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六百三十九章 深度

陆鸿羽和王宇晨都开始准备下半场的分谱了,杨景行跟着三零六离开之前又看看喻昕婷,说:“弦乐管乐的代表都在这了,还都和我有合作的,三位好好交流一下。”    陆鸿羽呵呵:“我不算。”    王宇晨更谦虚:“你受过指导,我就没有。”    杨景行说:“我的意思是有什么怨气就发泄一下,机会难得。”    几个女生呵呵。    杨景行电话震动,齐达维打来的,他直接给齐清诺。都出去,女生们纷纷想起来回屋里拿手机或者干什么。    齐清诺故意沙哑了声音接电话:“喂……哈哈,我也猜到不是我爸……谢谢……别了……我还这么多同事要陪呢……不说了,他要回去了,我电话给他了……”    电话递过来,还没挂断,齐清诺说:“芬姨,有话跟你说。”    杨景行接听:“您说……”    汇拘芬命令口气:“杨景行,你把诺诺给我带过来,陪我们看下半场。”    杨景行很为难:“对不起您,我要听她的。”    齐清诺冷呵呵,电话那头则哈哈哈着挂了。    看杨景行收了电话,齐清诺问:“还行吧?”    杨景行嘿嘿着变得有点严肃:“问你一个难以启齿的问题……”    齐清诺的表情来了兴趣。    杨景行真是难以启齿的样子:“有没有,什么时候,觉得你男朋友还有点才华有点能干,某些时候好像身上笼罩着光环,就觉得能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很幸运,甚至很得意,格外增加了幸福感。有没有?”    听着的齐清诺短暂震惊之后就呵呵闷笑,听完杨景行的阐述后尽快收敛笑容,打击:“曾经好像有点,可是后来过犹不及了。”    杨景行抗议:“什么时候?能不能像我一样,对另一半的要求高一点……”    齐清诺咯咯揭穿:“不好意思,不能和你感同身受……同病相怜。”    杨景行安抚:“没关系,现在没了,你一句话就狠狠打击了我。”    齐清诺咯咯:“快去吧……我等会代表你送喻昕婷上台。”    杨景行简直气愤:“还来?”    ……    杨景行赶到前面,丁桑鹏正由龚晓玲搀扶着和音乐人交流。外宾们似乎也了解了杨景行和丁桑鹏的关系,不过能够谈论的多还是杨景行的钢琴水平。路楷平倒是谦虚,提醒杨景行自己声明是丁桑鹏的作曲弟子。    杨景行关心的是丁桑鹏要不要去休息一下,老人说不用。    下半场快开始的时候,大家就坐,官员们也集体回来了,听说是去和艺术家们交流了。    杨景行旁边这位感叹能这样和领导们一起欣赏一场高水平的音乐会,并听一听孟书记的点评,至大家彼此交流一些看法是真难得:“……听了孟书记的话,很受启发,以往我个人的角度还是太片面了。”    杨景行不懂意识形态,也不说。    官员就以《和乐琴心》为例,说自己听的时候也觉得很好听很新颖,但是说不出所以然,还是要领导和专业音乐人点拨一下,他才能更深刻去感受体会。    官员呵呵着谦虚:“我也是现学现卖,旁边坐着一个高材生。对你,孟书记也点头称赞呀。”    杨景行憨笑:“你说得我太惭愧了。”    官员看节目单期待:“协奏曲好,比独奏好……创作起来不容易吧?”    ……    下半场开始的音乐响起,幕布拉起,乐团已经就位,男女主持人上台,还换了衣服,又是一轮感慨歌颂,并回顾一下上半场。    上半场不但有著名艺术家的精彩献艺,也有三零六这样的年轻音乐家们给出惊喜。学生,在学校老师和政府的眼中,可是很金贵的,远没学生自己觉得那么苦楚,而是肩负重任又充满希望……    接下来上场的,还是浦音在校学生喻昕婷,师承著名教授李迎珍,同时接受杨景行的指导,她被誉为精灵一样的演奏家,善于在不同的作品中表现出丰富细腻的情感……    对作曲倒是没啥介绍。    有请欢迎之后,掌声响起来。