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弃少 第四十二章 还装?

展天啸侧目:“就这样?太便宜他了。”刚刚他就在旁边看,看得挺清楚,以早前看到的凌飞样子,一脚都敢把薛亭远的下体踢爆,竟然就报个警?

“走吧,看看老爷子去,拖了几天也该开始了。”凌飞没回答,直接道。

展天啸听到展老立即精神起来:“好,那就不做麻烦事了,直接叫警察。”

“嘿。”武听到这话冷笑起来,“叫警察,好啊,我叔叔就是这一片城中村的派出所所长,你叫啊!看看到时候谁倒霉。”

展天啸淡淡道:“我劝你还是算了。”他看了眼刘天宇,在这一片中标准备开发肯定是这边情况都摸了个一清二楚,上下必然都疏通,不会给开发造成太****烦,论关系?一个所长能翻起什么风浪?

刘天宇笑了笑道:“年轻人,刚刚我好想听见是一千二的房租,漫天要价可不厚道。常言道,厚德载物,心胸狭窄的人,永远成不了大事。”

武冷笑着:“在我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既然你们两个也不识抬举,一起揍了!还给我面前说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子,你这救兵不怎么样,装逼倒是挺厉害。”

展天啸笑了,刘天宇也笑了,武在他们面前说这话让他们很想笑。

“你身上有多少钱?”凌飞突然对展天啸问道。

“唔?两千多,怎么了?”展天啸问道。

“给我。”

展天啸掏出钱包将里面的钱掏出来递给凌飞。凌飞数了十二张剩下的递还给展天啸,捏着十二张红钞票走到武近前,将钱塞在他衣襟处。

武抓住凌飞的手冷笑一声:“你什么意思?”

凌飞反手一扭,武的手臂拐了个弯,他啊地痛呼一声,手腕关节咔咔作响。

“没什么意思,就是我的房租,我从不欠人。”凌飞一把推开武,走了回来,“我们走,待会儿警察收拾局面。”

“也好,唔?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展天啸也想快些回去救治老爷子,突然一瞥,看到远处来了一群警察。

刘天宇目光扫过群众:“看来是有人帮忙报了警,也好,省得等。”

武母子看到警察却是神色一喜,这是他们的救兵啊!武揉着手腕,冷笑连连:“子,敢对我动手,反了你了!待会儿看你怎么死!监狱里的饭让你尝个够。”

“我说老刘,你今天怎么一个人过来了?”展天啸竟然还闲聊起来。

“车子抛锚王在修车,你没看到?”

“今天情况有些着急,没有关注。”

武轻哼一声:“装模作样,待会儿有你们受的,看你们怎么装。”

凌飞饶有兴趣看着这两人,展天啸竟然不急着拉他走,看来这两人也被激怒了。唔?等等。凌飞望着这两人想到了什么,目光奇异。

警察已经到了近前,高声道:“刚刚是谁报的警?什么情况?”

武快步跑上来:“孙哥,是我啊!”他心中大喜,来的还是孙哥!孙哥是所里比较机灵的一位,察言观色能力强,对于各种关系也是极为了解,所长和他的关系孙哥知道,所以经常会帮忙。

孙哥一看武眉头一挑:“武啊,什么情况?又有哪些人不长眼了?”

武手指着凌飞三人:“就是他们,一个个不长眼,中间那个,租了我的房子却把我房子搞得不能住人,旁边左邻右舍怨声载道,我要求赔点钱他不肯,还叫了这两个人过来。刚刚还打人了,你看,我这手腕是不是红了,就是刚刚他扭的!”

武倒打一耙,全都转嫁于凌飞身上。

“打人!”孙哥眉头一皱,盯着凌飞,“是你打人?”

