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弃少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突破的契机

“外头埋伏不可小觑,由小猪和绿眸去很可能出现危险,还是让阿龙去,以阿龙的实力可确保无忧。”

凌飞道。

幽灵闻言微微一笑:“我来不是更好?”

凌飞瞥了眼幽灵:“你当然是首选,不过犯不上,对方若不出动大宗师中的高手,留不下阿龙,阿龙一个人足矣。”

凌飞是考虑到双方战力才做了这个决定,银龙出动不会有危险,反而能够做到增加筹码,何乐而不为?

银龙起身:“那今晚就由我来吧。”

银龙微微一笑,“其实我倒是想碰上一个大宗师高手,我就差一点感觉突破,恐怕是差一场生死决斗。”

幽灵微微讶异:“快突破了?”

“嗯。”

银龙点头,“感觉很微妙,就差一点。”

“上回还以为在齐云山谷能突破,可还是没有。”

螣蛇在一旁无限遗憾道。

“上回无法进行酣畅淋漓的战斗,差了点味道。”

银龙道,“今晚,我自行搞点事吧。”

银龙这话的意思让众人心中凛然,银龙怕是要搞些大事来。

凌飞会意道:“万事小心。”

“老大放心,最不济还是会活着回来。”

银龙点头,转身往外离开。

“龙哥他……”螣蛇张了张嘴。

幽灵若有所思:“恐怕他想故意引起大麻烦。”

夏娃微微一叹,看了眼凌飞:“估计是凌飞早前和他说卡洛斯突破到大宗师有些刺激到阿龙了,以他的沉稳,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凌飞倒是很洒脱:“以阿龙的实力,不用担心,他能解决。”

凌飞对于银龙的实力很信任,弱化版的凌飞,岂是说说而已?

无论谋略手段还是身手实力,皆是上上之选。

对方的顶尖大宗师高手已经被凌飞用计重伤,再想找到这样的人是很难的,最多只有一般的大宗师高手,这样的高手或许可以伤到银龙,但想杀他不可能!“希望龙哥能突破。”

螣蛇呢喃着道。

“肯定能!”

帅猪握拳,“龙哥怎么可能会输给那个叛徒!不过是那个叛徒走运而已!”

“哦对了,忘了和你们说件事。”

凌飞笑道,“妖鸡差不多明天会回来。”

“什么?”

帅猪眼前一亮,“鸡哥?”

螣蛇笑起来:“猪头,你还这么称呼他,不怕被打吗?”

“嘿,鸡哥闷葫芦一个,不可能打我滴。”

“要回来了么,这么久了,总算有一个。”

夏娃笑道,“回来的时间也很恰当,我们正是缺人手的时候。”

唐娉婉对凌飞问道:“妖鸡,是谁?”

“一个……很值得信赖的伙伴。”

凌飞悠悠道。

螣蛇帅猪会心而笑,妖鸡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神出鬼没看起来好像一切都不在意一样,其实很在乎这些兄弟姐妹。

犹记得一次凶险的任务,凌飞负伤,七位血狼卫和凌飞被困险境,而当时的夏娃在执行另一项任务无法赶来帮忙,另外五位血狼卫也在各自执行任务。

妖鸡得知消息后放下任务,奔赴千里而来,沿途血流成河。

单枪匹马在敌军包围圈内硬生生撕开一条口子,凌飞等人才得以突围。

而妖鸡却身受重伤,昏迷半月有余!血狼卫内有这么一句话,顺境白虎,逆境银龙,绝境妖鸡!妖鸡往往在绝境中能做出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来。

众人聊了许久,边聊天边等着银龙归来,同时,也等着林韵兮。

林韵兮谈了这个世家便会回来,不论成功与否。

凌飞看了看时间,似乎林韵兮回来的时间差不多了。

“唔,等一下。”

凌飞眉头一皱,拿起手机。

“怎么了?”

夏娃问道。

“韵兮待会儿会回来,不过,这会儿外头有埋伏,我打电话让她在外面先住下。”

凌飞道。

现在回来是自投罗网,当然不能现在回来。

外面这么多埋伏的人,九条凛一个人不好使。

说罢凌飞立即给林韵兮打了电话。

“诶,凌飞,我刚下飞机,准备坐车过来。”

林韵兮那边道。

“你们现在外面住一晚上,有人包围我们家。”

凌飞道。

“啊?

那你们怎么办!”

林韵兮急忙问道。

“不碍事,他们不敢进攻,现在还不是直捣黄龙的时候,他们也下不了这个决心。”

凌飞道,“只是别有目的罢了,你和凛今晚就在外面睡,明天再回来。”

“好。”

林韵兮挂了电话,扭头看九条凛,舒了口气:“回不去了。”

“怎么了?”

九条凛问道。

“情况有些特殊,好像有人包围了家里,现在我们回不去。”

九条凛拧眉;“那凌飞他们不是也很危险?”

“凌飞说他们只是包围,还下不了决心决战,让我们安心。”

林韵兮道。

“嗯……”九条凛点了点头,可心中还是难免担心,真的没关系吗?

“那先去我家吧。”

“你家?”

九条凛微异,“你在燕京买房了?”

“不是,是学姐的家,我也住那里,走吧。”

“龙哥?”

帅猪侧目。

唐娉婉侧目。

“不错,他们很可能是今晚加大人员调度,但这无法多日持续,按说明日会更好。

不过,那又如何?”

唐娉婉皱眉。

“对!”

凌飞道,“不过,今晚得阿龙来了。”

“如果是的话,便有很大的风险。

我不否认可能不是,但不是的可能性比较低。”

唐娉婉道,“对方到现在也没有对凌飞示弱吧?”

凌飞扬首,“如今赌桌之上已有筹码,等下去并不会让筹码增加,若是继续造成破坏,筹码才会增加。”

“要去?”

凌飞微微一笑:“婉儿说得有道理,但是,并非真的不能去。”

“唔?”

唐娉婉反问。

帅猪一怔。

唐娉婉道,“所以,今晚别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他们今晚有足够的耐心,拖过去明日便是士气衰时,耐心不再。”

众人闻言看向凌飞,做决定的还是凌飞,唐娉婉的话他们是信的。

“嗯。”

“说明他们一定有再试一次的心,今晚很有可能便是他们再试一把的时候。”

“外面的可能不是三大势力的人啊。”

帅猪道。

“如果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