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六百三十三章 学术

其实学校论坛现在管理挺严格的,看上去一片和谐,甚至有些做作,因为校庆的官方味道,还有吹捧杨景行的帖子,虽然不多,但是对立的声音几乎为零。    在一个期待三零六新作的帖子中,大家也是客观中肯友善地讨论,有支持有怀疑有期待有冷淡,齐清诺都乐得看热闹,有人说了一句“大树底下好乘凉”,也还好,可是:““……他来个一人得道接省略号,还呵呵。”齐清诺描述的语气并不是多在意。    杨景行小人之心:“不是针对你们,。”    齐清诺点头:“可能吧,可是不甘心被摆在何种位置。”    杨景行沉默了一会,不安慰女朋友还抱怨起来:“谈恋爱……以前被百般蹂躏讽刺都觉得自己百毒不侵,如今诺诺受了一点阴阳怪气的嫉妒,我就想骂人了。”    齐清诺看男朋友,呵呵:“真的?”    杨景行挺严肃。    齐清诺哈:“找到你软肋了。”    杨景行自卑:“人的愤怒都是源于自己的无能。”    齐清诺补给文化:“原话不是这样……”    不管怎么样,齐清诺还是答应杨景行,尽量不戳他的软肋,更不让别人碰,所以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一笑而过吧。    更心平气和地一路聊着,事业和感情,杨景行觉得没啥冲突的,事业就是感情的绿叶,如果不是为了给感情增添光彩和乐趣,事业也没啥意思:“……好几天见不着你我也想,但是思念也是动力,而且我们都做得不错,每次在一起都能为彼此高兴,因为彼此的存在,做的事情更有意义。”    齐清诺咯咯笑:“你还是换回原来那种肉麻吧,这个太难承受!”    杨景行一本正经:“连上床都更有底气更愉快,所以彼此依靠共同进步本来就是奋斗目标,是爱情的幸福目的,怎么还成了攀附了。”    齐清诺点头同意,不过又钻牛角尖:“想与你同行,不是被拖着走。”    杨景行说:“男人披荆斩棘的时候,想起身边有个心爱的女人不离不弃一路相伴,多有激情。”    齐清诺笑得受不了:“别把自己说那么伟大还带上我……”    到自己家楼下后,齐清诺看着杨景行,报复性肉麻:“有点舍不得你。”    杨景行抉择:“很动听,不过更愿意看到明天神采飞扬的诺诺,好好休息。”    齐清诺笑:“好,说。”    杨景行没猜太久:“我爱你。”    齐清诺受不了自己,下车了才回敬。    已经快十一点,杨景行给喻昕婷打电话:“准备休息没?”    喻昕婷说:“准备了,洗完了……之前和安馨聊天了。”    杨景行兴奋:“怎么样,她说我的关荣事迹没。”    喻昕婷嘻嘻:“说了,孔晨荷也听了。”    杨景行说:“那就好好休息,别怕什么大明星,也就那样吧。”    喻昕婷嘿:“我又没那么厉害……安馨惨了,要准备利兹的比赛!”    杨景行教训:“你不给她加油还幸灾乐祸。”    喻昕婷争辩:“我加了!”    杨景行说:“我给你们俩都加油,我车也要加油了,不说了,好好休息。”    喻昕婷嗯。    杨景行回家后上网,鲁林他们还在互相奚落中庆祝。语音聊天里更不得了,几百号游戏玩家在听鲁林无私传授杀掉终极boss的攻略和细节,同时还有招兵广告。    没有半点奉献的杨景行也跟着分享成就感,可朋友们关心的是配乐什么时候能做好,大家的犀利功劳能不能尽快到网上传播。鲁林也知道浦音校庆,但是他相信以四大师的本事,做个背景音乐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十一月二十七号,星期二,早上六点多的时候,透过钢筋水泥丛林就看得出来今天的浦海又有一个不错的天气。    杨景行八点半赶到锦江饭店,准备旁听九点开始的“浦海音乐学院建校八十周年国际院校长论坛学术研讨会”,说法是他现在也有“老师”头衔了。    会议地点是饭店小礼堂那宽敞讲究的贵宾会客室,布置得隆重而典雅。院校长们是国家领导人见面会谈似地单人沙发半圈围坐,旁听的都是浦音的领导和教授专家,三十来号人坐的位置类似记者席,还有同声传译可以听。    杨景行待遇不错,能坐在第二排的边边上,靠着李迎珍,是钢琴系的一员。    不过杨景行的名气似乎已经伸出钢琴系,浦音著名小提琴教授徐霖希来的时候都从后面拍拍他的肩膀:“杨景行,李教授没跟你一起来?”    “徐教授好。”杨景行先礼貌,“我从家里过来的,李教授估计快到了。”    徐霖希点点头:“昨天你们走得早,没来及跟李教授喝一杯。”    杨景行笑:“等会午宴的时候……”    再有领导和教授来,距离近点的杨景行都主动打招呼,基本上都得到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回应。昨天晚上没出现田杰智今天来了,不过座位在另一边,好像是唯一一个看都没看杨景行一眼的人。    指挥系主任孙远飞来跟杨景行确定事情:“秦蒙礼上午要和乐团排练吧?”    杨景行点头:“昨天听连指挥说是。”    孙远飞拿出欣慰的表情:“乐团普遍反应,跟你合作过程很愉快,好像还能经常听你独奏两首。”    杨景行呵:“都是同学比较放得开,还要多谢您的帮助,不然不会这么顺利。”    孙远飞点头:“应该的,资源就要优化运用……”    没多会李迎珍也来了,看上去精神状态不错,笑吟吟和同事打招呼,看见学生也没摆严肃脸。    路楷平来得迟了点,跟李迎珍说学校里已经安排好了,试听会就在钢琴系会议室举行,音响设备会就位。    将近九点,旁听席满座,而学校宣传科的几台照相机也早已经就位。主持人简单讲话,欢迎院校长们,听不出英语真实水准。    十几位院校长从休息室鱼贯而出,而且和听众席上纷纷起身的人一起对今天致意学术性的正式鼓掌。    院校长们依次站到自己的沙发前,没坐下地继续鼓掌,几乎都面带微笑,现场很有仪式感。    等院校长们都站好位置了,居中的浦音校长杨志信先停止鼓掌,请两边的同行和学校的同事入座。    大家坐好,也安静了,没坐下的杨志信开始讲话:“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老外们纷纷戴上耳机。    校长再次欢迎客人,尽量简短地介绍了浦音在音乐史上取得的教育成果,并对音乐教育工作者们致以诚挚地敬意,对台下鞠躬。    大家鼓掌,杨志信再正式地一一介绍自己的同行,让会场鼓掌了十几次后,他自己也终于可以坐下,开始今天的主题,“音乐教育的新方向”。    这么多院校长都要做学术报告呢,所以杨志信有带头压缩自己报告时长的意思,只讲了十来分钟,不过听上去内容都是很有总结性的精华,所以掌声热烈。    接着,曼哈顿音乐学院的院长讲话,大部分浦音人又戴上了耳机。    美国人好像视野没那么开阔,只着眼于一点,就是科技这个东西和音乐的结合,说什么任何行业对先进科技的敏感性和渴求性都是超越音乐的,这是不太好的,他认为算是最传统的音乐人也不应该抵触反感科技……    浦音钢琴系对客人对科技的推崇也致以热烈掌声。    接下来是新加坡人,他着眼于音乐的市场化,认为音乐人应该有开拓市场的责任和勇气,而学校当然也需要这样的意识……    赚钱大家当然都喜欢,继续热烈鼓掌。    然后桑顿音乐学院的院长似乎是临场发挥,因为他提到了杨景行,翻译显然不知道杨景行是谁,所以耳机里传来的也不是标准发音,不过对讲话中观点的翻译应该偏离不大“教育渴望聪明的天才一样的学生,这是正常现象,特别是在艺术教育中。杨进信的出现激动人心,每个人,奔走相告,庆幸能见到一个百年,甚至几个世纪才能出现的,一个的奇迹……然而我认为,这是违背教育的初衷的,我们的责任和期望,不应该只限于天才……”    不少人看看杨景行,杨景行听得挺认真,直到上面讲话的人说可能杨进信自己可能已经认识到音乐不是天才的独角戏,杨景行才讪笑了一下。听完后,杨景行又像事不关己一样鼓掌。    虽然是很形式化的所谓学术会议,但是对于杨景行这种没见过世面又没啥文化的学生来说,院校长们应该还是有很多真知灼见的,起码他看起来听得很认真,那怕后来又被点名几次。    十点半中场休息,大家又社交一下。桑顿人可能是怕自己得罪了天才,主动来和杨景行沟通一下,不过他很高兴地证实了自己的观察,杨景行真的认为音乐不应该是天才的对角戏。杨景行甚至认为随着教育的发展,没准那一天,所有人都能读谱,甚至都能创作,这样就能更好地体会到音乐的快乐,就和文学一样。    美国人就是爱夸张:“你会让这一切变得更好,你有这种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