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医圣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探索

程映雪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对着沈风深深的鞠躬之后,道:“沈前辈,之前我得知您是仙界之人后,说实话,心里面真的对您产生了排斥。”

“但,我现在想明白了,如若不是您的出现,我爷爷将没有多久可以活,至于这次程家内其他人的刁难,我们也只能全部承受下来。”

“现在这一切全部因为你而产生了改变,是我自以为是天域之人,仔细想来其实在如今的天域之,有不少曾经是仙界的人,在这里彻底的崛起了。”

“我相信你会是下一个在这里崛起的仙界之人。”

“不知我现在还有没有资格成为您的徒弟?我想要在铭纹一途崛起。”

沈风看着面前无真挚的程映雪,对这丫头能如此诚实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心里面倒是有几分欣赏。

“下次吧!等下次见面我再给你答复。”沈风淡然一笑道。

程映雪没有继续追问,清楚不拒绝,代表了有机会。

而程德年笑着捋了捋胡子,朝着沈风拱了拱手,道:“沈小友,此次一别,我相信很快我们会再见面的,你一定要在这里等我,最多两个月左右,我肯定会重新回到极风岛一趟。”

“至于这座庄园,只是你想来住,你可以尽管留在这里。”

说完。

他和程映雪向外面走去,沈风跟在后面相送。

在来到庄园外之后。

外面停靠着一辆琉璃天马,这之前程映雪控制的琉璃天马,足足要大一倍左右。

程德年和程映雪踏琉璃天马之后,程元随即控制琉璃天马踏空而起,快速的消失在了沈风的视线里。

幸好没有将苏水月介绍进程家,沈风看得出程德年这一脉的人,在程家内的情况恐怕不容乐观。

……

入夜。

沈风在山顶庄园停留到晚之后,他来到了极风岛的海岸边。

那艘玄剑谷杂事房的破旧玄舟依然停靠着。

当沈风踏玄舟的时候,张龙华这圆滚滚的胖子,随即从船舱之奔跑了出来。

他一直在这里等候着,哪怕是看到罗婉凝等人离开,他也没有要走的念头,必须要等到沈风才行。

张龙华毕恭毕敬的来到沈风面前,恭敬的喊道:“沈管事!”

沈风越来越欣赏张龙华这胖子了,虽说修为才初玄境一层,但办事情挺忠心耿耿的。

“去玄剑谷四周的海面转一圈。”沈风对着张龙华说道。

次晚。

沈风和张龙华一起回玄剑谷的时候,地面在不停的颤动,仿佛有一股澎湃的能量波动,在这座岛屿底下暴动着。

根据张龙华所说,这座岛几乎每个晚都会颤动,据说在地底之下,有玄剑谷先祖留下的宝物。

凡是在晚领悟剑道的人,要白天进展的更加快速,传说是因为那件宝物所带来的。

沈风对这件宝物非常感兴趣,他是不打算回玄剑谷做杂事房的管事了,不过,这件传说的玄剑谷宝物,他必须要去探索一番才会心甘。

张龙华对于沈风的命令没有任何疑问,他立马启动了破旧的玄舟,向玄剑谷的方向行驶而去。

沈风又说道:“我们只要在玄剑谷周围绕圈,尽量不要让岸边把守的玄剑谷子弟发现。”

这回,张龙华愣了一秒,随后,他立马点头道:“沈管事,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岸边的玄剑谷弟子发现我们。”/content

程映雪放下了对沈风隐隐的抵触,她清楚自己爷爷能在近日内跨入四阶铭纹师,肯定是因为沈风化解了她爷爷的铭纹反噬,以及点拨了一番的缘故。

沈风对于程德年这番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如若以后真的有机会,去一趟程家倒也可以,毕竟他需要寻找三徒弟厉欣妍,要借助一重天内的强大势力。

程德年叹气摇头道:“映雪,这是现实!必须拥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够得到别人的尊重。”

转而,他又对着沈风,说道:“沈小友,这次回程家,我需要处理一些事情。”

“等一切办妥之后,我会来这里亲自邀请你去程家做客。”

他没有再提起手里铭纹玉牌的事情,如今这种时候,他没心思试探这种铭纹玉牌,到底是不是沈风勾画的了!

一旁的程映雪得知自己的爷爷,即将突破到四阶铭纹师之后,她心里面的忧虑,顿时消散了,终于明白自己爷爷的底气是来自于哪里。

这一刻。

说话之间,他脚下的步子跨入了会客厅,玄气从体内冲击而出,眸子里的光芒冷冽了几分。

然而。

程德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冷笑道:“程元长老,我劝你最好听我的,我只需耽误一炷香的时间。”

“到时候还请你不要推辞。”

“我得要好好的感谢你,多亏了你,我才有把握在数日之内,跨入四阶铭纹师的行列,这次回去肯定能有惊无险的度过。”

在看到程元的身影消失之后,程映雪脸的怒火越发浓郁,不禁说道:“区区程家内的一名普通内门长老,竟然也敢对爷爷您如此出言不逊。”

“想当年我们这一脉最辉煌的时候,哪怕是嫡系的核心强者,对我们也礼让三分,如今这些人真是狗眼看人低!”

“给我一炷香的时间,我会跟你一起回程家。”程德年对着年男子说道。

闻言,这名年男子眉头微微一皱,喝道:“程德年,我是奉命来带你回去的,难不成你想要反抗吗?如此拖延时间,你认为有意思吗?”

名为程元的年男人,身体猛地一紧绷,眼眸闪过一丝犹豫和慌张,他只是来带程德年回去的,犯不着为了一炷香的时间,在这里拼了命和程德年对战。

数秒之后。

程元冷哼了一声,袖袍不爽的一甩,身影走出了会客厅,向庄园外面掠去,道:“记住一炷香之后,给我准时走出庄园,否则哪怕我拼了这条命,今天我也要见识见识你在这里的底牌。”

“你的修为虽说我强一筹,但这里是我的庄园,你说我会没有留下底牌吗?”

“借助这里事先布置好的底牌,我要取走你的性命绰绰有余,大不了从此老夫再也不回程家,你想要试一试吗?”

content

没多久之后。 !

一名满脸阴沉的年男子,出现在了会客厅的门口,身穿着奢华的衣袍,气势隐隐的超越了程德年,眼眸里是无尽的戏虐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