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弃少 第二卷 兵王弃少 第五百三十章 天生的演员

没想到竟然全都是伪装!

凌飞笑容深深,是的,伪装,凌子轩擅长心理学观察,他更是这方面的祖宗!从小魔鬼训练营中训练的就是这个,出来后执行任务更需要用,战场上成立佣兵团管理下属也需要用,可以说他前世大半辈子都在研究心理学。如何伪装成他们想要的反应,对凌飞而言再轻松不过。

虽然不知道上面的人是谁,但一定是自己的仇人,凌飞就以此骗了一波,收效甚大。

安家的包间内安又吟忍不住发笑:“凌飞挺坏的。”

“活该,想阻拦小妹生路,他该死!”安若愚眼中厉光闪烁,心中暗想待会儿打探消息看那包间里的人是谁。

“待会儿他们应该会收敛一些。”安又吟颔首。

云四海深深看着凌飞,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他脑海中闪烁着凌飞方才伪装的种种神情,这家伙简直是天生的演员,伪装得无懈可击。并且,伪装出来的下意识反应都找不到,呈献给人看的就是这样一个状态下的人!这样的伪装,相当厉害!

一个人再怎么表演总归是表演,身上有迹可循,表演痕迹能看得出来。但凌飞方才的表演,无迹可寻,就是那样状态下的一个人!演艺圈里看一个人是不是好演员就从这表演痕迹上来看,那些演技尴尬的流量艺人就不用说了,表演痕迹重到让人尴尬。表演痕迹越轻,意味着你表演的角色更贴近人物形象,表明你的的演技越高。

越是老戏骨表演痕迹越轻,所以很多角色被奉为经典,因为老戏骨的诠释毫无表演痕迹,看到这个人演出的角色,就觉得古代那个人应该是这么个形象,深入人心。

而凌飞,仅仅二十出头,竟有如此功底,表演丝毫不露痕迹,让云四海心中一凛。那些老戏骨都是多年磨练而出,凌飞这么年轻凭什么有如此表演功底?

并且还有一点,凌飞对于人心的掌握能力很强,从莫雨凝到凌子轩,凌飞每回都能在这两人喊到最高价时停下。此子,是个人物!

良久云四海才收回目光,恢复神色开始宣布下一样拍卖物。

不只是云四海,大厅内一些有识之士纷纷对凌飞侧目。演技可以说是成为上位者的一样必备技能,你需要在不同场景下给手下展现不同的形象,拔高你在手下心中的地位。而现在,凌飞的演技让有识之士深思,都说凌飞是以武力成为凌家继承者,现在看来他一点也不简单!

一样样拍卖物过去,又到了一样药物之时,众人看向凌飞。凌飞抱胸没有反应,这药草竟然不要了。而后这药被一个医药世家的子弟一千四百万拍下,属于很正常的一个价格。

陆陆续续出现珍稀药材,凌飞有些会出手,有些不动手,这让楼上的凌子轩越发皱眉。彻底洞悉了凌飞的想法,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凌飞这样的举动让人根本猜不到他具体是想要什么,再加上方才莫雨凝和他两人吃的教训,让人都不敢和凌飞抢。

“麻烦。”凌子轩视线直勾勾盯着下方的凌飞,沉吟许久道:“打电话回公司,把所有可动资金调过来!”

“嗯?”大汉一顿,“所有?”

“对!”凌子轩点头,“还有,把上次得到的那件东西也带过来。”

“那件东西也要!”

“今天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凌子轩冷冷扫了眼大汉,“让你去就去。”

“是。”

凌子轩下了决定,其他的都不管了,准备在寒山雪莲上一博!凌飞的做法让他根本不知道凌飞想要的是什么,刚刚的一亿五千万是教训,他不想再吃,今晚就光在寒山雪莲上拼一把!

安家的包间内安又吟笑容深深:“现在凌飞已经成功搅动局势,待会儿我们只要看寒山雪莲他拍不拍就好了。如果他拍,估计没人会和他抢,和现在一样。如果不拍,那就我们来,也没他的仇人来热闹。”

“今晚很稳。”安若愚也点头,凌飞的做法让局面大大有利于他们。如果说凌飞动手拍,说不定一千多万就买下,都省得花钱。

陆陆续续又出现几样药材,凌飞一如之前,拍下其中一样,没有全拍。一样样物品拍卖走,这时台上云四海拿上来一朵莲花一样的药材上来。

到了……

“寒山雪莲!生长条件极其苛刻,可它的药效完全对得起它的生长环境。关于寒山雪莲还有这么个故事,有一位登山爱好者登上一座雪山,在悬崖看到寒山雪莲,便摘了下来。回来时意外失足滚下雪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的情况下他活了下来,原因就是吃了这寒山雪莲!“

“哈哈,虽说是个故事,却也展现了它的药效。今晚的珍稀药材中寒山雪莲当属第一,各位中医朋友可不能错过。”

“底价一千万,每次加价不低于五十万。”

凌子轩低吼,目光恶狠狠扫过身后的鸭舌帽男人,如果他的情报足够准确,何须和凌飞争这个!该死,一亿五千万啊,哪怕是他也肉疼。如凌飞所言,云霖花虽是异草,但它的价格最多两千万,花七倍的价格买这么个烂草药,他怎能不气!

凌子轩咬着牙,他太相信自己的判断了。凌飞在他喊了三千万后之后的第一次加价声调拔高,之后在又一次高价后的停顿,以及最后一次颤抖的声音,无不证明了凌飞是很想要这味药。语调、下方自己观察到的表情挣扎,全都是佐证。所以他确信了!

“呃……”周围之人错愕不已。

“楼上那个是谁?”

“不知道,一般都是下人喊的。”

“是伪装得挺到位的,我都没看出来。”

“这小子……”有些有识之士沉吟不已,眼中闪烁惊异之色。

凌子轩脸色更加难看:“混蛋!”

“看他的表情,我觉得是会继续喊的。”

和这些人一样,凌子轩也认定了这味药就是凌飞要的东西。鸭舌帽男人说除了寒山雪莲外可能还有其他药物,从凌飞的反应、语气、神态来看,定是这样无疑!

凌子轩从小接受精英培养,一个出色的上位者必须能够清晰洞悉手下的心理状态,心理学是必须要学的。凌飞的一切行为都在凌子轩的掌控中,他能确定这味药定是凌飞想要的无疑!

“啧啧啧,有意思了,今晚上两个想要找凌飞麻烦的人都折戟了。”

“这小子看起来没想象中的简单,刚刚伪装得很好嘛。”

凌子轩一怔,随即面色一变,该死,被耍了!

凌飞笑容宛然:“虽然不知道你是谁,可你的魄力,我不得不夸上两句。”

“我觉得会。”

“我也觉得会,你听他的语气,明明很想要。”

“他在救人。”秦妙心轻轻道,捧起手上的拍卖单,“可能还有在整人吧。”

“嗯?”

凌飞脸上的表情恢复淡淡然,望着着楼上的包间看了许久微微一笑:“好魄力,愿意花一亿五千万买一朵最多不超过两千万的云霖花,真有钱。”

下方在喊价之时包间内反应不一,秦妙心听着凌飞的话神色悠悠,抿嘴不语,安若曦竟然能让他如此,有些难以想象。

“他在做什么?”秦叔忍不住道,“这药也不值得这么多吧。”

小÷说◎网】,♂小÷说◎网】,

价格被喊到一亿五千万,众人纷纷看向凌飞,从凌飞语气神态来看,这味药应该是他很想要的。他还会再加吗?数字已经很恐怖了。

“看刚刚他和莫雨凝喊价那样,应该不会再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