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弃少 第六十五章 林韵兮

一路到奥斯丁酒店,时间刚好七点出头。

“嗡——”

一到乔非就来了电话。

“喂,你在哪?”

“哦,我亲爱的老三,你可来了,你可不知道,今天没有女伴在身边是多么的无聊,你过来太棒了!”

“我不是女的。”

“胜似女的!”

“滚。”

乔非在一楼大堂,接着电话出来,看到凌飞笑嘻嘻迎了上来:“哦,我亲爱的老三,今天你贼帅,当然,比起我还是差了一点点。”

“少说这些屁话。”凌飞和他并肩走在一起,走进大堂,走到门口时旁边的保安不自觉往后退了退,凌飞瞥了一眼,好像有点眼熟。

“哟,今天他们挺尊敬我的啊。”乔非低声对凌飞道,“往常看起来吊得很。”

凌飞眼角淡淡而笑:“乔大公子谁不尊敬。”

“啊哈,也是。”乔非嘿地一笑。

两人上电梯,凌飞问道:“今晚是什么宴会?”

“我也不大清楚,好像说是什么庆功宴还是生日宴,我爸给我请帖的请贴上也没写,本来不想来,他非说让我邀请一下我可爱的舍友兄弟们,我一想好像也不错,都没和你们一起来过这样的宴会。”乔非道,“哦,本来还有两张,是宿舍四个一起去的,不过我半路弄丢了。”

“这也能丢?”

“怎么不能丢,我这经常丢东西的属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避孕套也丢了,不过结果还是很美好滴,人家不介意。”乔非邪魅一笑,本就帅气的脸庞变得更有魅力。可在凌飞眼里就是——骚逼一个。

来到会场,两人走了进来,望着会场凌飞眼前一恍惚,好像这就是唐娉婉父亲寿宴的会场啊。

此刻,奥斯丁酒店经理办公室内。

“笃笃笃——”

“进来。”

门推开走进来一位侍者,他微微低头:“袁经理。”

“说。”袁经理望着电脑不知道在修改着什么

“那个人来了。”侍者低声道。

“嗯?”袁经理侧目,“他来了?”

“是的。”侍者点头。

袁经理目光渐渐变冷:“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

袁经理手指轻敲桌面,摸着自己的脸颊,那巴掌现在还疼着呢!

“凌飞……呵呵,一个弃子而已,竟然如此张狂。”袁经理面容冰冷,“垃圾一个,我会让你明白打我的代价!”

……

凌飞找了一个位子坐下和乔非聊着天。

“你这衣服不行啊,怎么不换件好点的。”乔非道,“怎么也得西装革履装成成功人士的样啊!”

“有什么好装的,你这不也一样。”

“能一样吗,我不是成功人士啊。”乔非昂着头。

“我也不是。”

“还不是?”乔非笑道,“看看你在新大都干了什么,一招把王弘毅打趴下了,这么牛逼还不算成功什么算成功?”

凌飞笑笑不说话。

“不过话说回来。”乔非认真看着凌飞,表情严肃,“我感觉,你有点不像我了解的那个凌飞。”乔非很认真,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我认识的凌飞懦弱、自卑、自闭、沉默寡言但也很善良,可你截然相反,如果不是因为你和凌飞一模一样,对于我们的事情都很了解,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换了一个人。”乔非认真道。

凌飞抬眼瞧了瞧乔非,淡淡道:“一个死过一回的人,你不会了解他的变化。”

乔非一怔,盯着凌飞半天:“可是,你的身手为什么……”

“有些事情不需要深究。”凌飞站起身,“深究无益。”

乔非望着凌飞的背影沉默着,眼前的凌飞给他一种很神秘的感觉,摸不透他。过去的凌飞似乎也有秘密,只不过那时他并没有在意,或许……

“乔非!”

