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二百九十九章 成功

一个课间的时间后,教授们回来了,学生们赶快各就各位。按照程序,接下来就是几位教授各派出一名学生去和杨景行切磋。都是些优秀的演奏艺术家,杨景行一视同仁,对每个人的演奏都给予相当程度的肯定之后再挑剔一些细节问题。老师和学生们给予了主角足够的尊重,不管杨景行说得对不对,大家都认真聆听或者实行。杨景行状态越来越好,甚至开始让喻昕婷当助教,让不管是谁坐在琴凳上,喻昕婷都有机会学习实践。而良好的学术氛围也让喻昕婷不再扭捏拘束,开始像所有人一样投入进去。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只有主持人意识到需要中途休息。又是两个小时后,终于到原本计划中的最后一个学生嘉宾了。冯教授的一个男学生,大三,沉默寡言文质彬彬的的样子。这个男生虽然没陈羽那么大名气,但是演奏水准似乎在伯仲之间,在浦音钢琴系也算个人物,他用一首肖邦第三叙事曲赢得了超越交流会的掌声。肖邦第三叙事曲是一件背景不太明确的作品,而且作品的戏剧性和叙事性感觉上并不是那么明显,所以留给了演奏者比较广阔的发挥空间。从技术层面上看,叙三没什么大难度,但是不少人认为它是作者四部叙事曲中最有表现难度的。男生的演绎很好,相对一些快的版本而言,他慢得细腻内敛却朴实无华。杨景行鼓掌之后装模作样地沉思了几秒钟才开始说话:“这件作品对我很有意义。当初,李教授就是在这件作品上让我对音乐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不怕你们笑话,我刚开始一直觉得所谓的音乐情感是牵强做作的说法,可是弹这首的时候,明明不难,却怎么也弹不好……”杨景行还真感觉是个人物一样抒发起情感来了,还越来越不着边际:“……我认为这是东西方文化差异造成的,可能我们比较含蓄,欧洲人更直接。这首曲子我听过不下二十个版本的,我不能说顾然弹得最好,但是我个人很喜欢,因为我能听出是有东方文化底蕴的人在演奏这件作品。我觉得这是境界,是追求,我只能说很好,谢谢。”杨景行又鼓掌,大家附和。还坐着的顾然却有点茫然无措的样子,他也不是美女,想来也没指望会得到杨景行的特别关照。好不容易高雅档次了一阵,一个女生却给大家泼冷水:“杨景行,你说的境界,具体指什么?”杨景行说:“自我,顾然在演奏这件作品时有强烈的自我……我随便说说,你别介意。”顾然像个女生一样低头害臊了。杨景行继续说:“我猜像他这样演奏,去欧洲不会很受欢迎。但是我相信在这里,会有很多人喜欢。虽然说音乐没有国界,但是我觉得立足我们自己,是最好的。”大家还没感叹杨景行的境界,女生立刻继续:“你自己呢?有这种境界吗?比如在创作中。”杨景行讪笑:“我会朝这个方向努力。”“你的意思是顾然的演绎是完美的?”杨景行却摇头了:“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的意图很好,但是并不是比别人好……”这种话,顾然倒是抬头虚心听起来。杨景行继续说:“抛开意图和情感,纯技术上,我觉得还有几点可以注意……”这就又回到老路上了。简单说了几点后,顾然就回座位了。主持人上去更喜庆一点:“下面,有请陈羽为我们演奏,有请!”杨景行和喻昕婷也拍着巴掌,目光迎接陈羽起身走到钢琴前。陈羽用国际范微微给大家鞠躬,然后坐下,稍微调整一下,再对观众说:“肖邦第四谐谑曲,谢谢。”