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二百二十八章 真面目

感觉总算有人愿意主持公道了,女生们争先恐后七嘴八舌,甚至添油加醋,把张家霍丑化成了一个彻底的反派。王蕊义愤填膺的样子:“最受不了的是他的语气,我们什么时候哗众取宠了?哪里恶俗肮脏了?我们有老师,轮得到他指手画脚!”何沛媛实事求是:“根本不是批评,简直是侮辱……打击报复!”李迎珍的脸色难看,邵芳洁火上浇油:“我觉得不光是侮辱我们,也侮辱了老师和学校。”郭菱解气地评价:“年晴说得太对了,就是英雄冲锋陷阵小人冷嘲热讽!”李迎珍问杨景行:“张家霍真这么说?”杨景行点点头,笑:“就算她们都破口大骂,我也不会让她们道歉。”李迎珍觉得很晦气:“为什么不骂?白白吃个大亏!”杨景行高兴:“我觉得她们很理智很有风度,不算吃亏。”王蕊戳穿自己:“我心里骂他祖宗十八代了!”女生们笑,刘思蔓说:“随便叫在场的人评理,不信有人说我们不应该。”“没人说全是你们的不是……”李迎珍叹口气,“总的说,你们今天应该表扬。这事过去了,就别想太多,出去也别乱说,影响不好。你们先去忙吧,我有话和杨景行说。”女生们离开了,李迎珍看着杨景行安抚:“男子汉,要心胸宽广有担当,你今天没做错。张家霍这个人,我对他就没好印象……贺主任和我们都是偏向你的,你应该看得出来。”杨景行点点头。李迎珍又说:“但是抛开张家霍不说,你以后还是要注意,人呐,一旦出名……为什么人怕出名猪怕壮,你今天应该体会到了。”杨景行笑笑:“还好,我不出名。”李迎珍突然自责起来:“也怪我,没保护好你。”杨景行急了:“您千万别这么说,我觉得已经被保护得好严密了。”李迎珍说:“总之,以后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外面,遇到事情要三思而后行,尤其说话要谨慎,往往祸从口出。”杨景行点头:“谢谢您。”李迎珍又小声严肃一点:“这方面我还不太担心你,我担心的就是那些女生。你们关系那么密切,她们一旦有点什么事,社会上那些七嘴八舌肯定就会牵连到你,这不是吓唬你。人言可畏众口铄金,你现在的传言已经够多了,你自己知不知道?”杨景行笑:“谁还没点传言,没关系,影响不到我。”李迎珍眼神严厉:“无风不起浪!你要从现在开始珍惜自己的名誉,不让以后会后悔莫及,那些人会揪住你的小辫子一辈子不放!”杨景行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李迎珍松口气:“明白就好,事业是男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事……你快点去吧,父母等着的。今天的事别说,不然我没法交代。”杨景行嘿嘿:“肯定不说,要挨骂。”杨景行下楼,后台剩余的几个人都看这个今天不知道是喜还是悲的人,互相给点礼节性笑容。出门呼吸清新的空气,明媚到刺眼的阳光之下,父母和朋友们等着的,个个喜笑颜开。三零六走了一半,齐清诺几人留下了,正在接受萧舒夏和杨程义的夸奖。喻昕婷也来了,对杨景行展现灿烂的笑容。萧舒夏一点也不顾及风度,喜滋滋急匆匆问儿子:“老师说什么?”杨景行笑,何沛媛帮忙回答:“除了表扬还是表扬。”杨景行说:“表扬的是你们。”萧舒夏对儿子有点歉意:“我留那几个女孩子吃饭,都不肯。”杨景行说:“那是我的事。”杨程义建议:“你和鲁林他们一起去,都是大学生。我们去接你姨妈她们,晚上再请老师。”齐清诺不说话,何沛媛顶上:“不用了,叔叔阿姨难得来一次,他们也是。我们下午还有事,你们好好玩。”王蕊也说:“平时请我们无数次了。”鲁林责怪朋友:“没义气,不叫我们来!”