可能是刚刚的休息让大家少了点艺术状态,或者是因为演奏家和作曲缺少名气,掌声不是很热烈,起码输出上半场,虽然杨景行旁边这位还算积极。    连立新和喻昕婷一起上场,连立新休息好了,台风灿烂,使得掌声又升起了一点。喻昕婷好像是在保持微笑,但是更趋于严肃。    现在的喻昕婷是光鲜靓丽的,大红的衣服和淡红的唇膏灯光下简直有点闪耀,小圆脸蛋也是出色的,马尾辫都比平时多了些细节追求。    连立新用一种介绍的姿态和喻昕婷一起面对观众,然后看着喻昕婷,表情似乎在鼓励和等待她说点什么。    除了眼睛的眨巴频率不自然,喻昕婷的表情是平静的,看了一下观众席上下,这姑娘嘴巴微微一张,酝酿了一两秒后还是大声说出来了:“谢谢……”把彩排的内容彻底精简了。    连立新表情配合喻昕婷,甚至还手势请她去钢琴前。    官员跟杨景行感叹:“才十几岁吧?”    杨景行点头,回头看了下李迎珍,教授是平静的。    喻昕婷在钢琴前坐好了,侧面给观众席。连立新上指挥台背对观众,乐队纷纷准备就绪了。    《g大调钢琴协奏曲》的第三乐章,是杨景行在老师那里受称赞比较多的,笼统来说是精致典雅的温暖祥和,当然,并不是从头到位都这样。用老师们的分析,杨景行在作曲的时候在这个乐章巧妙地把艺术性的创新和要表达的古朴内容进行了精妙的融合,是用一种新的角度去诠释那种人人都喜欢的感觉,比如打击乐和钢琴的配合形式、管乐和钢琴的巧妙声部穿插……    丁桑鹏挪动了一下姿势,杨景行连忙关心,没被搭理。    指挥手臂一抖,先是首席小提琴开弓,这位平日练习基本没到过的年轻老师,此刻的表情艺术得不得了,不过表现也还行。    小提琴独奏听似悠长实则短暂地作了点铺垫后,钢琴响起,和小提琴一起把动机更丰富更深刻地表达几个小节,然后弦乐在钢琴的带领下开始慢慢铺陈……    喻昕婷比平时少了点小动作,但是弹得依然很好。等到乐曲从十个小节开始那所谓的“年轻的心在搏动”,实则是作曲家要表现一下艺术追求,喻昕婷好像进入状态了,脖子开始有点歪……    曲子开始就挺抓人的,听众们表现得很有耐心甚至挺期待。浦音论坛说得没错,毕竟作曲家是个靠流行音乐挣钱的人,肯定精于谄媚讨好听众。    乐曲中段有几十个小节的大体结构其实挺简单,就是钢琴“从盛转衰”的同时而乐团“又衰而盛”,也就是这一段的各种细节处理,让丁桑鹏和唐青都技术层面夸夸其谈。    喻昕婷在弹这段的时候比平时还爱现了,一开始昂首挺胸的,可弹到最后,脊柱都弯下去了,似乎近视眼看不清琴键。不过很快又挺起来,因为冲突之后是有要走向和谐的。    和谐之后,就是越来越浓厚地走向温暖,直至祥和。连立新的指挥棒和双手是温柔的,乐队的神情看上去是惬意的,喻昕婷也是轻缓的,嘴角好像还有点笑容。    这一个长长的结尾段,就是杨景行暴发户炫富的时候,一步一步似乎在不知不觉中递进的乐思,让听众去感叹。用龚晓玲的话说就好像看电影,一个和谐的结局之后还有一个更舒心的,然后还有更温暖人心的,直至之最后出其不意却又情理之中的升华。    音乐还是有力量的,楼上楼下鸦雀无声,除了拍照的工作人员,坐着的几乎纹丝不动。    不知不觉就到最后几个小节了,木管休息后,弦乐组也先后小心放下琴弓,最后就剩指挥还在深情温柔地和定音鼓交流,定音鼓则全神贯注于钢琴。    喻昕婷都学会耍范了,左手都放腿上去,轻斜着下巴,看自己右手在琴键上用几不可见的动作按下最后几个音,然后定格,脚都没松踏板。    连立新比喻昕婷还晚收工,而观众似乎都只看指挥,大家一起等了两秒钟,直到看见连立新转身过来面对观众席,掌声才响起来。    今晚这些节目结束后获得的掌声都差不多,不过比起喻昕婷上台时得到的欢迎,现在就显得热烈很多。杨景行这边这位,虽然没什么感慨,但是鼓掌不输给听《我爱你中国》时。    连立新是满意的,喜笑颜开,再次介绍喻昕婷。喻昕婷起身,站到连立新身边,鞠躬。连立新又对喻昕婷鼓掌,乐团也人也纷纷表示,喻昕婷有点害羞。    