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医圣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你自己看着办

沈风看到齐山和潘墨等人的神色后,他随口说道:“此事完全是一个误会,不知这位姑娘脖子里的玉,到底有什么含义?”

一旁的齐山立马对沈风解释了一遍。

沈风在得知这块玉的来历之后,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会误会了。

原来这块玉只会送给自己喜欢的人。

沈风知道眼下想要得到这块玉是不可能了,他说道:“我第一次来云炎古城,也是第一次来铭纹阁的总部之内,并不知道这些事情,所以才引起了刚才的误会。”

“我纯粹只是对这位姑娘脖子里的玉感兴趣,如若有所冒犯,我在这里表示歉意。”

他脸没有丝毫伪装的表情。

姜运豪看到沈风坦然的神色之后,他的气势收敛了几分,目光看向齐山等人。

齐山说道:“阁主,这位小友确实是第一次前来云炎古城,而且这位小友的人品,我可以拿我的人头来担保,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无耻之事。”

见齐山话音落下之后,沈风又说道:“如若我早知道这位姑娘的身份,以及这块玉的来历,那么你们说,我会在总部之内对她言语调戏吗?”

闻言。

姜运豪微微点头,算是认同了沈风的这种说法。

要知道姜凌月是总部阁主的女儿,应该没有哪个家伙,敢直接在总部内调戏她的。

而刚才姜凌月直接动手,完全是误会了沈风盯着她的胸口。

随后,沈风又提出要买她脖子里的玉,所以才让她忽略了很多问题。

此刻想来,姜凌月也觉得,可能真的是自己误会了这个家伙。

一旁的张义鹤十分不甘心,眼看着一个好机会降临,结果又如此匆匆收尾吗?

他义正言辞的说道:“阁主,不管如何,这小子总要先控制起来,等之后……”

在他还没有把话说完的时候,姜运豪挥了挥手,打断道:“凌月,你认为呢?”

姜凌月美眸里的目光盯着沈风,片刻之后,她冷冰冰的说道:“如若此事真的是误会,那么没有追究下去的必要了。”

说完,她不再多看一眼沈风。

张义鹤知道事已至此,他无法借此机会为难齐山等人了。

随后,他对着姜运豪说了一声之后,便朝着远处走去了。

齐山和姜运豪聊了几句后,同样是带着青州分部的人离开。

沈风跟在人群之,他脑不停响起龙族之王的声音。

“小子,你还想不想修炼我龙族的金光呼吸法了?”

“而且,龙族的那把石剑,只有等你修炼了金光呼吸法,将来才有一定的可能,真正的将其使用。”

龙族之王当初说过,只有沈风帮他找到一次能量后。

他才会把金光呼吸法传授给沈风。

这种呼吸法,只有纯正的龙族血脉才能够修炼,其不仅仅是掌控石剑的资格,而且修炼金光呼吸法,对自身也会有着不小的好处。

沈风自然是非常想要获得金光呼吸法的,只是靠着光明正大的途径,想要获得姜凌月的那块玉,应该是非常困难的。

可他的性格如此,根本不会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在他思考之际,龙族之王的声音再度响起:“小子,反正不管如何,我都要获得那块玉的能量,你自己看着办吧!”

闻言,沈风紧紧皱起了眉头,脑在不停想着办法,好一会之后,他眉头逐渐松开了。

暂时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他觉得眼下,先应付了之后的铭纹斗再说吧!

“算此事和齐山无关,可他毕竟是青州分部的阁主,此事他也有一定的责任。”

齐山和潘墨等人听到张义鹤的话之后,他们眉头纷纷皱起,对于沈风的人品,他们还是非常信任的。

他们在看到沈风没事之后,才算是缓缓的松了一口气,转而,又将愤怒的目光盯着姜凌月。

齐山等人才不会去管姜凌月的身份呢!如今在他们眼里,沈风可要铭纹阁总部重要多了。

姜凌月看到走近的姜运豪之后,她皱眉说道:“父亲,这家伙刚刚眼睛一直盯着我,而且他还说要买我脖子里的玉。”

姜运豪得知自己的女儿被人言语调戏,他身体内的气势顿时蔓延而出,暴怒的目光盯着齐山等人身旁的沈风,喝道:“齐副阁主,这小子是你们青州城铭纹阁分部的人?”

这次不等齐山回答。

张义鹤知道机会来了,他立马开口道:“阁主,青州城铭纹阁分部的人,竟然敢言语调戏凌月,从这件事,可以看出青州分部人是什么德性了。”

姜凌月尽管十分的恼怒,表面也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可她只是想要教训一下沈风,并没有真正存在杀人的念头,所以她才没有使出全部战力。

根据刚刚沈风躲避的速度,姜凌月初步推断,这家伙的战力,可能相当于普通的地玄境四层修士。

当然,沈风的真实战力可不仅仅是如此。

“之后,他言语之间又一再调戏我,这种人是怎么进入总部之内的?”

她自然不好意思说沈风盯着她的胸口,只能含糊其辞的叙述了一遍。

只见姜运豪、齐山和张义鹤等人,在感觉到附近有动静之后,他们随即从院子里冲了出来。

齐山和潘墨等人第一时间来到沈风身旁。

虽说她刚刚只使出了地玄境三层左右的战力,但要对付一个地玄境二层的家伙,应该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除非这个无耻之徒是越级天才,其战力要超越他自身的修为。

“是不是这块玉有什么特殊含义?我真的只是对你脖子里的这块玉感兴趣而已。”

闻言,姜凌月美眸一凝,地玄境五层的气势,瞬间全部爆发了出来,她总觉得沈风在不停的调戏她,嘴巴里银牙紧咬,当她要再一次发动攻击的时候。

一道喝斥声忽然传来:“凌月,住手!”

在看到姜凌月动作停顿的时候。

沈风随即又退开了一段距离,远远的看着这个女人,说道:“姑娘,你口的这个无耻之徒,肯定不会是我。”

沈风面对呼呼而来的掌风。手机端 m.

他脚下的步子随即往右侧一闪,一道空气爆裂声,轰然在他身旁炸开。

姜凌月在看到沈风躲开自己的攻击后,她脸浮现一抹惊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