长刀痕。

血液飙射而出,他脑袋一懵,这一瞬间甚至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仰面倒下。

凌飞拦住戴维仅仅一瞬间,凌飞对大宗师发起进攻可不止一瞬间!戴维摆脱凌飞的招法之后立即追赶上前,就是那一瞬间,他错失救援大宗师的最好时机。

但是,戴维却多了进攻凌飞的一个瞬间,凌飞无法防守的瞬间!戴维出现在凌飞身后,月牙刀对着凌飞背部斜劈而下!凌飞反应过来,却因为杀大宗师而来不及防守,只能尽力拉开距离,还是被一刀切开背部。

入肉三分,鲜血淋漓!凌飞眼皮子都没跳一下,回身一脚回旋踢,重踹在戴维手臂之上!戴维侧移半步,狞笑一声单手扣住凌飞欲要收回的右腿,另只手月牙刀对着他小腿劈下,眼见就要斩断凌飞的小腿!凌飞心头一沉,完蛋,这一招来不及抵抗了!他眸光一闪,既然如此,那就同归于尽!断他一脚,凌飞也斩戴维一臂!渊洛剑高举,对着戴维肩膀斩下!凌飞的果决完全出乎戴维的意料,正常人的反应都会有一个自保趋向,而凌飞完全没有,一瞬间就决定一腿换一手的做法。

但事已至此戴维也无法收势……戴维心中发寒,好可怕的小子,够狠!连自己的腿都敢放弃!不过没了腿你更走不了!一只手臂足够让你死了。

凌飞心中苦涩,万般无奈下的决定,如果能逃也也不至于这么选择啊!看来只能拼死同归于尽了。

砰!突然,一声枪响!戴维就要斩下的月牙刀猛然传来一股巨力,枪击的强大冲击力即便是大宗师高手也抵挡不住,手一松月牙刀被远远击飞!“好机会!”

凌飞一剑斩下!噗嗤——渊洛剑从戴维肩膀处斩下,在关节缝隙中切割而过!凌飞是最顶尖医者,对于人体构造的了解超乎想象!哪个位置脆弱,哪个位置容易进攻,他一清二楚。

这一刀,从关节缝隙切入,斩断经脉血肉,剑刃从腋下而出!一只血手抛飞!戴维的左臂,果真被凌飞斩断!

戴维冷哼一声,“一时不察,你之后不可能再有机会!退开,让我来。”

大宗师再次退开,在后头堵住凌飞的退路。

戴维的速度极快,境界的优势体现在这。

凌飞想要摆脱戴维的追击最好的办法是拉开距离后用死神之吻保持距离。

但是,死神之吻都没子弹了,还怎么用?

凌飞想着问题,和戴维又狂轰十数招,猛然目光瞥过地上的一位大宗师,他栽倒在地后腰间的枪被甩出,此刻就躺在他身体旁!凌飞心中大动,若是能拿到枪,那问题就只剩拉开距离即可!铛铛铛——双方疯狂斩击,在凌飞的刻意退后下不断往倒地大宗师靠近,距离不到一米时,凌飞猛地一剑从地上扫过,恰好扫过手枪,手枪被挑起!这一挑带起地上沙子,戴维扭过脸,以为凌飞是用这种扬沙的招法迷他的眼。

由于戴维的躲避而出现进攻间歇,凌飞左手收起湛卢剑趁机抓住手枪,砰地一声扣下扳机!正面枪击,戴维连忙扭身躲避!凌飞见机不可失,脚下一踏连忙向海边跃去!这的确是一个好机会,但是凌飞忽略了一点,周围还有个大宗师!看到凌飞的动作他拔剑杀来,一剑朝着凌飞后脑勺斩去!凌飞面色一变,凌空扭身,一剑西去!对上大宗师!铛!双剑交接,凌飞被挡住,后头的戴维已经到了,凌飞失去逃跑的机会!“想跑?

痴心妄想!”

凌飞大口喘气,和这般高手对战,他的消耗极大。

要知道他的境界远低于对方!只不过凭着超凡脱俗的战斗天赋,技击之法,以及玄妙的破剑式和死境剑法才撑到现在。

遍寻世间,哪个半步大宗师能做到他这一步?

另外一个问题关键是要先拉开距离才能用死神之吻,拉开一定距离用死神之吻才有效果,没拉开距离立马就会被追上,太短的距离死神之吻发挥不了作用。

这两个前提条件若是不满足,绝对逃不了。

胜率百分之一都不到,天魔解体又用不了,用了也没有太高的提升。

既然打不过,那就只能逃了……凌飞目光往海边一扫,但是,怎么逃呢?

剑势滔天,刀势狂暴,双方打到周围树木尽皆被砍倒。

两人所在位置方圆近百米空无一树,满地残枝落叶。

若是左臂不能用,单靠右手,他必输无疑。

双手用两种不同招法,好似两个凌飞同时与戴维对战,如此方能坚持。

双手还能再撑一阵,单手顶多撑十招!凌飞泛起别的心思,单挑是赢不了的。

可现在凌飞也不行了,左肩依靠明心手止住的血,感觉快绷不住了。

高强度的对战让左肩伤势积压下爆发,凌飞感觉左臂阵阵发麻,时不时抽搐。

现在完全是凌飞和戴维的决战,那位大宗师就在一旁看着。

铛铛铛——月牙刀划破长空,却被渊洛剑一剑斩落。

湛卢剑死境求生,每一招都被月牙刀死死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