乔非的思绪让这一声打断,他抬眼望去,远处走来一位中年男人,男人气度不凡,大气沉稳,眉眼间和乔非有七八分相似。

“爸!”乔非唤道,笑着上前。

“刚刚你说去接同学,同学呢?”乔经亘问道。

“来,凌飞过来一下。”乔非对前头的凌飞招手。

凌飞转过身缓缓走来,上下看了眼乔经亘淡笑道:“乔先生晚上好。”

乔经亘上下打量凌飞,眼眸中似有几分别样的味道,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才道:“凌飞是吧,果然是位俊朗的后生。”

“乔先生抬举了。”凌飞微微颔首。

“爸,今晚是什么宴会啊,请贴上竟然什么都没写,奇怪了。”乔非道,“以前可不这样。”

乔经亘微微一笑:“因为比较隐私,所以宴会名字都没写。是,陈先生办的晚宴。”

“什么陈先生?”

“陈景山。”

陈景山?凌飞眉头挑起。

从学生会室出来时间差不多了,凌飞离开学校拦了一辆车前往奥斯丁酒店。提到奥斯丁酒店他就想到凌家,让他心底冒怒火的凌家!

时在凌家遭受的侮辱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那样的耻辱深刻骨髓,永难磨灭。那股愤怒让凌飞此刻都难以平复心境,凌家!

出乎预料的简单,凌飞还以为会百般推辞什么的。接过表格填写完整,凌飞递了过去,顺带问道:“说了半天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美女接过表格看了看:“新大学生会会长林韵兮。”

“韵兮?”凌飞品了一遍这个名字,“很不错。”对于林韵兮会长身份并不意外,进来他就猜到,从桌子摆放的位置就能看出她的大概身份,再加上她说的话,八九不离十。

“不需要。”林韵兮平淡倒,“面试你已经通过,笔试纯粹的形式主义,我不兴这一套。”

闻言凌飞认真看了眼林韵兮,这女人还挺有意思,站起身来凌飞摆摆手离开。林韵兮望着凌飞离开,低声念叨了几句凌飞的名字。

……

美女眼皮都没抬:“我们管的是对学校有影响的事,与个人无关。”

“听起来挺有意思。”凌飞托着下巴道。

桌上文件不少,分门归类也是一件麻烦事,看她的样子应该整理了不短时间,这会儿终于整理完毕,拧开保温杯仰起头咕嘟咕嘟喝了几口,如天鹅般的脖颈了上下动了动,给人以一种别样的诱惑力。

“好了,你可以走了,晚上会议我会稍微提一下,如果通过会有人给你通知。”林韵兮道,上面有凌飞的联系方式。

“没有笔试和面试?”凌飞笑问道,他听说过学生会的招收有这两样。

“既然猜出来也省得我说了,是的。”凌飞颔首。

美女伸手在旁边的文件里抽出一张表格:“填一下,现在不是纳新时间,不过你情况特殊,待会儿的会议我和他们提一下,投票通过。”

“怎么不认识,这段时间给我加了多少工作,今晚的会议都是为你开的,你认为呢?”美女低下头,开始整理桌子,语气平淡并没有丝毫情绪在里面,没有因为凌飞带给她的麻烦而有丝毫情绪。

“那可麻烦你们了,学生会就管我这种事吗?”凌飞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望着她。

“繁琐之事。”美女的回答角度很有意思。

“哦?”凌飞眉头一挑。

美女望着凌飞许久道:“你想加入学生会?”

放下保温杯,美女坐下,美眸轻眨看着凌飞:“你来这里做什么?”

“学生会都干些什么事?”凌飞问道。

凌飞一顿,最近看到的美女有点多,眼前这位也是个美女,长得也不错,校花级别。脸就不说了,和任嫣然是一个级别的,不过她的脸是一种干练的美,气质也极为洒脱,如同一位职场女性,这在学生中比较少见。

一头利落干练的及肩发,简单干脆的着装打扮,衣服拉至手臂伸出一截皓腕。目光凌厉,盯着凌飞良久才道:“凌飞?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认识我?”凌飞浅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