齐清诺对杨景行说:“我们先走。”并怂恿鲁林:“别给他省钱。”鲁林哼笑:“还用你说。”杨景行看喻昕婷:“张楚佳和安馨呢?”喻昕婷说:“安馨,和别人去吃饭了,师姐不知道,没过来。”王蕊邀请喻昕婷:“跟我们去,有话给你说。”杨景行说:“晚上我叫你。”喻昕婷点点头:“李教授也给我说了……我刚才祝贺她们了,也恭喜你。”杨景行乐:“你小心被报复。”喻昕婷嘻嘻:“那我跟她们去玩了……叔叔阿姨再见,拜拜。”鲁林一点也不顾忌朋友的父母在场,对齐清诺说:“他西瓜多,晚上我们聚餐。”齐清诺笑:“你要我带几个。”鲁林看看何沛媛她们,慷慨道:“随便,有空就一起。”齐清诺点头:“我给你打电话,六点吧。”齐清诺的宝马离开后,杨程义再问谁去坐他的高配A6,可是朋友们宁愿挤旧A4。刚上车,朋友就咋呼开了,取笑杨景行今天如何帅如何风光。许维也不客气了:“真的,你妈说的,起码五分钟。”杨景行不孝:“你们还不了解我妈,就喜欢吹牛。”王曼怡说:“看得出来,肯定是真的,阿姨特别高兴!”鲁林直摇头:“我正在打BOSS,你妈来电话,只喊快点过来,吓我一跳,以为你被打了。”杜玲在后面用力拍着副驾驶的头枕吸引杨景行的注意力,问:“喻昕婷和你什么关系,兴奋成那样!?”张柔说:“鲁林好后悔没去看。”章杨看杨景行:“确实有点损失呢。”杨景行不屑:“西瓜,一群人自娱自乐,没意思。”王曼怡很不同意:“这么说就不对了,昨天晚上我还和杜玲说,你的东西真是很好听,她手机里有程瑶瑶的歌,可惜我的蓝牙好像坏了。”杜玲愤懑:“老子经常听,提醒我有些人好没义气,忘恩负义。”鲁林赞同:“确实,这么多美女,还要我们来安慰。”杜玲大声:“说不定就是看不惯才不要他了!”车里安静了一下,章杨问杨景行:“你晚上到什么时候?”……路上杨景行先后接了贺宏垂,许学思,李迎珍,张楚佳的电话,还有几条短信,都是些一般认识的人,一副挺忙的样子。还是高规格的午饭,萧舒夏先强制分配一人一个鲍鱼,然后抓紧时间给姐姐描述:“都是好不得了的人,丁桑鹏好老了,和我们握手差点没认出来。”杨程义简直无地自容:“年轻你就认得出?!”萧舒夏奇怪:“怎么了?唱他作曲的歌长大。《春华》,《秋夜曲》,《中华魂》……差点丢人了,还好有你们龚教授。”还是丢人,对丁桑鹏一生的成就而言,那几首全国人都会唱的歌几乎可以不提。丁桑鹏,首先是个学术泰斗,而且不光音乐。其次,他的几件大型器乐作品在全世界来说要比主旋律味道的歌曲著名太多了。王曼怡说:“这些歌我们也会唱。”王卉看着杨景行鄙视:“原来你悄悄玩卡丁车的时候,我觉得你真的很没出息呢。”萧舒夏对姐姐说:“他们呀,要成熟懂事,就是一夜之间。”萧舒云点头:“是说变就变。”杨景行期盼:“不知道那一夜什么时候来。”吃完饭已经快三点,萧舒夏带儿子去给老师们买礼物的打算没得到支持,因为杨程义也对儿子说:“你这几天除了学校,最重要的是陪好许维他们。今天晚上是没办法,代课老师能来不能来的,你都打个电话。”杨景行不能穿着礼服到处丢人现眼,得回去换一身,然后也没啥时间了。朋友们懒得跟着跑,鲁林提议去网吧。章杨又把握住了机会:“杨鸡毛都一堆美女了,你还带一个美女去网吧!”鲁林白眼:“操,不然怎么办?你回石陵去好好学习!”杨景行说:“一个能带着走的美女比一堆只能看的强。”张柔呵呵:“你加油啊,也带一个。”“他不用加油吧。”王曼怡不好意思地笑笑,“不过要考虑的比我们多。”杨景行点头:“嗯,考虑怎么不让别人看出真面目。”鲁林打击:“别考虑了,我们都知道你的真面目。”张柔有点新奇:“好像是这样,是谁……一个国外好有名的女演员,她选老公就是要没看过她的电影的人。”许维呵呵:“你是不是要选没听过你的歌的?”杨景行头大:“世界上这么多美女,才排除几个?”