这是一首有相当技术难度的曲子,对钢琴的学生来说,大家平时议论的难度不是鬼火拉三什么的。那些炫技的东西是很难,眼花缭乱的难。可就算难上天,不去碰总行吧?没人说不能弹拉三就不能当钢琴大师呀?对钢琴学生来说,真正的技术性难度在于肖邦第四谐谑曲这样的作品。大部分学生不会在鬼火上浪费时间,因为再怎么练也跟那些天赋异禀的人没可比性,会差得太远。可诸如第四谐谑曲这样的东西,是大家可以练并且应该练的,因为彼此都有这个能力去朝大师们尽可能靠近,只看你会不会付出那么多努力。陈羽有和她的名气匹配的水准,弹得非常好,大的失误当然不可能有,细节上的情感表现尤其细腻而充分,但是又有足够的灵动性,在几个会难住好些大师的地方依然表现的行云流水收放自如。虽然钢琴演奏看上去并不需要什么台风,但是不得不说上过国际舞台的人就是很不一样,陈羽很有风范,尤其是和喻昕婷这样的对比起来。她那个弹到动人处就微微张合嘴唇无声诉说的习惯似乎也成了大家的特有标志。喻昕婷也一直看着陈羽,听到一个精彩的了才抬眼瞧杨景行,发现他看着地板的,比自己更认真。一曲结束,陈羽得到了今天最热烈的掌声。可是她并没感谢,而是如前面其他学生一样看向今天的主角,似乎准备虚心接受点评了。等掌声停了后,杨景行对陈羽说:“谢谢,至少今天有个好的压轴戏。”大家呵呵,陈羽也笑着站起来,半对观众半对杨景行,比今天业余的主持人更有风范:“谢谢,不过我想听听你的看法。”杨景行说:“我只敢纯粹以听众的角度,很好。”陈羽还是附和着大家笑,鼓励:“那你也应该是个好听众,comeon,说说看。”杨景行对大家说:“今天这么多同学,我了解最多的除了喻昕婷和安馨,再就是陈羽了,不过了解途径不一样。陈羽的肖邦专辑我听过,也有那么多人评价过了,我讲不出什么新鲜的……希望你以后越来越好。”被杨景行真诚地看着,陈羽灿烂地笑笑,主动伸手。两人礼节性地握握手后,杨景行再度谢谢,陈羽就鞠躬回座位。看杨景行准备谢幕,系主任又站了起来,对大家说:“解决问题首先要发现问题,我相信大家都感觉得到,杨景行是很认真地在对待今天这个交流,尤其是他针对的那些细节,可能是你们平时很难注意到的,就算是大师班,也不一定都有这么详细。今天这个交流会,可以说很很不错,很成功……在这里,我代表全系学生谢谢杨景行,也谢谢陈羽。”杨景行和陈羽都感谢了,系主任又说:“这种形式以后要多办一些,相信大家受益匪浅。可能,下一次就不叫交流会,我们叫杨景行大师班。”主任也幽默了一把,大家都笑笑,主任满意地点点头,问:“李教授,还有没有什么要说的?”李迎珍摇摇头:“没有了。”“那就这样吧。”主任坐下。主持人还是去完成任务:“很高兴杨景行钢琴交流会圆满成功,谢谢各位领导教授,谢谢各位同学,祝大家学业进步……”大家已经开始准备离开,说是只到四点半,可现在已经快六点了。杨景行学李迎珍做出了送客的姿态,其实主要是接受老师们的表扬和一些同学的祝贺。喻昕婷和安馨等着李迎珍和杨景行把人送完,想来李迎珍一定要训话的。陈羽也等到了最后,向李迎珍问候:“李教授,名师出高徒。”李迎珍笑笑:“又有进步了,继续加油。”陈羽点头,坦白:“我有话想跟杨景行说……”看杨景行:“我在外面等你?”杨景行也点头:“好。”室内就剩下师徒四人了,李迎珍开始总结表扬:“昕婷,今天还不错,学到东西没?”喻昕婷点头嘻嘻。李迎珍再看安馨:“杨景行没说错你吧?”安馨点头。李迎珍交代:“有这个条件自己就要主动点,多问多学。”