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弃少 第五十五章 制药

“没,没事。”男人喉间干涩。

“咦?”突然凌飞轻咦一声走到男人身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把起脉来。

刚刚从房间赶出来的韩胥语三人议论起来。

“他在干什么?”刘云道。

“看样子,把脉?”郑教授低语。

“嗤,还在装?”韩胥语不屑撇嘴。

凌飞把脉片刻道:“你最近是否食欲减退,时常会有上腹闷胀、腹痛的感觉?还经常感到乏力、食欲不振?”

身材瘦男人错愕:“你怎么知道?”

周围之人惊讶,凌飞说得都对吗?把个脉就能猜到这些,假了吧?

凌飞放下他的手:“你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你的肝有大毛病。”

说罢凌飞也没理会他什么想法,走到倒下的鼎旁,单手擒住鼎耳,另一只托在鼎底低哼一声双手竟是将鼎托举而起。

哗!

众人一片惊叹,凌飞这一手惊住所有人。

“霸王举鼎!”

“我去,真的有人能够做到啊!”

“这个年轻人是什么来头?”

“不是吧?我以为只是传说,真的有人能可以啊!”

“不是吧?”

唐娉婉美眸瞪大,饶是她冰冷的性格此刻都忍不住惊异。

“靠。”刘云一个字吐槽。

“这。”郑教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年轻人竟然……竟然!

韩胥语目瞪口呆,呆若木鸡,心头砰砰直跳,这样的人,竟然也存在?

凌飞托着鼎走进房间,药已经熬好不能再拖时间,药性会散发,他必须尽快,所以他才举鼎。对于举起这鼎他并不觉得有什么,这鼎并不大,只有三四百斤,归一决加上淬体单方的锻炼如此之久,举起这鼎并不是很难。

外头的人还是处于傻愣状态,破天荒见识了这样恐怖一幕,想必他们这辈子都忘不了。

唐娉婉慢慢走进来,心中猜测着凌飞到底什么来头。医术、武力都如此恐怖的人,应该不是普通人才对,看来得好好调查他。

外头如何喧闹凌飞也听不见,唐娉婉几人进来后就关上了门,任由外人怎么说。那位面色饥黄的瘦弱男人重重点头,一定要去医院检查。

凌飞接下来的方式像炼丹,药物放下的节奏、时机都极有讲究。

“装逼。”韩胥语冷笑,“故弄玄虚的家伙。”

炼药这种东西早已被添加在封建迷信之中,韩胥语认为凌飞完全是在哗众取宠。待会儿肯定是装作失败的样子,呵呵……

韩胥语打定主意在凌飞失败时落井下石。

不断投入药物,在鼎中融化,鼎的温度越来越高,凌飞还在让刘云加火。他心中想法无数,是否要成丹?这一点很值得深思,如果单唐娉婉在他可以成丹,外人在场他不放心。

成丹需要运用独特技巧,否则必然是糊状。这样的技巧可堪称最玄妙神迹,绝不可外传,在易不全医术中也属于最顶尖的玄密。

可是不成丹是否说服力不够足?

脑中思考着,凌飞渐渐下了决定,不能暴露!糊状就糊状吧,效果可能也差了很多,但也够用了!

有了决断凌飞的动作越发迅捷,不知多久,突然凌飞一拍鼎,成了!

“熄火。”凌飞道。

刘云满脑门汗,听到凌飞的话听了下来。随着火焰的骤然熄灭,鼎体发出嗤嗤冒烟之声。

“好了吗?”唐娉婉问道。

凌飞颔首:“好了。”

“里面现在是什么玩意儿?”韩胥语讥讽道,“该不会是一团黑泥吧?”

“不错。”凌飞应道。

“唔?”唐娉婉一顿,认真看了眼凌飞,“你说认真的?”

“是啊。”说样子凌飞没料错的话一定是黑泥状的。

“哈哈哈。”韩胥语大笑,“不行就别装逼,还说什么半天,装什么装?”

凌飞抬眼:“我什么时候说失败了?竹炭面膜你没听说过?”说着凌飞掀开顶盖,放在一旁。蒸腾的热气扑面而来,是一股浓郁的药香。这些药物的融合产生一股其妙的香味,沁人心脾。

周围的人也都嗅到那股芬芳气息。

“咦,似乎不错。”郑教授眼前一亮。

“没事吧?”凌飞看了眼地上那位三十来岁的男人。

男人身材瘦,面色饥黄,此刻饥黄的脸色泛着苍白,他吓得都快昏倒。

“已经到了,刚刚延锋来了电话,应该正往里面抬。”唐娉婉道,因为是凌飞要,她在凌飞熬药时让延锋找自己认识的人,很快便送了过来。

正说着外头传来喧闹声,凌飞快步走出来,一尊四足青鼎让四人抬着走过来。青鼎很新,一看就是很普通的工艺品。不过,勉强能用。

四人满头大汗,前头延锋指挥者。左边那位汗流浃背,汗水浸透衣裳,豆大的汗滴由眉毛滑落而下,他连眨眼睛让汗水溅开。不知是不是视线偏移的原意,脚下踩到了什么痛呼一声。

旁边的人都惊恐大呼起来,另外三位手不自主松了开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身影从房间内冲出,哐的一声一道身影一脚踹在鼎上,鼎倒下的方向偏移,铛地一声巨响砸在地面。

唐娉婉冲了出来,脸色微微泛白,这要是有人在自己的工厂里出事可真是雪上加霜啊!庆幸……她看了眼还高抬腿着的凌飞。这家伙,想感谢他,事情却也是因为他而起的。不知是灾星还是救星……

凌飞扫了他一眼移开视线:“赶紧。”

说完凌飞捡起其中几类:“带我过去。”

刘云看了眼众人,前头走去,带凌飞到旁边一个房间里。郑教授顿了片刻跟了上去,韩胥语轻哼:“我倒要看看他能装出什么来。”说完也跟着走过去。

“啊!”

左边那位脚下一软,往后甩去,青鼎随着他倒下的方向压下去。这尊青鼎四人才勉强抬起,可想而知其重量,这一下压下来,绝对要命!

刘云给凌飞打下手,另外两人都在看着,凌飞将那几种药物一一熬成糊状备用。这里的实验室里其他不多烧杯试管之类的容器却不少,凌飞装好是四支停了下来。

“还没买到?”凌飞凝视唐娉婉。熬药的时间不短,每一样熬成汁液需要的时间可不少,加起来已经很长。

凌飞眉头一皱:“现在去买,次要的我先用锅,主药要鼎。”

“装逼。”韩胥语撇嘴。

看延锋离开,唐娉婉也走到房间内。凌飞夸下海口,也不知道是否真能制成,看凌飞的样子信誓旦旦,难道真的没问题?

煎药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对于药性要求不是特别严格的用锅煎并无太大问题。可若是制作驻颜丹时,那样绝对不行!易不全留下的医术中言:万有皆有灵,药物亦如是。凤凰非梧不栖,神药亦是如此,非鼎不成丹。

用锅或许能煎出一种稍有此药效的东西,却一定不是驻颜丹!

延锋看了看唐娉婉,她轻启樱唇:“去,买个鼎。”顿了半秒补充一句,“质量越高越好。”

“明白。”得了唐娉婉的命令延锋自然不会说什么。

没一会儿,凌飞所提到的几十种中药全都拿上来。中药摆了满满一台,凌飞伸出手,快速捡起其中几样放在一旁,左手刚放下右手又捡了几种放在一旁,几十种药物分门归类化为七样。

“鼎,火。”凌飞说了两个字。

“鼎没有,只有一个型的锅。”延锋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