连立新好像有点贪恋掌声,带着喻昕婷享受了好一会后,又抬手朝二楼致意。    连立新不停挥手,杨景行就站了起来,虽然只是微微鞠躬就不好意思地连忙坐下,但是几乎得到了开场曲作家的同等待遇,周围的老师专家们都看看他,楼下回头向上望的人也不少。    官员提醒杨景行:“那边在打招呼!”    杨景行又半起身,朝亲切挥手的汇拘芬那边一个点头礼,然后回头看对老师们笑,倒是没见多谦虚。    掌声持续力度不错,应该也和女主持人上台迟了点有关系,喻昕婷都鞠躬三四次了,固定的微笑也摆得挺端正了,不过还是没连立新那么自然又高雅的表现力。    亲切地送喻昕婷下台后,掌声完全停止,女主持人继续承上启下,不过这次好像更隆重一点,因为接下来是秦蒙礼的拉二第三乐章。    杨景行问丁桑鹏,丁桑鹏表示满意喻昕婷的表现,不过官员就不仅仅是满意了。    主持人一声欢迎,秦蒙礼还没显身,掌声就铺天盖地了。上来后,秦蒙礼也有顶级演奏家的风范,讲话也获得热烈掌声。    一曲结束,还是平均水准,而且少了点持续,因为没致敬作曲的环节。而却对比之下,就谄媚讨好听众这方面,拉赫玛尼诺夫显然不像杨景行这么下贱。    接着,著名大提琴演奏家为大家带来海顿的大提琴协奏曲,依然是庆典的水准,庆典的掌声。    大提琴之后,著名男女歌唱家合作歌剧两段,可能还是有那么点欣赏门槛吧,掌声虽然依旧热烈,但是有那么一部分人明显不太真诚,甚至听的时候也不太安静。    压轴大戏,著名作曲家受邀为浦音校庆专门创作的交响曲《和毅庄诚》。这位作曲家也该是年逾古稀了,和丁桑鹏不同的是,这名作曲家始终坚持创作,而且算是晚年出名,今天这首交响曲都是他的第七首了,丁桑鹏一生才五首交响曲。    和丁桑鹏的宽广博大受到广大听众一致推崇不一样,这名作曲家略有争议,除开性格上传说的孤僻或者生硬,更主要是因为作品更多见沉重甚至灰暗。不过唐青和丁桑鹏都是很欣赏这位同行的,起码从作品就看得出,是一位极其严肃刻苦对待音乐艺术的人,而且创作的多是很好的作品。    和开场曲的褒贬不一不一样,乐手们对这首交响曲《和毅庄诚》是很欣赏的,连立新也一样,在在这首曲子上花的时间比杨景行的协奏曲还多。连立新还和杨景行研究过一点,杨景行当然更加崇拜。    虽然作曲家本人没来,但是主持人的尊重介绍还是蛮隆重的,并且带领听众们一起致敬,大家都很诚恳的样子。毕竟合唱团也上场了,肯定是大场面啊。    音乐开始,男女老幼的作曲人都尊敬同行的样子,丁桑鹏也打起精神。    随着连立新的指挥棒激情舞动,没过多久,丁桑鹏比较有力地拍了拍杨景行的手臂,杨景行就用力点头。可能在老人心中,一个作曲家为这么一首作品付出的心血,要比歌唱家或者演奏家上台表演几分钟更有诚意吧。    为庆典而作嘛,当然不能太沉重,要有些喜庆和温馨才好,可是很容易就听出来,喜庆和温馨是假象,极具风格的作曲家终究摆脱不了自己。    不说沉重阴暗,起码是沧桑,而且沧桑得一塌糊涂。连立新的动作明显是深刻理解曲子了,丁桑鹏苍老的眼神也一样。不过有些人可能会失望,因为没预想中的辉煌雄壮。    很完善的作品,中心思想很统一的作品,朴实却又深情的作品。用作曲系老师的话说,听这样的作品,不会让人感觉作曲家多么才华横溢天赋异禀,但是听得到作曲家的情感和思想,听到他为每个音符赋予的灵魂,听得到执着和追求。    时间并不太长,十几分钟一曲结束,连立新的结束动作好像完成了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任务。    掌声雷动,杨景行顾不上鼓掌,得扶丁桑鹏站起来。    结果是全体起立鼓掌,毕竟也是最后一个节目了。音乐人们边鼓掌边交口称赞,龚晓玲的两行热泪也能说明作品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