安馨还是点头。李迎珍再看着杨景行,像是审视,好一会了才松口气地说:“就是要这个态度,不逼你一下就是不行!”杨景行嘿嘿。李迎珍难得笑一下:“吃饭去吧。”出门,发现陈羽在走廊楼道处等着的。李迎珍没说什么,自顾自先走了。杨景行问:“神秘嘉宾,什么事?”陈羽笑得有点责怪,说:“能单独聊几句吗?”杨景行大度:“我有什么错的,你直说,她们也听听。”陈羽摇头,礼貌的微笑:“不是。”看看杨景行身边的两个女生。安馨朝台阶迈步,喻昕婷跟上。杨景行想起来:“安馨,晚上叫池文荣一起吃饭?”池文荣就是安馨的男朋友。安馨回头看一眼,不置可否继续下楼。两人面对面,陈羽似乎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爱笑了,说:“That’swonderful,完美。”杨景行笑:“你也怕人听到了说你颠倒是非?”陈羽摇头:“眼见为实,其实以前有机会听你的CD,坦白说那时候我不相信。”杨景行说:“我也不信。”陈羽稍微严肃一点:“可能有点突然,不过我七月份有几场演奏会,你有时间吗?”杨景行说:“放假,我要回家,可惜了。”陈羽狡黠一笑:“我想请你当演奏嘉宾。”杨景行有些受惊的样子,指指身后:“不是这种规模的吧?”陈羽配合地忧虑:“观众呢,可能会多一点点。”杨景行担心:“我怕砸你招牌。”陈羽继续惊喜:“你可以弹自己的作品。”杨景行认真一些:“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目前还没有准备好,比较忙。”陈羽还有条件:“我可以给你搬椅子。”杨景行笑:“别说了,不然错过太多了,可惜我没时间。”陈羽终于开始相信了:“完全抽不出时间吗?”杨景行点头:“只有祝你演出成功的时间。”陈羽意外的表情,嘬了嘬嘴唇:“太遗憾了……其实今天是冯教授叫我来的,不过我觉得很不错,真的。”杨景行笑:“我谢谢冯教授……走吧?她们在等我吃饭。”两人不紧不慢下楼几步,杨景行拿出手机看,陈羽也看看自己的,有点心不在焉地说:“我在学校时间不多,没怎么听过你的传言。”杨景行笑:“我听过你的……美言。”陈羽看看杨景行,总结:“总之,很高兴认识你。”杨景行说:“我认识你好久了,不过今天才高兴。”陈羽笑笑:“这几天天气不错,心情也不错。”一出排演中心大门口,一声怪叫就朝杨景行和陈羽袭来:“怪叔叔!”除了喻昕婷和安馨,等着的还有齐清诺、何沛媛、年晴、王蕊、柴丽甜、邵芳洁,以及之前在交流会上表现的比较积极的一个钢琴系大二女生。九个女人一堆红红绿绿,九双眼睛只在杨景行身上扫过,然后几乎都奔着陈羽去了。王蕊还是最先把注意力给杨景行,用夸张的英姿蹦腾过不到两米距离到杨景行跟前,半信半疑半讽刺半恭喜:“坏叔叔,都说你上课魅力四射啊,好行啊!”看似不关注的年晴立刻接话:“给你开小课!”杨景行指指陈羽:“这不用我介绍吧?”“谁不认识?比你出名多了!”王蕊讥讽着杨景行又朝陈羽跳跳下巴,热情:“你好。”那样子简直是想拉个同盟军。陈羽回应一下:“你好。”然后再用目光回应前面那一对对或友好或灿烂或平淡的目光。杨景行介绍:“她们是三零六的……”、陈羽点头:“我知道。”齐清诺已经走近,笑着责问:“我们就要介绍,什么意思?”何沛媛也和齐清诺一条阵线:“就是!有人吃醋了。”杨景行对陈羽说:“我们去吃饭,有就会再聊,今天谢谢了。”陈羽简洁点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