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弃少 第三卷 兵王弃少 第六百五十八章 易水相邀

“是啊,本来就该让我回新城的。可是,每次要回去时案件都会有新的进展,想交接时也总是出现奇奇怪怪的意外,所以一直都是我在负责,那毒品案件让我头都大死了。”周易水恼道,“今天休息一天,就想到你了,你在哪?在燕京没?”

“在。”

“出来喝酒,老地方。”周易水道。

凌飞放下电话合上药王心经,旁边的洛倾城凝视凌飞:“你要出去?”

“嗯。”

“女人?”洛倾城眯眼。

“是。”

洛倾城略带不满:“家里一个绝世大美女你不要,非要出去找野女人?”

“……对。”

“好啊!”洛倾城嗔恼,“我在家里给你做法帮你端茶送水,天天伺候大爷一样伺候你,你竟然还敢这么说!太没良心了!”

“走了。”凌飞都没理洛倾城,直接往门口走去。

“呀!”洛倾城跺脚,这个混蛋,真是招人恼。

驱车前往老地方,在门口凌飞看到了英姿飒爽的女人。虽然没穿警服,仍有一股凛然的气势在。她的短发长了一些,已经批到肩头。

“诶,这。”周易水摆手。

走上前,周易水打量了一下凌飞:“感觉,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哪?”

“有点长大的样子。”周易水摩擦着下巴,“看来是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差不多长身体了。”

“……”凌飞脑门黑线。他乜了眼周易水的胸口,“你呢,差不多也该长身体了吧?”

周易水注意到凌飞的目光,恼了:“你是不是以为警察阿姨不打人!”

“我只知道眼前这位警察阿姨发育期不给力。”

“去你的!今天吃饭必须你付钱。”

“小意思。”

两人上楼,点完菜后开始聊天。

“案件进展如何?”凌飞问道。

“别提了,烦死了。”周易水捂着头,“背后牵扯的势力错综复杂,以前还以为是一条线,最后后面是条大鱼。结果扯上来一张网!这张网还很大,里面都是鱼。”

“那不是刚好。”

“好个屁。”周易水拍了下桌子,“全都是大鱼,手段用得那叫一个厉害,根本抓不到把柄,明明有头绪了有线索了,第二天都会消失无踪。”

“在燕京扯出这样的事,后面往往都牵扯很多人。这种利益链,自然而然牵扯到各种人物。”凌飞道。

“没错。在新城都是这般错综复杂,更不用提燕京。”周易水凝眸,“我只是不甘心,好不容易快查到了,结果又得重来,烦!”

“算了,不说这些,喝酒。”周易水端起最先上来的酒。

凌飞拿起杯子:“今天我酒驾是警察阿姨授意的,待会儿可别怪我。”

“呸,你不会找个代驾吗?”周易水白了眼凌飞,“还想不喝酒?美得你,赶紧喝。今天我心情不好,你不喝你就等着死吧!”

凌飞只是玩笑一句,喝酒当然没问题。凌飞的酒量大得可怕,喝十来个周易水都没问题。

几杯酒下肚,周易水脸上爬上红润。

“凌飞,我有点想回新城了。”周易水叹了口气。

“那就回。”凌飞随口说道。

“可我不甘心啊!好不容易才追查到这种程度,让我放弃,我才不愿意。”周易水咬牙,“尤其是那群背后的人,我可不想让他们逍遥法外。”

凌飞看了眼周易水缓缓道:“你只要能抓到贩毒的主谋即可,包庇的人你最好别管了,否则,后果你难以承受。”

牵连过大,若是连根拔起周易水没这个能力,反而可能因为她掌握过多情报而遇害。

“不!”周易水哼声,“凭什么放过他们。”

“这件事,你最多也只能做到揪出主谋,牵扯更广的事,就算你想做,恐怕也做不到……”凌飞悠悠道,意有所指。

“唔?”周易水看了眼凌飞皱起眉头,她想到了自己执行任务过程中来自于上面源源不断的压力。

“有些事,你斟酌一下比较好。”凌飞又道。

周易水轻舒口气:“算了,不说这个,喝酒。”

“凌飞,好久没联系了,最近怎么样了?”周易水打了个哈欠。

“……”凌飞,他的死讯传遍天下闹得沸沸扬扬,而这位大小姐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还好,你呢?还在燕京?”

一研究就是三天时间,这三天凌飞杀了凌子轩这件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而在这沸腾的状况下,两方当事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袁瑞年如此,凌飞也是如此。凌飞安静可以理解,袁瑞年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让人错愕,都以为袁瑞年肯定会对凌飞动手了,半天都没动静。

没人知道袁瑞年在家里如何愤怒,他当然想动手,可在想动手之前凌飞就将他的想法按死了。杀手网上惊鸿一现的天价悬赏让他生生呃住一切想法!凌飞摆明了告诉他,如果他敢对凌飞身边人动手,那就让他死!

所以,这些天袁瑞年在想办法,该如何对凌飞动手?可是,凌飞这个人太棘手了,他一时半会儿想不出好办法来。凌飞的个人实力是阻碍一切办法的根源,强到一个地步,他们动手都成了问题……

“嗡——”

今天,凌飞研究药王心经时,手机震动,他拿开手机一看,竟然是周易水!好久都没看到她的消息了。

“喂。”

“几个带刺的小崽子而已,解决他们很简单。”绿眸随意道。

凌飞眉头一挑,从这话中可以听出,昨晚人带回去应该还闹了点事。有绿眸在应该不要紧,诚如他所言,小崽子而已,怕什么?

“既然你认为简单,再给你加点难度。”凌飞微微一笑。

而凌飞,对外界一切不管不问,只接几个亲近之人的电话,其他时间都在研究药王心经。这几天洛倾城也一直在房间里陪着凌飞,不,准确地说是为了看到凌飞找出治疗的办法。连续三天每个晚上洛倾城都是在沙发上累得睡着,然后都是由凌飞抱她进房间,都快成了习惯。

然而,还是没有找到治疗办法。

随后凌飞又给周豪打了个电话,让他用心挑选忠心的新人送过去,凌飞还特意强调了是纯小白。凌飞这么要求自然是有原因,因为杀手的训练和守卫者的训练并不相同。杀手训练新人更合适,杀手要的东西很纯粹,杂的东西掺杂反而是对杀手训练不好。

吩咐完毕之后凌飞开始继续研究药王心经,争取在最短时间内研究出来。

绿眸那边很快接通,沉默片刻:“什么事?”

“情况怎么样?”凌飞问道。

“……”绿眸翻白眼,“说吧,还要怎么样。”

“待会儿我会让周豪招一批忠诚的新人,这批新人需要从零开始学,学习杀手技巧!”凌飞眯眼,“昨晚的用于守卫,新人则是进攻。”

“好。”反正都是训,多几个人也无所谓。

“……”绿眸沉默半天,“你把我当成免费劳力了吗!”

凌飞笑道:“也是为你的实力进步着想。”

小÷说◎网】,♂小÷说◎网】,

凌飞轻轻站起身,转身走出洛倾城的房间,带上门,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拿起药王心经。

看了一会儿凌飞好似想到了什么,给绿眸又打了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