凌飞哪还看不出两人就是一丘之貉,淡淡道:“是我。”

“好你个不识好歹的租客,人家给你租房,把人家房子弄成这样不赔偿也就罢了,还叫人打人!都给我带走!”孙哥喝道,后面跟来的两个警察大步上前冲上来。

武冷笑,看你们还装不装,脑子有病,敢对我动手。

“好大的威风。”刘天宇轻哼一声,“这就是你们办事的态度?徐文耀就是这么教育你们的?”

孙哥听到徐文耀三个字顿了顿,认真看着刘天宇,渐渐地,脸色变了。

“你是什么玩意儿,我叔叔的名字你也敢提?不知死活。”武喝道,“一个个装什么装?”

“闭嘴!”孙哥怒喝一声转身一巴掌扇过去,狠狠扇在武的脸上。

武踉跄几步瘫坐在地,满脸迷茫,瞪大了眼睛:“孙哥,你干什么?”

大妈方才一直幸灾乐祸等着凌飞倒霉,看到这一幕也傻眼了,随即怒斥:“孙晓峰,你干什么!”

“你也闭嘴!”孙哥眉头直抽抽,喝道。

大妈暴怒地冲上来了就要挠孙哥:“孙晓峰,你竟敢和我这么说话,还敢打我儿子,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啪!

又是一巴掌,又把大妈一巴掌扇倒在地。

周围的人都看傻了,怎么回事?这孙哥明显就是母子二人的人,怎么反而回过头来打他们两个?

孙哥打完之后谄媚地跑到刘天宇面前:“刘总,不好意思,让您受惊了。”

周围一片愕然,怎么回事?呆若木鸡望着刘天宇,又看看这他们中间的凌飞,这个年轻人,怎么回事?什么来头?刘天宇似乎就是来帮他的!不是个普通学生吗?如果牛逼还住这种地方?

凌飞摇摇头,无可救药的家伙。

“报警吧,敲诈勒索,能判多久判多久。”凌飞对展天啸道,这种人物他都懒得解决。

展天啸一顿,失笑道:“也是。”上一次见识到凌飞的身手,他到现在都震惊着,那种非凡身手之人怎么可能会被伤了?

“老展,他就是你说的那位友?”刘天宇仔细打量凌飞,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展天啸点头:“不错。”

武听后笑了,笑得阴狠:“又是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展天啸冷冰冰道:“现在的年轻人,确实不知天高地厚。”

“呵呵,说大话的家伙真是多。”武仰着头,“子,你哪找的两个傻逼?在我面前装什么装?就靠这种人来当底气?和你一样,都是脑子不清楚的家伙。”

“我说了,只交该有的,其他一分别想。”

“好说歹说不听,哼,动手!”武不耐烦了,一招手旁边两人冲了上去。

“住手!”一声大喝。

“喂,你们两个,让开,否则连你们一起打!”武眯着眼冷冷道。

刘天宇转过头,“你,是什么东西?”

“凌兄弟,没事吧?”展天啸问道。

凌飞淡笑道:“你认为他们能伤了我?”

大妈撞了一下武:“说话注意点,这是他本该付的钱!”

武打了个酒嗝,盯着凌飞道:“交不交?”

“你敢动手试试看!”

两人快步到了近前,凌飞看了眼,是展天啸,另一个不认识。

展天啸面色阴沉,双眸如电,慑人无比。前头两人对视一眼往后退了几步,不敢上前。

武三人顿了顿,远远见到两个中年男人走过来。不是别人,正是展天啸和刘天宇,他们两人可是看了好一会儿了,这会儿才出现。

“哼,管他们做什么,揍他!”武道。

两母子都是饿狼,饥不择食,利欲熏心。这般强买强卖的勾当显然没少做,信手拈来。

凌飞神情淡漠:“很熟练,看来没少用这个坑人。以前有所耳闻没上心,现在轮到我了么。”

年轻人武喝了点酒,这会儿嘴巴不严实,直接道:“子,你既然知道了,就老老实实把钱交出来,看你是个学生不多为难你,别自找没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