王曼怡分析:“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不希望别人只看她的表面。”杨景行说:“我只有表面勉强能看。”章杨鄙视:“你比鲁风仁还不要脸。”鲁林哈哈大笑:“赶章叙国差点。”朋友们只要杨景行送回酒店,说他们就随便逛逛。杨景行给几个代课老师打了电话,语文和英语都没落下,甚至体育。每个老师都很给面子,体育老师很不好意思,先打听清楚都有谁赏脸,知道语文老师也去了后才放心。杨景行也给在外旅游的胡以晴打了电话,说三零六今天的表现不错。胡以晴为杨景行高兴,并说班主任江老师问起过他几次。杨景行再打给高中班主任,是毕业后的第一次,但是江老师并没责怪他,还挺高兴。江老师关心祝福了杨景行的大学生活,并说:“在尚浦我一共带了三届,每个学生记忆都很深刻,不过只有你是让我改观最大的。”杨景行说:“您当时的鼓励对我也很重要。”江老师呵呵:“其实鼓励你也是有压力的,还好现在看来我们都没选错。杨景行,你的性格我了解一点,就算你不给我打电话,我也不会怪你。”杨景行高兴:“谢谢江老师。”江老师问:“和同学们联系也不多吧?”杨景行不好意思:“是有点少。”江老师安慰:“这并不是说你不重感情。去年,教师节吧,陶萌给我打电话,我们还说起你,我知道你在音乐学院也很用功,为你高兴。”杨景行说:“我以后要更加努力。”江老师:“呵呵,我都看得出来,你和陶萌,还有任初雨,那时候很要好。陶萌我也了解,条件虽然比较特殊,但是对同学都很好,是特别有抱负有眼界的女孩子,可是我看得出来,她那时候就比较欣赏你。”杨景行问:“您还当班主任吗?”江老师说:“还当,零六-四班,都是九零后了,和你们很不一样。”杨景行说:“一样的是他们运气好,遇见您。”江老师呵呵:“陶萌今天和你在一起吗?”杨景行说:“没有……我们谈过一阵朋友,后来分手了。”江老师并没沉默太久:“青春就是这样,有欢笑有泪水,有感动有伤痛,你们要记住最好的那些,忘掉不开心的。”杨景行说:“我记得以前也听您说过这样的话,谢谢您。”回到家后,杨景行先在父母的催促下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打电话,然后就开始接受母亲的盘问。萧舒夏想把儿子和三零六的关系了解到点点滴滴,旁听的杨程义也没因为妻子对齐清诺和何沛媛表现出了强烈兴趣而提醒。萧舒夏甚至侮辱儿子的理想:“难怪死活要考音乐学院!是有搞头!你还藏着掖着,怕什么?我还不知道你!”杨程义笑:“我并不认为这是你的目的,但是你-妈的思路也没错。”杨景行求情:“同学,合作,就像同事。”萧舒夏不屑:“又没工作,哪来同事?那个付家姑娘能算同事,是员工,这些怎么能算!看你们的关系就不一般,快点说,不然我自己去问!”杨程义提醒老婆:“你也别太兴奋了,都是大三大四,这种浪漫的地方……”萧舒夏说:“女朋友年纪大一点没关系……哎哟,都有男朋友了吧?杨景行想不明白:“以前跟防贼一样,现在怎么生怕我没人要?以前叫我要慎重再慎重,现在是人都行?”萧舒夏看儿子似乎不高兴了,就苦口婆心:“你想你现在,再有个漂亮的好女朋友,就完美了!”杨程义苦笑:“你妈是完美主义。”萧舒夏还有理由:“有这种条件却没有,才叫人担心。你现在说不定还能找一个风雨同路的,照这势头下去,以后就不一定遇见些什么人了!”杨景行叹气:“我换衣服。”杨景行关上卧室的门,先打开电脑,然后换衣服。换完衣服后上网,发现鲁林他们果然去网吧了。杨景行又上高中校友录看了看,没人在线,最新的帖子是一个女生昨天在新加坡机场的自拍照,倒数第二个却是四天前的了。根本没人出来祝大家劳动节快乐。点开相册,杨景行再没找到自己和陶萌的那张合影,被删除了。